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741章: 发现疑点

第741章: 发现疑点

  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目的,要么自己喜欢,要么为家人孩子,要么被逼无奈,查不到纳锟有家人孩子,这点可以忽略,一个强势、狠辣、果决的人,谁能逼得了?拿什么要挟?所以被逼这条也可以忽略。

  最后就剩下一条,自己喜欢,也就是强烈的权力欲,一个有权力欲的人甘愿做傀儡?还是说等上位后摆脱控制?杨正都不相信,被灯塔国控制的人岂能轻易摆脱傀儡的身份?灯塔国又怎么会让纳锟摆脱?

  事情怎么看都很矛盾,除非这一切都是假的,纳锟不是本人,被人假冒替代了,这样,一切就都说得过去了,杨正眼前一亮,顺子思路仔细分析了一会儿,正好胖子过来,赶紧说道:“胖子,你查一下纳锟,我怀疑被人假冒了。”

  “你是说真正的纳锟已经死了?”胖子满是不可思议地说道。

  “有这种可能,但不绝对,所以查一下。”高首说道。

  “懂了,可这个不好查,他既然要假冒纳锟,比如要做整容手术,而这种整容手术绝对是机密,所有线索都会抹掉,查起来就费工夫了。”胖子提醒道。

  杨正理解地点点头,问道:“那就查纳锟以前最亲近的人,我说的是真正的纳锟,不是现在这个。”

  “要不,我们走访一下?”高首说道。

  “也行,目的地呢?”杨正反问道。

  “纳锟出生的地方。”高首提议道。

  杨正眼前一亮,说道:“有道理,胖子,你去查一下,有消息随时电话,魔术师,跟我们走一趟,阿妹,你留下看家,大家带上手枪就好。”

  “是。”高首和魔术师赶紧答应道。

  大家迅速准备好,这种查探同样存在危险,大家穿上了龙牙服,外面套上便服遮挡,每个人都带了两把手枪,其中一把是龙牙特制的,多带了些弹匣备用,杨正忽然想起没现金了,问道:“胖子,上次那辆车的钱赔了没?”

  “赔了,原价赔的,咱们不是讹了那个银行家一笔吗,不差钱。”胖子笑道。

  “行,走吧。”杨正说道,带着大家出门了。

  没多久,大家来到一家大一点的银行门口,杨正进去取了十万米金出来,用一个黑色大袋子装着,备用,米金在这个国家可以通用,而且是最受喜欢的币种。

  大家继续往前,直奔拿卡地区,纳锟的出生地而去。

  两三个小时左右,前面出现茫茫山岭,森林密布,杨正沉声说道:“前面就是拿卡地区了,小心点,遇到危险也尽量别先开枪。”

  “明白。”两人答应道。

  越野车一路狂飙,进了山,顺着山路走了一段距离,过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一个山庄,但山庄被封锁起来,外围是荷枪实弹的政府军,这里发生了疫情,死了不少人,里面的人被控制起来,不允许乱跑,免得疫毒传播开去。

  几名士兵围拢上来,一人伸手示意停车,杨正将车停好,用缅语问道:“辛苦了,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里发生了疫情,赶紧走吧。”对方不耐烦地说道。

  “疫情?那太不幸了,我听说这个村里有人卖宝石,过来看看,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杨正假装很无奈地说道。

  “赶紧走吧。”对方不耐烦地催促道。

  杨正拿起几张米金塞过去,一边说道:“我们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您看能不能帮忙问问,看看这个村谁有宝石,我们买点就走。”

  “行,我帮你问问,别乱跑。”对方熟练地将钱收起来,换上一副表情说道。

  经常有人来山里收宝石、野味、红木、阴沉木之类的,大家都习惯了,没多久,对方喊了个村民过来,但不允许过警戒线,然后自己上来,对杨正说道:“这个人是村长,有没有你自己问吧,不允许过警戒线,别靠太近,以免传染。”

  “明白,多谢了。”杨正假装感激地说道,下车。

  “我去吧。”魔术师赶紧低声说道。

  “看好车,你不懂缅语。”杨正低声说道,跳下车走了上去,来到警戒线,或许是村民出来了的缘故,士兵们怕被感染,都散开了些,杨正也怕,不敢靠太近,换上一副热情的模样问道:“阿叔,你们这儿有人卖宝石吗?”

  “你来收宝石?”对方诧异地问道。

  杨正答应一声,好奇地打量起对方来,见这个人脸色不错,眼睛清明,走路平稳,不像是中了毒的样子,有些诧异,纳锟不是拿家乡人做实验吗?难道毒并不会通过空气或者接触感染,是注射或者服用的?

  可惜上次忘了问那个长老。

  来人也打量了杨正几眼,说道:“有人在深山里捡到一些玉石,成色还不错,就看你敢不敢要了。”

  “敢,怎么不敢,就看价格了。”杨正笑道。

  对方神情一黯,说道:“我们这儿发生了这种事,所有人都被严格管制起来,不允许离开,人心惶惶,大家起了离开的心思,等政府查明真相,解除封锁,大家都要搬家离开了,能换几个钱防身当然好,你恐怕也是看到这点来捡便宜吧?”

  “可不能这么说,做生意嘛,当然要赚钱,不赚钱谁敢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对吧?”杨正笑道,将一名生意人的精明演绎的很到位,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听说你们这走出去个大人物,怎么不见他来帮你们?”

  “你是说纳锟?”对方不屑地说道:“都这样了,谁敢来?”

  “可以让人去找找纳锟将军啊,说不定有用。”杨正说道。

  “我跟纳锟从小玩到大,太清楚他的为人了,重情重义,当年他为了保护村民敢跟土匪玩命,深得大家拥护,好多人跟着他投了军,之后也没少帮衬村里,这几年再没来过了。”对方有些郁闷地说道。

  杨正内心一动,追问道:“有多少年没来了?”

  “五六年了吧。”对方回忆道。

  “那时间可不短了,为什么不来了呢?看看你们,多苦。”杨正继续套话。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