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王牌兵王 > 第1126章: 三份大礼

第1126章: 三份大礼

  书房里,杨正感觉福楼是个疯子,而自己在和一个疯子玩心计,真的好累,但又不像错过这个机会,三个机会啊,是不是真的想合作一试便知,杨正暗自吸了口气,控制好情绪,快速盘算起来。

  福楼并不着急,身体往后靠,耐心等待着,目光闪烁着莫名的光泽。

  过了一会儿,杨正懒得和对方相互算计了,沉声说道:“好,我的第一个问题,关于归华市最近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你很聪明,拿一个熟悉的事情来试探我的诚意,了不起。”福楼带着几分赞叹说道:“死神社有人专门负责行动,威廉姆斯只是中层骨干,听命于这个人,负责具体执行,而诺森只是冲杀在前线的一把刀,这样的刀威廉姆斯手上还有不少,死神社决策层有所顾虑,所以,我加强了对他的监督。”

  杨正何等精明,闻弦音而知雅意,沉声说道:“也就是说,归华市的事都是死神社做出来的?”

  “不,准确来说是威廉姆斯的个人行为,他想干出一番成绩以获得更多资源,所以派自己儿子去归华市布局多年,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来一场颜色革命,这种事情报局最拿手,而诺森公开身份是情报局的人,事情败露可以推给情报局,跟死神社无关。”福楼沉声说道。

  杨正见情况和自己掌握的一致,想了想,说道:“为了验证你的诚意,后面两个问题你自己说吧。”

  “聪明,这么一来,我就得挑重要的告诉你们,否则不足以证明自己的诚意,你很擅长谈判。”福楼赞赏地说道,见杨正笑而不语,一副认真垂听神态,便继续说道:“我可以告诉你灯塔国部署在港市的情报网。”

  “什么?”杨正大吃一惊,这可是一份大礼,大的足以让任何人心动。

  港市是世界各国特工的天堂,灯塔国也在这里经营了一张巨大的情报网,这张网让国内非常头疼,损失惨重,但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拔掉,如果知道名单,情况就不一样了,杨正看出了对方的诚意,说道:“那就多谢了。”

  福楼没有接话,而是拿起旁边的纸和笔唰唰写了起来,好一会儿,纸上多了一串长长的名单,姓名,性别,年龄都标注出来了,没有地址,很正常,特工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常驻。

  好一会儿,福楼写完名单,将纸张递给了杨正,沉声说道:“为了表示诚意,我亲手写下这份名单,也算是把柄落在你们手上,将来如果我反悔,你们可以将这份名单公布出来作为要挟,够意思了吧?”

  “你确实有足够的诚意。”杨正正色说道,将纸接过去,迅速拍照,并发给了胖子,然后将纸张叠好,放进口袋收好。

  福楼继续说道:“这张网的总部的灯塔国驻港办事处。”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杨正反问道。

  “因为这张网归情报局管,情报局负责人是死神社负责情报的那个混蛋的人,而我跟那个混蛋是死对头,你可以看成是政治倾轧。”福楼解释道。

  杨正会意地点点头,说道:“继续,第三个是什么?”

  “第三个不能告诉你,让贵国派人来跟我谈,到时候我告诉他,算是见面礼,没问题吧?”福楼反问道。

  “诚意不够啊。”杨正笑道,大好机会,怎么可能轻易妥协。

  福楼见杨正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想了想,说道:“这样,我告诉你另一件事,前段时间举行了国际航展,我国和贵国正在争夺一份千亿大单,我国的报价对外宣称为市场最低价,但实际上底价低于市场价一成半,知道了底价,想必贵国拿到这个订单易如反掌。”

  “嘶?”杨正再不懂商业也明白千亿大单意味着什么,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夺,说到底不就是利益之争吗?军人拼死血战,说到底不就是维护国家利益吗?

  利益当前,杨正动心了,但没有马上表态,而是沉思起来,事实上在为胖子争取时间,胖子没有让杨正失望,几秒钟过后,声音在耳麦里响起:“队长,查过了,确实有这件事,但报价这种事太机密,查不到。”

  有这件事就足够了,至于真假,留给有关部门处理即可,自己是军人,自己要做的是将情报带回去,想了想,说道:“副总统阁下,你的诚意我已经收到,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你说。”福楼应道。

  “为什么是我?”杨正正色问道,作为一名战士,战场上冲锋陷阵有自信,但这种国家大事,杨正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找自己,级别不够啊。

  福楼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反问道:“如果我说一直的等你,你信吗?”

  “说来听听。”杨正追问道。

  “以我的身份和地位,想要接触贵国高层并不难,如果想合作,早就应该找贵国的人了,对吧?”福楼反问道,见杨正点头,便继续说道:“首先,之前没有这个需求,因为某些原因,你也可以理解为竞争对手太强,竞选胜算不够,不得不找外援,你的出现算是机缘巧合。”

  杨正也猜到了这点,点点头,没有接话。

  福楼继续说道:“第二,你最近打的死神社非常被动,损失惨重,可见你能力非常强,跟你这样的人合作,能结个善缘,将来有需要帮助的时候,比如雇用你保护我竞选,想必你不会拒绝吧?”

  杨正不置可否地笑笑,还是没有接话。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的儿子在你手上,跟你合作,起码我儿子不会有危险了,对吧?有竞选需求,找贵国谁都可以,但有保命和救儿子需求,加上你刚好过来,顺势而为,这个解释够吗?”福楼反问道。

  “多谢副总统的解惑,我想,我们会很快再见。”杨正笑道,起身来,至于副总统福楼的合作意图和缘由真假,还是交给上级头疼吧。

看过《王牌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