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盛唐之刺遍江湖 > 第269章 砸你下三路

第269章 砸你下三路

  欧阳湛心下雪亮,显然,徐崇盛已经起了敌意,所谓“请自己喝一杯”云云,只是想把自己引到敌营,抓起来,然后杀头。

  你以为我傻么?

  欧阳湛朝徐崇盛拱了拱手,“徐兄,喝酒么……改日再说,今天咱们来到这里,是来会姑娘的,哈哈,我看,还是先享受琴瑟之乐的为好,听说,他们这里的姑娘,个个漂亮而且能歌善舞……”

  “对对,”那年轻人凑上来,“客官,我们这儿新来了个最好的姑娘,才艺双绝,美貌无双,请您跟我去瞧一瞧,如何?”

  他和欧阳湛一唱一和,配合得倒挺默契。

  刚才还大打出手,现在成了搭档了。这……多少有点滑稽。

  这时候,门帘一挑,草上飞提着个茶壶走进来,满面堆着假笑,给徐崇盛彻茶。

  却见站在徐崇盛身后的那个大头随从,目不转睛地盯着草上飞。

  黄绿色的茶水倒进白瓷茶碗里,泛起泡沫,徐崇盛端起茶碗,正要喝茶,突然那个大头随从喝了一声:“等等。”

  徐崇盛一愣。

  那大头随从迈步上前,从徐崇盛手里夺过茶碗,重新放在桌上,用眼睛瞪着草上飞,喝问道:“你到底是谁?”

  草上飞见他夺下茶杯,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原来他给徐崇盛沏的茶水里,暗地里加了“佐料”,如果徐崇盛喝下,立刻中毒,不死也得晕过去。

  现在,诡计被识破,草上飞脸色骤变,后退一步,没有回答那随从的话,但是,此时屋里的气氛,已经变成十分紧张。

  徐崇盛开始邀请欧阳湛“喝酒”,双方已经互相敌视,只是还未撕破面皮,现在,“毒茶”一露馅,马上剑拔弩张,杀机陡起。

  徐崇盛“噌”地一下站起身来,瞅瞅草上飞,又瞅瞅欧阳湛,嘴里喝道:“来人啊。”

  话音未落,欧阳湛和草上飞同时抢先动了手。

  草上飞手快,举起手里的茶壶,朝着徐崇盛砸过去,但是那个大头随从,抬足往前一跨,只见人影一闪,右臂陡伸,一下便将茶壶抄在手里。

  这一下,把旁人都给惊得一愣。

  茶壶飞砸过去,速度极快,若是伸拳抬腿,把壶给挡住,并不稀奇,但是,必将造成壶体破碎,茶水溅得四处都是,这个大头随从出手奇快,拿捏极准,一下抓住茶壶的把手,顺势将壶捞在手里,茶壶里的水一点也没溅出,这力道的猛与柔,结合得让人叹为观止。

  好俊的功夫。

  草上飞禁不住喝了一声:“好。”

  一边喝彩,脚下可没闲着,纵身一跃,伸拳向着徐崇盛打过去。而旁边的欧阳湛同时动手,飞腿踹向徐崇盛的腰里。

  屋里,刚刚安静了一会,便又展开了剧烈打斗。

  徐崇盛大吼一声,一把抓住了欧阳湛踹向自己的右腿,用力一掀,将欧阳湛掀翻在地。

  “稀里哗啦——”欧阳湛的身子撞倒了桌子,桌上的茶具之类又一次摔落到地上。

  草上飞打向徐崇盛的那一拳,被大头随从给接住了,那大头随从身子矮胖,动作却是极为灵活,象陀螺似的一转,已经挡在草上飞和徐崇盛的中间,右臂一抬,手持着那把茶壶,壶嘴正磕在草上飞的臂肘上。

  “哎哟——”

  草上飞一声惊叫,右臂立刻酸软。

  原来,茶壶嘴又磕在了他的“麻筋”上,这地方碰不得,一碰便整条手臂麻痒酸痛,再不能用力,就如废了一般,得过一会才能恢复。

  刚才,草上飞和那个年轻人动手之时,右臂麻筋已经被磕了一下,现在,又被这个大头随从如法炮制,又一次让他大吃苦头。

  草上飞心里恼火,他们怎么都照着麻筋下手?

  奶奶的。

  大头随从一击得手,又飞起一腿,踢向草上飞,这一腿力道十足,带着一股风声,显然使足了力气。

  草上飞心知不好,赶紧利用自己的绝招,纵身后撤,动作轻快之极,“唰”的一下,身形瞬间后移三尺,堪堪躲过这一脚,但是此间屋里空间不大,草上飞这一跃,后背已经贴了墙壁。

  大头随从如影随形,再次扑上。

  忽然一道黑影,从旁边扑过来,接住大头随从,一拳击出,直奔大头随从的面门。原来,是那个武功高强的年轻人,从旁边窜过来了。

  草上飞大喜,叫道:“打死他,打死这个大头鬼。”

  “噼噼叭叭,”年轻人和大头随从,瞬间便对击五六拳,动作之快,使人眼花缭乱,双方都是运拳如风,出腿如电,一番对阵,互有攻守,直看得草上飞心惊肉跳。

  乖乖……都是高手啊。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碰到这么多高人?

  看这俩人的武功,哪个都不在罗子骞之下,以前,草上飞见识过的武功最高的人,便是罗子骞,现在看来……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啊。

  大头随从和年轻人打得激烈,可就把草上飞给腾出来了,他身子一出溜,滑到旁边,赶紧去支援欧阳湛。

  此时,欧阳湛的处境,已经是非常危急了,在大头随从攻击草上飞的同时,徐崇盛的另外几个随从,已经蜂拥而入,闯进屋来,共同对付欧阳湛。

  其实,欧阳湛连一个徐崇盛也打不过。

  徐崇盛身材粗壮,地面格斗功夫要胜过欧阳湛,他一手将欧阳湛踢过来的一脚抓住,当真是十分凶悍,再用力一掀,便将欧阳湛掀翻在地。

  徐崇盛随从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去按欧阳湛,欧阳湛不顾跌得屁股生痛,伸拳乱打,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三下两下,便被人按住了身子,噼噼叭叭,也不知道挨了几拳几脚,直打得鼻青脸肿,堪堪晕去。

  这时候,草上飞增援过来了。

  草上飞是个极为机灵的人,他一看,欧阳湛那边寡不敌众,知道自己添上去,也不一定能行,眼珠一转,伏下身去,悄悄拣起地面上扔着的一个茶碗,朝着徐崇盛砸过去。

  他并没有直起身子,而是猫腰蜇伏,把茶碗从下面悄悄地扔,直接对准徐崇盛的下三路。

  茶碗无声无息,朝着徐崇盛的裤裆飞过去。

  正在和年轻人激斗的大头随从,发觉了草上飞的诡计,大喝一声,舍了年轻人,横移一步,飞腿踢向草上飞。

  但是草上飞的动作也是极快,等大头随从的脚飞过来的时候,茶碗已经甩出。

  但是,草上飞没能躲开大头随从这一脚,被踢在肩膀上,一下子被踢得象个陀螺似的转了个圈,叽里骨碌,滚到墙角。

  “啊——”

  一声惨叫传过来。

  :。:

看过《盛唐之刺遍江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