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1026章: 山虎来电

第1026章: 山虎来电

  “有人证当然可以抓人,但没有物证,没有完善的证据链起诉,检察院那边最后还是得证据不足释放。”姚梅苦笑道。

  杨正还想着拿出视频安抚士气,听到这么一说动摇了,不划算啊,想了想,说道:“安排晚上继续扫酒店没?”

  “安排了,但市府那边很大意见,听说官司打到了省府,说我们工作组胡来,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发展,市府那边还把廖局叫过去谈了话,廖局压力很大,不过,还是很支持我们工作组的工作。”姚梅说道。

  “市府那边就不在乎破案吗?”杨正诧异地问道。

  “在乎啊,当然在乎,破了案,社会稳定,营商环境大好,对他们的工作也有很大帮助,这不是没有破案嘛,他们负责经济工作和社会民生工作,我们天天扫市里最好的酒店,吓的大家都不敢来了,某种意义上说,确实影响了经济发展和营商环境,也能理解,大家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姚梅解释道。

  “那就各自做好份内的工作吧。”杨正沉声说道。

  “那行,不早了,我去安排。”姚梅说着离开了。

  高首等姚梅一走,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不拿出视频证据?”

  “拿出来又能怎样?抓了人最后还是得放,还不如先不拿出来,阿武被我们抓的消息肯定传回来了,你说某些人会不会紧张,他们紧张了会怎样?咱们这是以静制动,逼他们自乱阵脚。”杨正说道。

  “有道理,那行,不早了,休息吧。”高首说道。

  杨正等高首回房后,自己也冲洗一番,坐下来,泡了壶茶,思考着眼前的局势,忽然电话响起,杨正拿起一看,是山虎的,马上接通问道:“兄弟?”

  “哈哈哈,兄弟,不打扰你吧?”山虎问道。

  “没事,你说。”杨正有些期待地催问道。

  “人抓到了,两个,单独审问,有审讯视频,马上传给你,这两人怎么处理?”山虎直奔主题说道。

  “稍等,我看看视频再说。”杨正说道。

  挂了电话,没多久一个文件传输进来,杨正等文件传输完毕后马上打开,果然是审讯视频,认真看起来。

  两个人的视频有些长,翻来覆去的询问着几个问题,但两名嫌疑人和阿武一样,都是小角色,受景纳村村长的指令行事,干完拿了钱马上出境,其他也不清楚,山虎不放心,一通威胁,连刑讯逼供都上了,但结果一样。

  两名嫌疑犯被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吓坏了,看上去确实没有撒谎,但知道的内容让人失望,杨正闭上眼沉思起来,脑子里闪过看到的视频内容,不放过两人任何一个表情,神态和语气,最后发现两人确实没说谎。

  于是,杨正拨通了山虎的电话,沉思说道:“杀了吧,扭断他们脖子,把死亡照片分别拍过来给我,这次麻烦你了。”

  “自己兄弟,别说客气话,不弄回去做证人?”山虎问道。

  “没用的,背后的人可以说毫不知情,反告他们陷害,证据还是不够,与其弄回来打草惊蛇,于事无补,还不如弄死,让背后的人摸不着是谁干的,紧张起来,说不定对我们有利。”杨正说道。

  “懂了,你想隐藏到暗处去,反逼对手。”山虎说道。

  “嗯,你那边还好吧?”杨正转移话题问道。

  “还行,很顺利,大队长的事?”山虎反问道。

  “放心吧,由我在,这个仇肯定会报,我保证。”杨正正色说道。

  “明白,你办事,兄弟们都很放行,有用得着兄弟们的尽管说。”山虎说道。

  挂了电话,杨正沉声起来,没多久收到两张照片,打开一看,是嫌疑人被拗断了脖子死亡的照片,杨正放下手机,沉思起来,三名嫌疑人的死法一样,肯定会给背后的人带来某种联想。

  接下来怎么出手?

  杨正想了想,拨通了胖子的手机,等接通后沉声说道:“酒店那跑掉的五个人能查到吗?”

  “可以的,给我点时间。”胖子自信地说道。

  “查到后通知田思,让他们几个人去秘密抓捕,审讯,然后灭口,不能暴露。”杨正脸色一肃,叮嘱道。

  “明白。”胖子答应道,停顿一下,不确定地问道:“队长,你这是?”

  “以杀止杀,制造紧张气氛,我要对手害怕,慌乱,跑过来找警察自首,以寻求保护。”杨正沉声说道。

  “对啊,这个办法好,我们抓不到人,抓到了也证据不足,既然正规程序处理不了,那就黑吃黑,杀的他们彻底害怕,顺便把证据搜集了,不过是一些小混混,只要杀的够多,够狠,吓死他们,到时候都会来自首寻求保护。”胖子说道。

  “什么黑吃黑,叫以杀止杀。”杨正没好气地说道。

  “一个意思,重点是杀的他们主动找警察寻求保护,交代自己那点破事,队长,你这是攻敌必救,反其道而行之。”胖子笑道。

  “做事吧。”杨正说道,挂了电话。

  毒贩们因为利益铤而走险,会不会因为怕死而自首?杨正心里没底,沾了毒的人早就六亲不认,不能以常理论,但不试试谁知道?只要有怕死的,一旦被吓的主动自首,寻求保护,就算打开了突破口。

  面对不利僵局,这是一个最快,最有效的办法,虽然有些不合规矩。

  杨正看看手机上疑犯照片,脑海中闪过被炸干警家,还有停尸房惨死的家属遗体,心中一冷,不再迟疑,不合规矩又怎样?不尽快打下这股歪风邪气,会有更多无辜者受到牵连,为此背负骂名又如何?

  警察有警察的规矩,办案讲程序,讲证据,这无可厚非,也很有必要,但效率实在太慢了,等不起,说不定明天一早醒来又有人被杀,又有无数的冰制造出来,运往不知道哪个角落,危害无数人。

  警察办案像是戴着镣铐跳舞,规矩太多,束缚太多,但作为一名军人,杨正习惯性按照军人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那就是为完成任务不择手段,任务优先,所有事情必须为任务让路,哪怕要自己的命。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