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1093章: 重返祠堂

第1093章: 重返祠堂

  为了迷惑对手,杨正并没有马上调走正在挨家挨户排查的魏明等人,一个营的兵力,声势不小,太早调走会惊跑了躲在暗室的景小虎,等于博押着景小柱出来时,杨正示意将人押上了一辆军卡。

  军卡车厢有油毡布包裹,外面看不到里面,杨正安排一个排的兵力护送,乘坐两辆军卡,自己亲自开车,带上高首在前面开路,朝景纳村呼啸而去。

  等车队走到半路时,杨正拨通了魏明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传来魏明好奇的询问:“特派员,是我,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排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没有?”杨正反问道。

  “没有,都干干净净,显然早就做了准备。”魏明有些郁闷地说道。

  “您不是带一个营的兵力在排查吗?马上撤兵,带一个连去市局帮廖局,他那边有重大行动,另外两个连的兄弟分别赶往洪都寨和盘寨,给我封锁这两个地方,所有出入的人都必须接受检查,如果发现老外,直接扣押。”杨正沉声说道。

  “这么大动作,有发现?”魏明惊讶地追问道。

  “是,辛苦您了,具体的廖局知道。”杨正叮嘱道。

  “行,我马上安排过去,那这边?”魏明问道。

  “有姚局在,还有两个连的兄弟在,安全方面问题不大,我在赶来的路上了。”杨正继续说道,但真实情况不提,不是不信任魏明,而是担心魏明的电话被监听。

  “明白。”魏明也没有多问,答应下来。

  通话结束,杨正将手机放旁边,专心开车,一边警惕地观察四周地形,以防万一,过了片刻,高首担心地问道:“兵力还是太少啊。”

  “没办法,再调人来不及了,只要部署的当,应该够了,市局从下面各县抽调了不少人过来帮忙,驻守招待所的一个连的武警留下了,等魏厅带着一个连的兵力赶过去,就有两个连的兵力了,加上干警,抓几十个人应该足够了,倒是洪都寨和盘寨的兵力少了点。”杨正分析道。

  “我担心的也是这两个地方。”高首说道。

  “所以我们必须快,一旦拿到证据,留守景纳村的两个连可以马上赶去支援,有两个连的兵力封锁一个寨,又不是抓捕,只是排查,监控,问题不大。”杨正沉声说道,不由加快了些速度。

  等快要到景纳村时,前面飞奔过来一支车队,杨正知道是魏明带着部队返回了,按下喇叭意识问候,对方也按喇叭回应,两支车队交错而过,杨正甚至看到军卡里面的人在给自己敬礼,赶紧回礼,一边开车直扑景纳村而去。

  没多久,杨正开车来到景纳村出口,找了个地方停下,一名排长匆匆过来,敬礼后说道:“特派员好。”

  “辛苦你们了,继续把守。”杨正沉声说道。

  “是。”对方答应一声。

  杨正打开门下车,见后面军卡上跳下来一名名武警,有人押着景小柱过来,杨正对负责押送的排长沉声说道:“景小柱交给我就好了,马上带着你的人排查前往祠堂的路线,确保万无一失。”

  “明白。”对方答应道,敬礼后安排去了。

  不一会儿,负责押送的队伍迅速冲进村子,杨正则带着景小柱在村口等候,景小柱看看四周熟悉的村子,神情复杂,苦笑道:“不用那么紧张,那些王八蛋早就跑掉了,根本不在村里,剩下那些村里的小混混哪里还敢跳出来?”

  “小心无大错,小虎都能跳出来残杀自己的父亲,难保村里还有人被收买,沾上了毒,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说呢?”杨正说道。

  景小柱苦笑一声,没有反驳。

  大家耐心等待着,过了十几分钟,负责排查的那名排长匆匆过来,说道:“特派员,沿途已经清查完毕,没有发现异常,兄弟们都抢占了制高点,请指示。”

  杨正想了想,对负责驻守村口的那名排长说道:“集合队伍,掩护我们进村。”

  “是。”对方赶紧答应道,马上安排去了。

  “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景小柱说道。

  “越是安全时期越需要谨慎小心,你可以死,但证据必须拿到,要不,你告诉我机关位置和开启方式?”杨正说道。

  “那不行,告诉你了,我还怎么亲手宰杀那个畜生。”景小柱反对道。

  杨正早就想到了这点,沉声说道:“就知道是这样,所以我必须确保你安全。”

  这时,队伍集结完毕,杨正没有废话,示意一个班的人开路,一个班的人殿后,另外一个班的人簇拥在景小柱四周,将景小柱无死角保护好,这种保护人的工作对于武警来说很熟悉,有过专门的训练,大家做的很到位。

  一切准备就绪,队伍往前走去,最后关键时刻,杨正不敢有丝毫大意,警惕地看着四周,走的并不快,高首也高度戒备着,大家等开路的那个班的兄弟排查一段路程,再往前走一段路程,可谓步步为营,处处小心。

  终于,大家来到了祠堂,营长姜周在外围等候,看到杨正马上过来,惊讶地看看景小柱,旋即问道:“特派员,您这是?”

  “来不及解释了,安排一下,让护送的兄弟加强警戒。”杨正叮嘱道。

  “是。”姜周赶紧答应道。

  杨正和高首接手景小柱,压制朝祠堂里面走去,跨国祠堂大门,杨正就看到姚梅在里面,地上躺着两具尸体,两名鉴定科的兄弟在拍照取证,姚梅见杨正过来了,迎上来,看了景小柱一眼,问道:“出什么事了?”

  “回头解释。”杨正低声说道,押着景小柱朝前走去,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刀口位置很专业,不由惊疑地问道:“小虎受过特训?”

  “跟我一样,在鬣狗佣兵团缅国分团基地受的训。”景小柱说道。

  杨正恍然,问道:“机关在哪儿?”

  “跟我来。”景小柱沉声说道,朝前走去。

  杨正丢个高首一个小心的眼神,跟了上去,见姚梅和姜周跟上来,马上说道:“这里有暗室,景小柱知道机关,杀害景鸣天和出纳的凶手有可能是景小虎,景鸣天的儿子,你们守住外面,我俩跟着下暗室。”

  “什么?”姚梅大吃一惊,没想到真相是这样,更没想到凶手就藏在祠堂的某个位置,而自己居然守在外面那么久,太不可思议了。

  “多带点人吧?我跟你去。”姜周赶紧说道。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