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998章: 古怪魏厅

第998章: 古怪魏厅

  “不好找就不找了吗?这辆车是关键,必须找到。”会议室内,魏厅不满地说道,目光一凛,扫了眼全场所有人人,继续说道:“同志们,袭警一案之恶劣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清楚,这是对我们的挑衅,必须彻查,将凶手绳之以法。”

  “魏厅,我们下来继续查。”廖子明赶紧答应道。

  一辆车而已,如果丢弃在山区,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一场大雨过后,车上不会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而且还是套牌,只需要再换一个车牌,找个信得过的地方冲洗干净,开出来满大街跑都没事,同类型的车实在是太多了。

  杨正有些诧异地看向魏厅,搞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还要花费警力去查车?是故意,还是无能?这一切都是迷。

  这时,廖子明继续说道:“魏厅,我们市局成立了专案组,由我担任组长,禁毒大队大队长罗浩、刑侦大队大队长于博和县局局长宁靖三人担任副组长,再抽调警力五十名,全力配合联合工作组工作,您看?”

  “案子在你们归华市发生,自然由你们市局负责具体工作,成立专案组来配合侦破工作也是应该的,有这个态度和决心,这很好,关于案件,还有什么消息?”魏厅沉声说道,语气平和了些。

  杨正冷静地看着这一幕,暗自寻思着。

  廖子明接过话题继续说道:“魏厅,酒店方面我们已经打了申请,要求停业整顿,但市里的意思是,酒店是外商,需要特别照顾,而且,这件事太恶劣,一旦曝光,社会会恐慌,对营商环境有很大的破坏作用,不利于招商引资,我市经济形势下滑,招商引资是重中之重。”

  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大家都听懂了,就连不懂政治的杨正也听到了,一股无名火冒了出来,为了所谓的招商引资,为了搞活经济,就可以不顾干警的生死吗?就可以枉顾酒店安全隐患吗?

  杨正目光一沉,看向廖子明,又看看魏明,忍住了。

  魏明听到廖子明的话,脸色也很难看,但没有发作,沉思起来,会议室顿时安静下来,透着几分压抑,有资格参加这种会议的都不是傻子,大家猜到了什么,但没人点破,毕竟缺乏证据。

  证据,才是一切。

  过了一会儿,魏厅沉声说道:“市里面出于经济发展考虑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干公安的,保一方平安,也是为了经济发展,让老百姓过的好一点,不过,安全隐患不能忽视,必须安排人二十四小时盯死酒店。”

  “是。”廖子明赶紧答应道。

  杨正饶有深意地看向魏明,公开要求盯死酒店的命令就不怕泄露出去?会议室那么多人,谁能保证都没问题?这样的安排算什么,故意打草惊蛇吗?

  “杀手的身份信息查到了吗?”魏明追问道。

  “我们查过了,查不到任何信息,已经向省厅打了申请,请省厅帮忙查一下,目前还没有结果回复。”廖子明赶紧说道。

  魏明点点头,沉声说道:“好了,下面我说几句。”

  所有人神情一肃,端坐起来。

  魏明扫了眼全场,继续说道:“接下来,高局的案子由我们联合工作组负责,你们市局成立的专案组配合工作组工作,无论查到什么线索,必须第一时间汇报上来,有任何行动都必须提前报上来,没有工作组的命令,不得有任何行动。”

  “是。”廖子明赶紧答应道,虽然被限制了办案自由,但官大一级,没办法。

  “归华市的安全隐患令人担忧,我希望你们市局能尽快搞一次大清扫行动,把这些牛鬼蛇神统统扫掉,这两天拿出一个行动计划报上来,有没有问题?”魏明说着紧紧盯着廖子明。

  廖子明脸上闪过一丝为难,大清扫行动不是说干就干,牵涉到方方面面,需要提前很多天准备,但魏明的话不能不听,想了想,赶紧说道:“是,保证完成任务,三天内将行动方案报上来。”

  “不,我只给你两天时间。”魏明沉声说道。

  “是。”廖子明为难地答应道。

  “好了,散会。”魏明沉声说道,起身来,朝外面走去。

  这个命令来的太突然了,所有人一愣,见魏明说走就走,面面相觑,有些不适应这个风格,黎厅和姚梅交换了个眼神,也跟着出去,其他人纷纷起身,也跟着朝外面走去,杨正目视这一切,脸色沉静。

  “咱们走吧?”高首低声说道。

  杨正点点头,两人跟着人流出来,杨正丢给高首一个眼神,两人默契地顺着走廊往前,来到房间门口,杨正拿房卡刷开房门,推门进去,两人在沙发上坐下,高首看着杨正,目含询问之色。

  “有古怪。”杨正沉声说道。

  “我也觉得,咱俩的感觉一样,那就说明没错了,我感觉魏厅刚才的言行举止有些古怪,你说会不会?”高首沉声说道。

  “不好说,魏厅刚才的行为确实有些反常,但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故意这么做,打草惊蛇,将这趟水搅浑,另一种是无能的表现,你不是认识他吗?你觉得这个人的能力怎样?”杨正沉声反问道。

  “我们曾经一起共事过,他是我上级的上级,能力很强,口碑也不错,干了差不多一辈子的缉毒工作,算是这行的老祖宗之一了,当时听说他担任组长,很庆幸,现在看来,给我感觉有些不太好。”高首说道。

  “别急,不要轻易下结论,形势很复杂,任何人都不敢信任,魏厅同样不会信任任何人,说不定是他故意这么做,在投石问路。”杨正沉声说道。

  “但愿,如果连他都有问题,那我不敢想象这里面的水有多深了,不过,我们不能完全指望他,办案的程序很复杂,走流程,按规定,不是说这样不好,而是太慢,牵掣太多,容易暴露,我们得有自己的行动。”高首说道。

  “放心吧,我有安排。”杨正说道。

  “我就知道,有你在,我很放心。”高首欣慰地说道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