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433章: 杀回库卡

第433章: 杀回库卡

  任务期间私自离队是很大的罪名,作为领队负责人就更罪加一等了,接下来的回程很安全,而且有教官带队,杨正不想再等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错过这次机会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找到凶手。

  只要能报仇雪恨,就算回来后上军事法庭,承受最严厉的惩罚杨正也认了,杨正很清楚只要告诉大家真相,教官肯定会安排几个人留下来帮忙,但这种行为太恶劣,太严重,哑巴不是军人,带在身边合适,但杨正不想连累其他人。

  眼看着就要走到旅馆门口时,杨正见哑巴已经在等候,心中一暖,快步上去,沉声说道:“好兄弟,谢谢的话就不说了,咱们稍等一下,另外,得想个办法弄辆车,你有什么好建议?”

  哑巴指了指不远处,树荫下停着送大家来的两辆皮卡车,那是卢奇部落的,杨正摇头说道:“这个不行,会引起误会,说不定将来还会见面。”

  这时,杨正听到脚步声传来,担心是自己人,赶紧拉住哑巴藏在黑暗处,扭头一看,是黑寡妇,背着自己的背囊,抱着狙击枪缓缓而来,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杨正大喜,赶紧迎上去喊道:“这里。”

  黑寡妇快步上来,沉声说道:“佣金已经分给大家了,别担心出事,走吧。”

  “好,咱们走,找个地方弄辆车。”杨正沉声说道。

  三人迅速离开,街道上满是喝醉酒的人,形形色色,谁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三人挑人少的地方避开走,甚至躲在暗处走,不想节外生枝,穿街走巷,很快走出一条小巷,前面出现一条横着的马路。

  马路相对其他街巷宽大一些,双车道,不远处停着一辆越野车,看上去像是好久没有动过了,落满了灰尘,黑寡妇指着越野车沉声说道:“那辆车看上去像是被人遗弃了,车主或许出事了,走,去看看。”

  三人快速上前,哑巴掏出一把匕首三两下就撬开了门锁,弯下去打开面板,掏出几根线接驳了一下,再打火,越野车马达发出了响声,哑巴坐上去,杨正和黑寡妇也赶紧上了车。

  杨正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看,已经没油了,哑巴挂挡启动,还能走,杨正估摸着走不了多远,指着一个方向赶紧说道:“往这边走,出了小镇有个加油站,之前来的时候经过,不会错。”

  哑巴点点头,朝前开去,杨正拉开储物箱一看,里面居然放着一把M9手枪,还有三个弹匣,显然车主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再打开头上的遮光板看看,里面没有夹什么东西,其他地方也没看到可疑线索。

  “别找了,这就是一辆被遗弃的车,这种车在这种地方很常见,车主开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离开了或者死了。”黑寡妇很有经验地说道。

  杨正这方面经验缺乏,但也清楚黑寡妇不会骗自己,好奇地问道:“你觉得开这种车的人会是什么来头?”

  “佣兵、杀手、特工、情报员,谁都可能。”黑寡妇随口说道。

  两人闲聊了几句,越野车出了小镇,来到一个简陋的加油站停好,马上有工作人员过来加油,杨正见旁边有个房间,有人在里面收银,还顺带卖一些东西,想了想,说道:“我去准备点物资,你们等着。”

  说完,杨正走了过去,能用的都选上一些备着,满满几大袋子,付账后带着东西出来,示意哑巴打开了后备箱,发现里面有一些绳索,一些修车的工具,杨正将采购到的物资塞进车尾箱,盖好。

  这时,工作人员将油箱加满,这种越野车加满也跑不了太久,杨正沉声说道:“找些塑料桶之类的,多加点备用。”

  工作人员显然对此很熟悉,指了指不远处摆放整齐的熟料桶,都是统一规格,显然很多人有这方面需求,工作人员习以为常,早有准备,杨正想了想,这里过去库卡部落开车起码需要三四天,赶紧说道:“来十桶。”

  十桶油很不好装,杨正不得不将采购到的生活物资全部拿到后排座位上,将油放在了车尾箱,挤得满满的,连晃动空间都没有,倒也不错,杨正从口袋里摸出备用金结账,迅速离开了。

  有车代步,有足够多的生活物资,接下来的路不会太苦,倒也不错,杨正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心情不错,没多久,越野车冲进了茫茫戈壁,穿过戈壁就是沙漠,然后是草原,路途遥远,但杨正一点都不着急了。

  医疗队已经救出,回去的路都安排好了,还有教官等人护送,不会有问题,没什么好担心的,过了一会儿,黑寡妇忽然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我去是为了报仇,你为什么要去库卡部落?”

  “也是为了报仇。”杨正回过头来,看向后排坐着的黑寡妇认真地说道。

  “你也跟库卡部落长有仇?”黑寡妇好奇的问道。

  “不,我跟鬣狗佣兵里面一个人有仇,杀父母之仇。”杨正认真地说道。

  黑寡妇见杨正不像是开玩笑,特别是眼中闪过的一抹悲痛,那是无法伪装的,不由信了几分,沉思片刻后说道:“懂了,你把那些医生救出来,然后又回去,还能弄来武器,可见你身份不简单,但我不问,只想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飞鹰。”杨正沉声说道,代号而已,很多人都可以叫这个代号,真名不能说,透露代号不算违规,接下来要合作,确实需要有个称呼,总不能叫“喂”吧?

  “天空中飞向的雄鹰,很不错,是个代号吧,这个不怎么说话,看起来和你们不一样,应该不是一伙人吧?”黑寡妇看向哑巴说道。

  杨正知道接下来要并肩作战,确实需要彼此有限度地交底,黑寡妇摸哑巴的底也正常,便解释道:“他是个哑巴,能听懂,但不能说话,舌头没了,但他是我兄弟,你可以放心。”

  “懂了,咱们得秘密渗透上去,所以,接下来的行动关系到我能不能报仇,既然一起,希望你听我的,有没有问题?”黑寡妇追问道。

  杨正知道黑寡妇实战经验比自己丰富,正好趁机学习一下,点头答应下来。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