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542章: 河马使诈

第542章: 河马使诈

  格斗分为五个组,每个小队派五人,等分配好后有人上来,拿着个小盒子给大家抽签,抽到几就是第几轮上,不允许自己安排,五个人全部打散,避免在同一轮,杨正抽到的是三,看了眼大家的号码,没有说什么。

  这种分配方式非常不确定,事先谁也不知道自己第几轮上,很公平,分好次序,做了登记,有人上来清场,拉警戒线,所有人都后退开去,中间腾出一个巨大的空间来,两人上去,拉住一个长绳子。

  一人拿着绳子一端压在地上,另一人拿着绳子另一端转圈画圆,一边洒下石灰粉做记号,不一会儿,一个半径十米的圆圈就画好了,赛委会负责人上前来,大喊道:“抽到一号的人上来。”

  抽到签的人都登记过,避免临时换号牌作弊,大家上前去,在负责人的要求下排成两排,相对而立,乍一看自己的对手就是对面之人,但谁都清楚这是一场混战,对手不可能只有一个,身边人也是。

  为了荣誉,只能拼了。

  场外,杨正看着自己小队上场的河马,军人的荣誉感作用下,有些紧张起来,这时,赛委会负责人一声令下,场上的人几乎同时大吼一声,士气冲天,朝前面的人扑了过去,大赛打响了。

  混战最考验一个人的战斗力,没有帮手,身边任何一人都是竞争对手,这样的战斗也考验一个人的智力,你得想办法保存实力熬下去,等大家打的差不多了再爆发,一开始就爆发会引来所有人的不服,都是军人,谁怕谁?

  场上,河马狂冲几步,忽然一个飞铲倒地,猛的踹出去一脚,将对手直接踹飞,这种打法有些无赖,但非常实用,加上势大力沉,根本挡不住,对方倒地后居然没能马上爬去,大声咳嗽着。

  刚才这一脚,河马踹中了对方心口一处穴道,让对方岔气,一身力气暂时使不出来了,这时,一个人倒了过来,河马一个翻滚避开,翻身就是一个鞭腿,将刚爬起来一点的对方再次打倒在地,自己身上起身。

  眨眼间干翻两人,河马亢奋起来,战意大增,快速扫了眼四周,都在作对厮杀,没人顾上自己,干脆后退两步,避开战斗核心区域,到了外围,那名被踹翻在地的战士终于爬起来了,看着河马,两眼瞬间红了。

  “杀——”这名战士怒了,上来就被人踹翻,这个脸丢大了。

  河马无所谓地笑笑,也冲了上去,并不下狠手,和对方缠斗起来,你一拳,我一脚,时不时看一眼场上其他人比斗情况,信心十足。

  场外,杨正看到这一幕笑了,雪狮也笑了,低声说道:“这匹死马,居然学会耍诈了,这是拉住人家耗时间,等最后爆发啊。”

  “这个主意不错,回头我也找个人到外围练着拖时间,差不多了再绝杀。”旁边,乌鸦也惊喜地低声说道。

  “你们学坏了啊。”杨正忍不住笑道。

  “队长这话就不对了,你不是说战斗要多动脑子吗,跟你学的。”雪狮笑道。

  高手过招,一招定胜负,就算实力相当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圆圈直径不过二十米,并不算大,场上已经有一半人被打飞出去圈外,出局了。

  比赛还在继续,河马偷空看了眼全场,人数已经不多了,混战局面发生改变,都在一对一,剩下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河马见差不多了,忽然爆发,一个箭步抢了上去,丝毫不顾对方一拳砸过来。

  嘭——的一声,对方拳头砸中了河马,河马忍着剧痛闪电般出手,双手闪电般抓住对方手臂,紧紧拿着一条经脉。

  对方感觉整条手臂都麻痹起来,全身力量都被堵住了一般,使不出来,暗道一声不好,就感觉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大惊,不等做出应变就掉落在地,恼怒地挣扎起身,怒吼一声,像一头发狂的雄狮。

  河马指了指脚下,笑笑,对方愣了一下,低头一看,已经过线,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输不可怕,输不起就丢人了,郁闷的后退下去,紧紧盯着河马,气的肺都要炸了,但也不好说什么。

  噗——的一声,有人一拳砸中了河马后背。

  毕竟是比赛,对方也没有下死手,刚才那名出现的战士看到这一幕暗爽,大呼痛快,紧接着,就露出了不可思议表情,只见赛场上,河马被砸到在地后飞快的翻滚过去,偷袭者恼怒的飞起一脚。

  然而,这一脚虽然踢中了河马,也被河马死死抱住了脚,河马身体被踢的离地一尺有余,等重新落地后河马抓住了对方脚筋,如果是敌人,河马不介意直接撕碎,但毕竟是战友,不能下死手。

  河马身体一滚,将对方滚到在地,顺着坐在对方身上,一个手刀就将对方砍晕,动作干脆利落,速度太快了,谁都没看清楚河马是怎么做到的,脚被人拿住有的是办法脱身,怎么就被绊倒了呢?

  谁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河马得手后兴奋的抓起对方就往场外丢去,感觉全身热血都在沸腾,太爽,太痛快了,一看场上,还有五人队在对战,分布的比较开,彼此不干扰,打的很激烈。

  河马乐了,干脆在旁边观战,眼看着一个人不支,兴奋的冲了过去。

  一声不甘的怒吼声响起,一名战士被对手踢出了场外,胜利者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果实,河马冲了上去,就像高速奔驰的列车,直接将对方撞飞出圈外,对方不甘的死死盯着河马,愤怒不已,但又无可奈何。

  比赛就是比赛,不能故意下死手,但输了得认,再冲上去打就没意思了,都是骄傲的人,有自己的尊严。

  比赛也是战场,没人会责怪河马手段卑鄙,能赢就是实力。

  场外,雪狮兴奋地说道:“太坏了,这匹死马以后干脆改名叫黄雀好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哈哈哈,我看行,太快了,不过我喜欢这打法。”乌鸦兴奋地说道。

  杨正也看得两眼放光,笑了。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