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1025章: 线索不多

第1025章: 线索不多

  树林里,杨正紧紧盯着目标,目光森冷,满是杀气。

  目标惊慌地赶紧说道:“景纳村,他们也在大规模做,但具体怎样,我们不知道,两个村井水不犯河水,如果有冲突,不得私自斗殴解决,需要上报,我们寨主和他们村长商议解决,理亏的一方赔偿,谁也不护短,和平共处,相安无事。”

  “就这些?”魔术师假装不耐烦地问道。

  “我就知道这些,还有谁做真的不知道啊。”目标求饶般说道。

  “第四个问题,怎么销售?”杨正沉声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真的,真的,我就是一个小混蛋,销售这种事都是寨主亲自负责,我哪有资格知道这些?”目标赶紧说道。

  “除了你们寨主,还有谁负责销售?”魔术师追问道。

  “不知道,这种事太机密了,我只是个小角色,哪儿知道这些。”目标赶紧说道,生怕杨正不信,继续补充道:“真的,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啊。”

  杨正见对方情绪有些崩溃,确实不像知道的杨正,便追问道:“第五个问题,全段时间酒店门口袭警,谁干的?”

  “袭警?”目标愣了一下,赶紧摇头说道:“这事就更不知道了。”

  魔术师一听就来火了,举起拳头作势要打,不满地说道:“这样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

  “别,别,别杀我,我真的不知道啊,这件事早就传开了,大家都在议论,都很好奇,可没人知道是谁干的,一点消息都没有。”目标赶紧求饶地说道。

  “最后一个问题,想要了再回答。”杨正沉声说道:“你还知道谁在国内做制冰,贩毒等违法行为?”

  目标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猛然意识到眼前这些人恐怕是警察,私自行动,来报复的,惹急了肯定下死手,反正已经说了这么多,不差多一点,赶紧说道:“我只在寨子里制过冰,不吸,也不走货,这种事也没人拿出来炫耀,没听说谁了。”

  “想找死是吧?”魔术师恼怒地呵斥道。

  “不敢,我真的不知道了,知道的都说了。”目标赶紧说道。

  “也就是说你没有价值了,你知道没有价值的人会是什么下场吗?”杨正拍拍对方脸庞,故作凶狠地威胁道。

  “知道,知道,可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了。”目标赶紧陪着小心回答道。

  “既然不知道了,那留你有什么用?”杨正反问道。

  “杀人我最喜欢。”魔术师也故作凶狠地冷笑道。

  “饶命,饶命,放过吧,求你们了,我真的就知道这些了。”目标恐慌地赶紧说道,脸色惨白,说话都不利索了。

  杨正示意高首停止摄像,丢个魔术师一个眼神,魔术师会意地笑了,抓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拧,咔嚓一声,脖子被拧断了,脑袋都转到了身后,看上去很是恐怖,但没人同情,对于这种残害无辜的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咔嚓——”杨正用手机拍了张对方死亡的照片,收了手机,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看到后沉声说道:“走,回去。”

  “另外两人?”魔术师提醒道。

  “之前的打斗肯定惊动了当地军警,再去不合适了,交给山虎他们吧,很快就会有结果,先回去。”杨正沉声说道。

  大家迅速上了车,魔术师跳上驾驶位置,将车启动,迅速倒车,然后顺着来时土路往前冲,至于尸体,不重要了,一名制毒分子,还残忍地炸毁了干警家属,这种人死一百次都不为过,没人同情。

  没多久,大家来到公路上,顺着公路继续往前开,审问到的线索并不多,大家沉默不语,车厢里有些压抑,过了好一会儿,高首轻声说道:“不管怎样,凶手伏法了,多少也能给死者一个交代。”

  “洪都寨,景纳村,这两个地方果然大规模制冰,必须摧毁,正规手段肯定不行,他们自保手段很厉害。”魔术师恼怒地说道。

  “回去再说。”杨正沉声说道。

  大家见杨正情绪不太好,没有再说什么,沉默下来。

  一路狂奔,过关很顺利,走了两个小时左右山路,大家来到了归华市,进城后先还了车,杨正让魔术师和阿妹回去跟胖子汇合,然后继续去那家国际大酒店住着,等命令,自己和高首打了个车来到招待所。

  出租车在招待所外面门口停下,杨正和高首下来,有武警上来阻拦,两人亮出了证件,一番查验后放行,两人朝里面走去,正好是食堂开饭时间,这一路追击,滴水未进,两人确实饿了。

  饭后,两人回房休息,刚坐下,外面传来咚咚咚的高跟鞋声音,紧接着敲门声响起,门没关,杨正一看是姚梅,赶紧起身相迎,问道:“姚局,找我?”

  “我刚从市局回来,听说你们回来了,过来看看,还好吧?”姚梅问道。

  “还行,市局那边?”杨正反问道。

  “市局那边人心不稳,大家都有些怕被报复,毕竟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人心都是肉长的,能理解。”姚梅有些无奈地苦笑道。

  “是啊,大家每个月拿几千块工资,干的确实掉脑袋的工作,高风险,高强度,低收入,一般人还真承受不了这种心理压力。”高首有些感慨地说道。

  杨正对大家工资什么的没概念,甚至对钱都没概念,好奇地问道:“这么少?”

  “是啊,经济发达的大城市福利好一点,这里经济原本就落后,几乎没什么福利,加上基本工资不高,勉强够生活,买房买车娶媳妇几乎不可能,全凭奉献精神和心中正义在支撑着,如果我们不能尽快破案,替死者伸冤,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大家?”姚梅沉声说道。

  “基层干警是最伟大的,也是最辛酸的。”高首沉声说道。

  杨正内心大振,有些感动地说道:“那两位干警还好吧?”

  “情绪不太稳定,倒不是消极,而是激动,憋着一口气像报仇,可没有线索,没有证据,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姚梅苦笑道。

  “按照规定,有人证能不能抓人?”杨正问道。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