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1010章: 观摩审讯

第1010章: 观摩审讯

  晚饭还是在食堂解决,还是自助餐,已经吃了好几天自助餐的杨正再不挑食都有些腻味,但一想到行动在即,出去吃会引起某些不好的怀疑,干脆让食堂煮了碗面条随便对付了一顿。

  吃完饭,杨正和高首在招待所花园闲逛,消食,盛意匆匆过来,低声说道:“特派员,刚刚接到姚局的电话,他们五分钟后下楼,去市局,邀请你们一起。”

  “有说什么事吗?”杨正好奇地问道。

  “没有,只让我来转达。”盛意赶紧说道。

  “行,知道了。”杨正随口答应道,盛意点点头,示意一会儿在停车场见就匆匆离开了,杨正目视盛意离开,有些好奇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让我们去市局干什么?奇怪了。”

  “这次行动抓了不少人,市局肯定还在忙着突击审讯。”高首说道。

  “不想了,去看看也好。”杨正说道。

  两人绕着公园逛了两圈,就看到魏明和姚梅匆匆下楼来,迎了上去,相互问好后匆匆来到停车场,上了一辆商务车,一路上,大家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招待所距离市局并不是很远,没多久就到了,下车后,杨正和高首跟着大家进入市局办公大楼,廖子明过来迎接,一番寒暄,大家上楼,来到一个房间。

  房间不大,一面墙壁装了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是一间审讯室,关押着一名疑犯,审讯台没人,杨正好奇地打量着对方,没有多问,这时,廖子明对魏明说道:“魏厅,咱们现在开始?”

  “开始吧,一定要拿下他。”魏明沉声说道。

  “是。”廖子明赶紧答应道,对旁边一人使了个眼神。

  对方会意地点头,和另一人推开门走进里屋,坐在审讯台上开始审讯了,审讯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过来,大家听的真切,两人按照标准程序先询问了对方的身份信息,然后话锋一转,询问对方一些敏感话题,但对方一一否认。

  杨正打量着对方,沉默不语,想不明白姚梅为什么拉自己过来参观审讯,高首也不明白,在旁边看着,这时,姚梅走到杨正身边低声说道:“这个人叫疤子,据说是帮他老大挡了一刀,后背留下一道长长的刀疤而得名。”

  “够狠嘛。”杨正笑道,收回打量的目光,好奇地看向姚梅。

  “是啊,可惜没用对地方,要是当兵,上战场对敌人去狠,还是英雄,在地方上逞能,再狠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被抓来了。”姚梅不屑地嘲笑道,见杨正笑而不语,想了想,组织语言继续说道:“挨了一刀,疤子变成疤哥,两年前他老大死后,疤哥变成了疤爷,手下三十来号马仔。”

  “人不少,干嘛的?”杨正故作好奇地说道。

  “帮人看场子,散货,昨晚行动有小弟被我们抓了,点出了他,今天一早,我们的人冲进他房间将人抓来了,这个家伙有三十来号马仔散货,量不小,应该能跟一手货源接触,就看能不能敲开对方的嘴了。”姚梅解释道。

  杨正点点头,看向隔间审讯室,审讯民警问什么,对方就否定什么,根本不在乎,十足滚刀肉,杨正眉头微蹙,低声说道:“姚局,想要敲开这个人的嘴可不容易啊,有没有充分证据?”

  “没有直接证据,只是他手下反水,点了他的名字,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的罪行。”姚梅有些无奈地说道。

  “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能关二十四小时?”杨正追问道。

  “是啊,如果二十四小时内撬不开他的嘴,只能放了。”姚梅说道。

  “那你们得做好放人准备了,这个家伙一看就是个老手,知道你们只能关押二十四小时,根本不怕。”杨正笑道。

  “你还有闲心说笑,早点破案,对你们也好不是。”姚梅没好气地说道。

  “话是这么讲,但没有证据能怎样?”杨正反问道。

  “是啊,证据,我们得讲证据。”姚梅有些郁闷地说道。

  “姚局,您放心,二十四小时内一定撬开他的嘴。”廖子明走上来,一脸坚定地说道,目光锐利,透着几分自信。

  “廖局有办法?”姚梅反问道。

  “这个王八蛋是个老手,熟悉我们的办案程序,不好办,我们准备联系他家人,看能不能亲情瓦解。”廖子明说道。

  “这样不符合规定。”姚梅沉声说道。

  “特事特办吧。”廖子明无奈地说道。

  杨正看看姚梅,又看看廖子明,有些好奇,但没有接话,这时,魏明过来,沉声说道:“不行,在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他犯罪前,不能用亲情瓦解的办法,到时候反打一耙,说我们诬陷怎么办?”

  “可是,有人举报了啊。”廖子明不甘心地说道。

  “证据呢?仅凭举报这一条可不够。”魏明沉声说道。

  “哎,那就难办了,我们时间不够,如果能多关几天,说不定有办法。”廖子明无奈地说道。

  “不能乱来,必须按规定办事,你也是老刑警了,不会不知道规矩的重要性,非常时期更加,否则谁也保不了你。”魏明严肃地叮嘱道。

  “是。”廖子明满脸苦涩地说道,看了眼隔壁审讯室,不甘心地继续说道:“如果他供出货源,我们就能趁机打掉一个生产基地,给社会一个交代,机会就在前方,就这么放弃,不甘心啊。”

  “没人甘心,但也不能乱来。”魏明沉声说道,看着审讯室的目光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正沉默不语,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大家,对警察办案多了几分了解,一切以证据说话,按规矩办事,确实太难了,不像军人,战场上虽然凶险,但简单,不是敌人就是战友,不用想那么多,直接干。

  规矩是好事,但有时候也是制约。

  过了一会儿,杨正见审讯室的疤子不仅不招,反而气焰嚣张,跟审讯的干警拍桌子,差点骂娘,或许知道骂娘会加重罪名,强烈要求见律师,看得杨正火气直冲脑顶,一个贩毒分子居然还如此猖狂,太嚣张了。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