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993章: 灵堂誓言

第993章: 灵堂誓言

  西南省厅,灵堂。

  一行人匆匆而来,为首的正是一身素黑的高首,几乎小跑着冲进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撕心裂肺一般喊道:“爸--”

  痛彻心扉,闻者落泪。

  “咚咚咚--”

  高首不断磕头,额头重重地撞在地面瓷砖声,声音很响,额头上溢出鲜血来,一名妇女快步过来,跪倒在高首旁边,高首一看是自己母亲,抱住对方痛哭起来,喊道:“妈,我来晚了,对不起--”

  “来了就行,来了就行。”妇女也是泪流满面地说道。

  杨正带着其他队友们过来,大家一字儿排开,神情肃穆地看着前方,那是一张大大的黑白照片,大队长目光专注地看着前方,放佛在怀念未尽的事业,有些不甘,有些无奈,更多的是渴望,渴望还能够上战场继续拼杀,为理想而战。

  一身黑色西装打扮的杨正定定地看着遗照,想起了过往的种种,任凭泪流满面,无声哭泣起来,嘴角抽动着,心有大恨,恨毒贩的残忍,也恨自己的无能,为什么当初在缅国没能将那些王八蛋全部剿灭呢?

  阿妹也满脸眼泪地看着前方,想到了当初随自己阿哥一起洮南,想到了被特战大队的人营救,想到了大队长默默地关爱,心中悲戚。

  “阿妹,跪下,磕头。”杨正忽然低声说道,带着浓浓的愧疚和感激。

  兄妹俩一起跪下,重重地叩头下去,脑海中全是大队长曾经的音容笑貌,这一刻,世界无声,这一刻,天地同悲。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却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魔术师等人跟大队长的关系一般,见杨正和阿妹跪下,有些不知所措,大家交换了个眼神,也跪下,大家生死与共,不是兄弟,胜似兄弟,高首的父亲,也是大家的父亲,这份感情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周围好些人看到这一幕,低声一轮起来。

  高首看到了跪下的杨正兄妹俩,心中满是欣慰,看到了魔术师等人也跪下,心中满是感动,但没有上来劝阻,自己兄弟,应该的。

  高首的母亲有些吃惊,看了高首一眼,心中不忍,更是不敢承受如此大礼,正常而言,外人上柱香就够了,想要起身去搀扶,高首拉住,摇摇头,示意不要,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应该的,别生分,换成别人,高首也会跪。

  磕头过后,杨正慢慢起身来,拉起了阿妹,没有顾得上擦一下满脸的泪水,拿起旁边的香点上,分给阿妹三根,自己拿着三根,奉上额头,弯腰鞠躬,暗自祷告道:“大队长,对不起,我来晚了。”

  “大队长,对不起--”阿妹也悲痛地轻声呢喃道。

  “不管是谁,不管在哪里,我一定将凶手抓出来,给您报仇,我发誓,您,走好,愿天堂没有毒品。”杨正郑重地在心里说道。

  誓毕,杨正将香插在香炉上,朝前几步,目光落在被国旗盖着的大队长身上,手有些哆嗦地伸了过去,一名扛着二级警监的中年人过来,沉声劝慰说道:“同志,节哀,高局已经去了,别打扰他休息了。”

  杨正手停在空中,看了对方一眼,回头看向高首,高首扶起自己母亲过来,沉声说道:“妈,我们想看爸最后一眼。”

  “也好,看吧。”高首的母亲痛苦地轻声说道。

  高首扶着自己母亲上前来,感激地看了杨正一眼,杨正后退,那名二级警监没有再阻拦,也后退下去,高首伸出手去,平时开枪都稳如磐石的手臂居然颤抖起来,脸色哀伤,轻轻拉住国旗,颤抖着,颤抖着,拉起了国旗。

  国旗被拉开一些,露出了一张脸,正是大队长,遗容被整理过,很干净,但一双有力的眼睛却永远的闭上了,脸色僵硬,阴阳相隔,杨正悲痛地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却仿佛感受到了大队长临死前的诧异和震惊,还有浓浓的不甘。

  “妈--”高首忍不住再次痛苦起来,抱住了自己的母亲,不忍再看。

  杨正默默地上前一步,将国旗盖上,逝者已逝,不能再打扰了,为了这个国家,大队长劳累一生,最后还献上了自己的生命,这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老兵,更是一名值得人学习的楷模。

  国旗重新被盖好,杨正想起了刚才那名二级警监说的话来,人已经走了,就让大队长好好休息,别打扰了,后退一步,看了眼身边的队友,郑重地说道:“全体都有,送大队长,敬礼--”

  队友们郑重地敬礼,带着崇高的敬意。

  礼毕,杨正看向高首,伤心欲绝,失了方寸,丢给阿妹和小雨一个眼神,两人默契地点头,走上前去,低声劝慰起来,杨正心中有恨,恨那么多警察在,居然都让一个门童偷袭成功,目光变得不善起来,担心控制不住情绪,做出出格的事,心中沉闷,干脆来到外面。

  一阵风吹来,却带不走杨正心中的大恨,魔术师和胖子也跟着出来,两人交换了个眼神,但不知道怎么劝慰,无声叹息,默默地在一帮陪着。

  好一会儿,杨正吐出一口浊气,看向胖子,胖子会意地点头,赶紧说道:“队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保证将整件事查个清清楚楚。”

  杨正对胖子的能力充分相信,点点头,沉声说道:“兄弟,我替大队长感谢你们过来,接下来恐怕是一场硬仗。”

  “多大点事,什么硬仗咱们没见过?”魔术师浑不在意地说道。

  “就是,大风大雨都扛过来了,只要你不倒下,其他都不是事。”胖子说道。

  杨正知道大家是在安慰自己,感激地说道:“好兄弟,但这次不一样,是我们陌生的领域,而且是国内战斗,不像以往,非黑即白,不是敌人就是战友,简单,明了,斗争会非常复杂,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而且一切都必须按程序办事,按规定来,这些我们不懂。”

  “那你的意思是?”魔术师惊讶地说道。

  “一会儿你们悄悄离开,去归华市,潜伏在大队长被杀的酒店内,等我命令,这家酒店发生了命案还能继续开业,水很深,你们小心点。”杨正叮嘱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在暗处?”魔术师问道。

  “没错,我和高首在明处,你们几个在暗处,魔术师,我不在,你负责带领好大家。”杨正叮嘱道。

  “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魔术师答应道。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