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525章: 全歼敌人

第525章: 全歼敌人

  月色下,战士们和敌人厮杀成一团,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准备打冷枪的敌人,杨正一个闪身避开敌人攻击,一个鞭腿猛扫过去,狠狠的击中一人腹部,对方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

  “咻——”几乎同时,狙击枪响了。

  子弹带着恐怖的杀意飞掠而来,直扑杨正,被杨正踢飞的人恰巧挡在子弹飞行路线上,狙击弹瞬间没入对方身体,杨正大惊,瞬间锁定偷袭者,手上简陋小刀闪电般脱手而去,噗嗤一声,没入对方心口。

  “咻——”又一道子弹声响起,但随着开枪的人身体倒下,子弹打入夜空,偷袭者身体轰然落地。

  “狙击手?”杨正大惊,担心对方还没有死透,一个箭步狂冲上去,将一名挡在前面的目标脑袋锁住,迅速一拧,直接拧断了脖子,继续猛冲过去,飞去一脚,对倒下去的狙击手脑袋狠狠踢了过去。

  咔嚓——杨正隐约听到了脖子断裂声响。

  得手后杨正惯性地冲了几步,停下来一看,敌人已经被全部猎杀,这才松了口气,走回去,从狙击手身上拔出了那边简陋的小刀,顺手插在腰上,捡起了狙击枪,一边低声说道:“打扫战场,所有能用的都带上,快。”

  忽然,杨正想到了那条狼狗,左右看看,发现狼狗已经死了,旁边掉着一个手电筒,手电筒亮着光,杨正上前去,捡起手电筒看看四周,找到了阿妹,喊道:“阿妹,过来,这个给你。”

  阿妹赶紧过来,杨正将狙击枪丢了过去,回到狙击手跟前,蹲下搜索一番,找到了一个子弹袋,三十来发子弹,还有一把军匕,杨正收了军匕,将子弹袋丢给了正在检查狙击枪的阿妹,沉声说道:“兄弟们,补刀。”

  大家会意的给地上尸体补刀,不管死活,确保万无一失,杨正来到阿妹跟前,低声说道:“能适应吧?”

  “没问题,狙击教官带我训练的时候追杀过一支毒贩,我亲手杀过人,刚才也杀了三个,你和嫂子速度太快了,都轮不到大家几个。”阿妹说道。

  “能适应就就行。”杨正说道,生出几分感慨了,当年那个天真烂漫的妹子已经一去不返,变成了一个铁血战士,只能能活下来,无所谓了,这样也好。

  “武器全部带走?”高首过来问道。

  “都带走吧,反正我们没有装备,不用担心负重,一人几把枪,问题不大,回头遇到有需要的兄弟部队可以给他们用,狼狗你杀的?”杨正反问道。

  “嗯,一条狗而已。”高首浑不在意地说道。

  “可以啊,厉害。”杨正笑道。

  “你没发现吗?兄弟们的格斗能力都提高了很多。”高首说道。

  “还真是。”杨正有些感慨地说道,估摸着跟半个月雪原强训有关,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在雪原上怎么训练的啊?”

  “在厚厚的积雪里对练,一对一,一对二,混战,各种战术练,从早练到晚,一开始还好,食物充足,后面一周断了食物,大家饿着肚子练,还得想办法找食物,就是往死里练,效果很明显。”高首说道。

  杨正不由想起了那荒无人迹的雪原,厚厚的积雪膝盖深,一脚下去拔头拔不出来,走路都是问题,这种环境下练格斗术简直是太难,太苦了,不过,如果那么厚的积雪都能够随意的踢出一脚,这力量可就练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积雪里重心不稳,无法借力,全凭爆发力,练久了,这力量也就出来了,果然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杨正感慨地说道:“都不容易,不过也好,近战就不用担心了。”

  “这些人都是我练过的,战斗力我心里有数,如果有刀,我估计咱们小队能将一百人的武装队伍杀个对穿。”高首说道。

  “那我就心里有数了。”杨正沉声说道,将手电筒亮光照向后方来路,喊道:“胖子,过来没?”

  “来了。”一个声音传来,紧接着,远处猛烈的月色下钻出一个肥胖的身影来,正是匆匆赶来的胖子。

  胖子冲到战场一看,敌人都被杀光,自己人毫发无损,佩服地说道:“兄弟们,可以啊,胖爷我服了。”

  “等你来,黄花菜都凉了,快摄像,都是积分啊。”有人调侃道。

  “你们能行就好了,这种事还是别等我。”胖子笑道,捡起一把枪看看,感觉能用,在一具尸体上摸出两个弹匣收起来,继续说道:“有枪我就踏实了,回头肯定能帮得上忙。”

  “就你这枪法,别打着自己人了。”有人善意地笑道。

  “那不能,好歹哥们也是练过的。”胖子有些心虚地说道,一边摄像。

  没多久战场打扫完毕,枪、子弹、手电筒,能用的都搜了个干净,杨正灵机一动,让大家找合身的衣服换上,身上作战服满是猴子的粪便,臭味难闻,穿着难受,更重要的是杨正想假冒敌人渗透上去。

  大家会意的赶紧行动起来,找一个身体跟自己差不多的,剥下衣服裤子迅速换上,杨正也快速换好,拿起一把枪看看,性能还可以,让大家将收缴的弹匣匀一匀,确保每个人手上都有子弹用。

  一切准备就绪,大家将尸体丢进了旁边茂密的灌木丛,免得被发现,狼狗带上当明天的早餐,换下来的作战服在河水里随便洗洗,带着沿河道返回,重新回到了山崖上那个洞穴,天色太晚,大家需要。

  篝火再次升起,大家围坐着篝火边休息起来,换下来的作战服放一边烤着,不一会儿,大家进入梦乡,杨正睡不着,战第一班岗,看着山崖上时不时钻出来的猴子,莫名地笑了,这里确实是死地,绝地,但也是福地。

  前面的河流那干涸的河床是一条路,方便行走,有一支敌军从这里经过,就会有第二支,第三支,就算有狼狗也不怕,大家的气味被猴子浓浓的气味掩盖,狼狗闻不到,不会暴露,能藏人,还能发现经过的敌人,一举两得。

  杨正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