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1075章: 询问情况

第1075章: 询问情况

  “进来——”

  小会议室内,杨正好奇地和魏明、姚梅交换了个眼神,沉声说道。

  何况,房门被推开,姜周走了进来,郑重地给大家敬礼,环视全场,礼毕,姜周看着杨正沉声说道:“特派员,上级传来消息,半个小时前,边防那边发现线索,循着线索找到一个废弃的山洞,里面藏着近百武装分子,经交火,对方丢下三十三具尸体后逃窜,这帮人战斗力很强,已经过了边境,无法继续追捕。”

  “近百名武装分子?”杨正沉声起来。

  姚梅和魏明暗自交换了个眼神,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警察虽然很危险,但也不可能同时对上近百名武装分子,这已经超出了警察的工作范畴,算是战争了,魏明好奇地问道:“有没有俘虏?”

  “没有,拘捕,击毙。”姜周赶紧说道。

  “那可惜了。”魏明遗憾地说道,要是能抓到些俘虏,说不定还能审讯出线索来,身为警察,魏明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方式自然和军人不一样,线索才是王道。

  “确实可惜了,只打死了三十三人,跑掉了那么多。”姚梅也遗憾地说道。

  “知足吧,刚才姜营长也提到了,对方战斗力强悍,咱们损失怎样?”杨正笑道,说着看向姜周。

  姜周苦笑道:“上级没说,不让问,不过,我感觉应该有不少损失,否则不会提敌人战斗力强悍这点。”

  “损失不小?”魏明大吃一惊,脸色难看起来。

  姚梅则看看姜周,又看看杨正,同样是和敌人打,一方损失不小,一方毫发无损,战果也不一样,这个差距太大了,以至于姚梅感觉有些不真实,但聪明地没有再追问什么,看向杨正。

  杨正想了想,说道:“没事,后面的交给我吧,知会你的上级一声,就说那帮王八蛋跑不了,兄弟们的仇我会报,等我消息。”

  武警处境作战程序很麻烦,需要审批,需要当地政府同意,这个时间敌人早跑了。姜周过来汇报其实就是想杨正出手,连莫名飞行器都能够调动,姜周岂会看不出杨正身份特殊?

  只是,姜周没想到杨正答应的这么痛快,感激地答应一声,敬礼后离开了。

  “好了,时间紧迫,我就不废话了,魏厅,封锁全场的任务交给您了,除了你身边一个营的队伍外,酒店那边两个连的兵力也交给您,具体行动您和姜周、高首联络,我和姚局去一趟市局。”杨正说道。

  “是。”大家答应道。

  杨正起身,看了姚梅一眼,朝外面走去,姚梅赶紧跟上,这一次高首没有跟上,而是和魏明留在会议室合计封锁全城的事宜来。

  没多久,杨正和姚梅来到外面停车场,上了车,杨正坐副驾驶位置指路,哑巴刚来,对市局的路还不熟悉。

  十几分钟后,大家来到市局,两人下车,直奔廖子明办公室,发现办公室没人,随便找了个人询问,得知在会客室,问明方向,快步过去,来到一个房间门口,见房门紧闭,杨正轻轻敲了几下。

  很快,里面有警察开门,沙发上坐着两个人,是廖子明正和一名男子在交谈,男子情绪很低落,杨正和姚梅交换了个眼神,走了进去,廖子明看到来人,迅速起身,拉了拉衣角,上前说道:“特派员,姚局。”

  “你回来了?”杨正问道。

  “刚到一会儿,得知景鸣风来报案,就过来问问情况。”廖子明赶紧说道。

  杨正会意地看向男子,五十左右,两鬓斑白,脸色憔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神态看上去充满了懊恼和悔恨,这时,廖子明继续说道:“景鸣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工作组组长,特派员,这位是副组长姚局。”

  “两位首长好。”男子起身来,客气地说道。

  “你就是景纳村副村长景鸣风?”杨正求证地问道,见对方点头,并没有慌乱,原本懊悔的神态消失不见,多了几分镇定,显然不是个普通村民,见过大世面,便继续追问道:“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村里来了多少外人?”

  这么问是个语言陷阱,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掌握了村里不少情况,知道村里来了外人,但事实上不过是讹诈。

  景鸣风愣了一下,诧异地看着杨正反问道:“外人,什么外人?”

  杨正精通行为观察,微表情观察,见对方不像是作伪,不由一惊,难道死神社的人不在村里?那会在哪里?那些杀死酒店老板的兄弟又去了哪里?

  姚梅审讯经验丰富,看出了杨正的用意,马上接过话题问道:“杀死酒店老板的凶手去了你们村,他们还在不在?”

  这么问同样是语言讹诈,给对方一个警察掌握了很多证据的暗示,景鸣风果然上当,满是惊讶地看着姚梅,又看看廖子明,赶紧说道:“有三个来村里,村长不让进村,跟他们在村口单独聊了几句,让他们走了,事后也不解释是谁,难道就是你们说的凶手?”

  廖子明也反应过来,马上接过话说道:“景鸣风,你应该知道,只有跟我们合作才有希望,把你知道的都如实说出来,否则我们帮不了你。”

  “那就多谢了。”景鸣风感激地说道。

  杨正仔细观察着对方,见对方不像是知道内情的人,问道:“景纳村搞了不少集体经济,由村委统一管理,你是副村长,在村里主要负责什么事宜?”

  “负责养殖和种植方法的管理。”景鸣风赶紧说道。

  “说说你的情况吧,为什么来这里?”杨正追问道。

  景鸣风脸色一黯,带着几分痛苦沉声说道:“我儿子一年前死了,死于车祸,市局鉴定结果是吸冰过量,自己滚下山坡的。”

  杨正看向廖子明,廖子明会意地点点头,杨正追问道:“你发现新线索了?”

  “没有。”景鸣风痛苦地说道。

  “那您这是?”姚梅好奇地追问道。

  “我儿子从不吸冰,从不,他是被人注射的,他还是一名实习警察,刚毕业,怎么可能吸冰?不信你们可以查他的在校记录。”景鸣风急忙说道。

  杨正大吃一惊,看向廖子明。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