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1013章: 公开谈话

第1013章: 公开谈话

  “顺势而为,咱们走。”杨正沉声说道,朝前走去。

  高首有些摸不着头脑,赶紧跟上,两人匆匆来到服务台,正好盛意在,杨正马上说道“我找姚局,她人呢?”

  “去市局了。”盛意赶紧说道。

  “安排车送我过去。”杨正沉声说道。

  盛意见杨正一脸沉重,估摸着出事了,没有多问,拿起车钥匙示意跟上,三人匆匆来到外面停车场,盛意亲自开车,来来回回好几天,早就认识路了,盛意亲自开车,送两人直奔市局。

  距离并不是很远,加上不堵车,没多久就到了,盛意将车停在市局大门口,回头问道:“到了,要不要我陪你们上去?”

  “不用,你去忙吧。”杨正说道,和高首朝里面走去。

  有守卫过来询问,杨正自称是特派员,找廖子明,守卫赶紧打电话和里面联络,得到允许后挂了电话,对杨正说道:“那边电梯上三楼,出了点头左拐,走到中间位置就是廖局办公室了,他在办公室等您。”

  杨正点点头,和高首过去,搭乘电梯上楼,很快找到了局长办公室的牌子,房间没有关门,廖子明正和姚梅在聊着什么,见杨正和高首过来,起身迎接,以示尊重,姚梅更是好奇地问道:“特派员,你之前的提议我正跟廖局商量,没想到你们过来了,早知道这样,一起过来就是。”

  “特派员匆匆过来,是不是有别的事?”廖子明问道。

  杨正不动声色地看了廖子明一眼,将那张举报的纸拿出来,打开,递上去说道:“廖局,有人从门底下塞进房间的,您看看。”

  “什么东西?”廖子明好奇的接过去查看起来。

  杨正坐下,并不着急,廖子明有没有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挑破后有利于行动,杨正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廖子明,见对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这种表情是发自内心的愤怒,伪装不出来的。

  “怎么了?”姚梅看出了廖子明的不对劲,惊讶地问道。

  “姚局,您也看看。”廖子明控制着差点暴走的情绪说道,将纸递上来。

  姚梅惊讶地接过去一看,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看向杨正,想了想,组织好措词问道:“特派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廖局,所以来兴师动众了?”

  “我怀疑不怀疑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杨正沉声说道。

  “姚局,特派员,既然有人举报我,按照规定,我应该避嫌。”廖子明憋着怒火沉声说道,脸色很难看。

  姚梅没有接话,而是看着杨正,魏明已经被人举报离开了工作组,工作组暂时停止运转,如果廖子明也回避,这意味着专案组也停止运转,得益的是犯罪分子,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姚梅不相信杨正不懂得轻重,问道:“特派员——”

  “别误会,我来不是问罪。”杨正打断道。

  “魏厅和廖局同时被人举报,这里面肯定不简单,我们有必要查清楚,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现在是敏感时期,您到底什么意思?还请说清楚。”姚梅惊疑地追问道。

  杨正看向廖子明,廖子明脸色很难看,不满地说道:“按照规定,有人举报,就必须追查,当事人就必须回避,规矩我懂,说吧,您想我怎么做?”

  “两件事,第一,工作组大张旗鼓的去找廖子豪询问情况,走标准流程,这个你们比我懂,如果有问题,那很遗憾,如果没问题,就撤回来,并对外说证据不足。”杨正沉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姚梅诧异地追问道。

  “有人想搞倒廖局,这份举报信只是试探,看我的态度,所以,我必须表现出强势态度,但我在这里没有执法权,只能逼迫你们去追查这件事,你们工作组可以表现出愤怒,不甘,但又不得不去的姿态,举报人要的就是我的姿态,相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证据提供上来,就算没有也无所谓。”杨正沉声说道。

  “你想制造出和工作组不和的假象?”姚梅反应过来,追问道。

  “只有公开对立,才能迷惑某些人,您说呢?”杨正反问道。

  姚梅瞬间明白了杨正的真实用意,放下心来,说道:“没问题,我亲自带队去,保证将这出戏唱好,不过,廖局这边?”

  廖子明也看出了杨正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松了口气,说道:“特派员,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

  “麻烦您继续审讯被抓的人,有人搞走了魏厅,又想借我的手搞走您,肯定是有所担心,不外乎三点,被抓的人当中有人知道凶手,或者有人知道制度基地,或者接下来有某起重大交易。”杨正叮嘱道。

  “刚才我和姚局也分析道了这三点,我马上安排。”廖子明答应道。

  “还有一点,能不能释放疤子。”杨正问道。

  “这?”廖子明为难起来,看向姚梅。

  姚梅当然不相信杨正真的释放疤子,好奇地问道:“廖局找了个借口申请多关押一天,你这突然放了,是不是有别的深意。”

  “再关押几天都没用,撬不开他的嘴,但这个人应该知道些什么,或许举报的人就是怕他泄密,但你们问不出来东西,交给我处理怎样?当然,我不是想干涉你们办案,只是建议,如果不行就算了。”杨正沉声说道。

  姚梅看向廖子明,廖子明想了想,说道:“放掉不是不可以,只是,刚申请了多关押一天,忽然放了,总得有个理由吧?”

  “就说有人举报你兄弟,你受到牵连,以权谋私申请多关押疤子一天,工作组了解情况后无罪释放,不过,这么一来就委屈您了。”杨正说道。

  “唱戏唱全套,我看可以。”姚梅赞同道。

  廖子明想了想,也说道:“干脆做的逼真一些,我去你们工作组接受询问,暂停工作,另外,我建议工作组向上级打报告,建议特派员参与办案,理由嘛,工作组和专案组内部疑似有问题。”

  “廖局,您这是准备唱一出更大的戏?”姚梅好奇地追说道。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