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大秦女丞相 > 第六十章 留宿皇宫

第六十章 留宿皇宫

  “娘娘,陛下下旨将端妃娘娘的事情交给丞相大人处理了。”宫女向贵妃汇报道。

  江贵妃听闻此事,眉头微微皱起,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后宫之事,从来没有外臣插手的先例,陛下这道旨意,又是何意呢?”

  “听说秋丞相已经去飞霞宫了,娘娘就这么放任他接管端妃娘娘的事情吗?”宫女又问道。

  “不放任又能怎么样?那个人在大秦是除了皇上之外最尊贵的,还是不要招惹为罢。本宫可不想因此落得贤妃的下场。”江贵妃说道,看来她还算是聪慧之人。

  秋络雪得到夏子陌授权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飞霞宫看端妃,一进飞霞宫就感到一股凄凉的感觉。按照端妃的品阶,宫内应该有很多服饰之人,可如今除了一个杏儿,就没有其他人。端妃本人更是,原本就惨白的脸变得更加白皙,看上去也没有上妆,头发自然垂直而下,虽然不至于蓬乱,但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不过依然美丽,更增添了一股憔悴美,看着就让人怜惜。

  “本相奉陛下之命前来,娘娘……”秋珞雪开口说道。

  “对于那件事,本宫无从辩解,听凭陛下发落。丞相大人将本宫的话转告给陛下吧。咳咳咳……”端妃说完紧接着就是一阵强烈的咳嗽声,病态尽显无疑。

  秋珞雪知道她身体羸弱,总需要吃药保养。只是被圈禁之后,大概不会有御医为她治病,也不会有昂贵的药给她保养身子了。

  “端妃娘娘身体不适,去请个御医过来。”秋珞雪对跟随自己而来的太监说道。

  “是。”太监回答完便出去请御医了。

  “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娘娘都应当保重身体才是,这样挂念您的人才能放心。”秋珞雪的话中暗有所指,只是不知端妃能否猜出她话中的深意。

  “这是殿下要的先皇暴毙当日在场太监、宫女以及御医的名单。只是五皇子登基后,对宫内人员进行了清理,这其中大部分的人都已不在宫中了。”蓝烟将一份写满名字的纸张交给苏慕非,并将基本情况告诉了他。

  “父皇身边的太监总管仲满现在何处?”苏慕非问。

  “受新皇恩准,已出宫还乡。”蓝烟有条不紊的回答道。

  南凉京城最出名的青楼醉花楼,名义上的老板是蓝烟,背后所依靠的势力却是苏慕非。青楼一向是搜集情报最快也最方便的地方,在这里建立起情报网,也是苏慕非的明智之举。

  “带他来见我,要活的。”苏慕非说道,较之于从前的云淡风轻,现在的他更有一种阴冷的气息,也或许他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

  “是。”蓝烟说,她的声音依旧轻柔,听起来像是听觉上的盛宴。

  “另外,查一查停放先皇龙体太庙的守卫情况。”苏慕非又说。

  “殿下是要去太庙吗?”蓝烟问。

  苏慕非的语气有一些让人捉摸不透,说道:“总要在下葬之前看一看。”

  “蓝烟明白了。”蓝烟说道。

  “下去吧。”苏慕非说道。

  蓝烟屈膝行礼后就转身离开,刚走出没几步苏慕非又突然说:“等一等。”

  “殿下还有何吩咐?”蓝烟问。

  “去查一查大秦的丞相,关于他的所有信息都要。”苏慕非说。

  “殿下为何突然对他感兴趣,莫非有什么问题?”蓝烟疑问道。

  “也不是有问题。只是我总有一种错觉。”苏慕非说,话语之间难以捉摸他的心思。

  “什么错觉?”蓝烟问。

  一种她是女子的错觉。苏慕非在心中默默说道,恍惚间又回到了秋珞雪为他上药那天,那日她留在客栈桌上的瓷瓶,怕早已没了踪迹吧。

  “她怎么样了?”徐中航在相府焦急的等待着,秋珞雪一回去他就问端妃的情况。

  “皇上已经把此事的交给我调查了,她暂时只能被圈禁于飞霞宫,虽然没有自由,但也不至于有危险。”秋珞雪回答说,隐瞒了端妃生病的情况,免得徐中航担忧。

  “虽然现在没有危险,可这件事也不能一直拖着,总要给陛下一个真相,后续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呢?”聂远问道。

  获得调查劝只是第一步,后面如何操作才最关键。秋珞雪想了想说:“宫妃之间的争宠和暗害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此事被人栽赃陷害的可能性也不小。”

  “那个腰佩,确实是我的。”徐中航突然插话道。

  “……”秋珞雪先是一阵无语,然后扬拳做了一个要打徐中航的动作,说道:“你呀,真是……我走之前专门提醒过你,不要再对端妃抱有幻想,你就是不听。不但三天两头跑到宫里去,还把腰佩给了人家,现在好了,看你怎么收场。”

  “若是陛下对她好,我自然能安心的放任她在宫中,可是……”徐中航的声音有些低沉,“可是她在宫中不快乐。”

  “不快乐是因为心中有所挂念,有所挂念便不能释怀,也就无法如常人一样在宫中安稳度日了。”秋珞雪说道。

  关于端妃的事情,还没有找到特别好的处理方法,也只能拖着了,这点能力秋珞雪还是有的。这件事情暂时搁置下来,秋珞雪又恢复了正常的轨道中,开始了早起上朝的生涯。

  “陛下,魏青被搁置查办后,内史丞一位一直空缺,内史府没有正主,政务陷入混乱,微臣以为,应早日确定内史丞人选,重整内史府,为陛下分忧。”江士廉在朝堂之上提议。

  “江卿所言甚是。丞相对内史丞人选有何看法?”夏子陌问秋珞雪道。

  满朝文武都将目光投向秋珞雪,等着她回答,可是一直没等到她说话,大臣中已经有人开始小声议论了,毕竟陛下问话,其有不答之理。

  夏子陌也感到奇怪,将目光转向秋珞雪,却发现她站着睡着了!这真是让夏子陌哭笑不得。不过这也不能怪秋珞雪,她已经好久没上过朝了,怎么能适应这种早起的生活呢?

  秋珞雪迷糊之间,也感到氛围有些不对,便勉强睁开眼睛,就看到坐在上位的夏子陌正在看着她,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用一种疑问的目光看着夏子陌。

  “丞相方才上朝时是睡着了吗?”朝堂之上毕竟人多,不方便问这个问题,下朝之后夏子陌将秋珞雪单独留下问道。

  上朝时睡着,还被皇上发现了,秋珞雪赶紧跪下请罪,道:“微臣知错。”

  夏子陌无奈的笑笑说:“朕只是问问,没有责备你的意思,起来吧。”

  “谢皇上隆恩。”秋珞雪叩谢之后起身。

  “站着上朝都能睡着,你恐怕是第一位。”夏子陌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秋珞雪赶紧解释道:“皇上,这也不能怪微臣,实在是因为上朝的时间太早了。卯时早朝,臣等寅时在午门外等候,这就意味着午夜就要起床,睡眠实在是太少,所以才会困的。”

  “这满朝文武都能适应,为何只有你不行啊?”夏子陌说。

  他这么一说,秋珞雪还真不好反驳,只能小声嘟囔道:“这又不能怪我,我都已经两个月没有早起了,怎么可能不困。”

  虽然秋珞雪是在小声嘟囔,但还是被夏子陌听见了,勾唇笑着说道:“相府离皇宫,确实远了些,早朝又不能不上,不如你从今日开始,就留宿皇宫吧,多少能晚起一会儿。下次可不能在早朝的时候睡着了。”

  夏子陌的这个提议可以说是很大胆了,让臣子留宿皇宫,这是绝对没有过的先例,如果被外人知道,不一定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秋珞雪赶紧婉言拒绝道:“陛下厚爱,微臣心领。只是留宿皇宫关系甚大,也多有不便之处。相府和皇宫之间不是有暗道相连么?不如明日微臣从暗道过来,也能节约不少时间。”

  “哪有从暗道上朝的道理,再说若午门的士兵没有看到你进皇宫,却看到你从宫内出来,岂不更叫人猜测。”夏子陌说道。

  “也是啊。”秋珞雪恍然大悟的说道。

  “所以爱卿就安心在宫内住下吧。”夏子陌说,“办公也在宫里吧,就不必回去了。”

  说完他又下命令道:“来人,在朕的右侧,为丞相大人设书案。”

  皇上亲自下命令去办的事情,效率就是快,不出多时,书案就摆放好了。秋珞雪无奈,只能按照夏子陌说的留在皇宫了。

  和夏子陌一起办公,压力是非常大的。难道是因为他经常看奏章的缘故吗?速度锻炼的极快,秋珞雪一本还没看完,他已经看完好几本了。并且,夏子陌处理政务的时候也不说话,秋珞雪偏偏是那种话多的人,受不了这种安静的氛围。可是她每次想说话,抬头一看就是夏子陌认真看奏折的身影,她又怎么好意思打扰人家呢。

  一片肃静的御书房,秋珞雪也只能将注意力转移到政务之上了,可是看看那些大臣写的奏章,都是文言文,文绉绉的,说话贼墨迹,让人受不了。

  于是她便小声嘀咕道:“写个奏章也这么文绉绉的,真是烦人,知道你们都是才子,瞎显摆什么。”

  夏子陌听到秋珞雪的嘀咕声,将视线用奏章移到她身上,看到她正用手拖着下巴,愁苦的看着手中的奏章,眉毛都要拧到一起了。看到秋珞雪这副表情,夏子陌再次流露出宠溺的目光。

  全是文言文的奏章,加上异常安静舒适的环境,让秋珞雪看着看着又感到一阵困意席卷,不知不觉就趴在书案上睡着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穿越之大秦女丞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