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十章 修理

第十章 修理

  来到学校后面的葛城村,他们俩径直走进了靠近路口的农家小院,一个妇女正站在院子里收拾衣服。

  林方推门走进去,说道:“大嫂,我是葛城联小新来的老师,想找点稻草垫床、修屋,您家里有吗?”

  那妇女抬头看了看他们,说道:“要多少啊,都在院子门口堆着呢,你们尽管拿就是。”

  这个年代的农村人都对教师非常尊敬,她接着说道:“你们是联小的老师啊,我家女娃也在前面的小学上学,过两天就要升入五年级了。”

  妇女想了想,这两位以后还有可能是自己孩子的老师,也连忙上前帮着拿稻草,一边往外走一边讨好着说道:“你对象长得可真俊啊,就像电影上的明星那么漂亮,可得多拿点稻草,这样你们小两口晚上睡觉也能舒服点。”

  邱佩毕竟还是个未结婚的姑娘,被这位大嫂一说,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林方一看被这位大嫂误会了,赶紧解释道:”大嫂,我们俩是同事,她也是我们学校新来的老师,您可别乱说。“

  农村妇女可不管这些,满不在乎的说道:“有啥不好意思的,男的俊女的漂亮看着挺般配的啊。小伙子你可得抓紧啊,这么漂亮的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两个人逃也似的抱着稻草离开了。

  林方又在路上找了一些木棍,思量着材料准备的差不多了,两个人相商着往学校走去。

  回到学校,已经傍晚了。8月的天气还是非常炎热,虽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但温度却没有丝毫下降,两人浑身上下躺满了汗,邱佩身上的连衣裙也早已被汗浸透。

  他们把稻草和木棍堆到了林方的宿舍门口,林方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邱老师,我自己来吧,你也累了一天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邱佩擦了擦汗,笑着说道:“我还是陪你一起吧,你看天也快黑了,我给你搭把手,说不定天黑之前还能修理好。”

  林方把床挪了挪,一米八几个个子站在上面正好能够够到屋顶破损的地方,他先用稻草把房顶上的洞堵住,又把破损的地方垫了垫,最后用木棍把四周固定住。

  邱佩则去办公室找了些废旧的报纸当做玻璃,用浆糊粘在了窗户上。

  两个人把宿舍忙活完,早已是大汗淋漓,像刚从水里走出来一样,浑身上下湿漉漉的,邱佩的白色连衣裙早已和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能够清晰的看到那白里透红的皮肤,绑着胸部的束带,也早已湿透,两颗可爱的小葡萄透过衣服显现了出来。

  感觉到林方那火辣的目光盯着自己,邱佩心里也感到了一丝异样,不过满身的汗实在太难受了,可学校里实在也没有洗澡的地方。

  也许是为了打破这尴尬的局面,邱佩便主动说道:“林老师,能帮我提一桶水过来吗,我这样出去实在是太不礼貌了,今天流了那么多汗,我想洗一洗。”

  林方立马点了点头:“行。”说完便提起门外的水桶,向院子中间水井旁走去。

  水井旁,矮个子正和李增文在洗菜。看到林方提着桶过来,赶紧都低下了头,看着他提了慢慢一桶水又去了邱佩的宿舍。

  李增文立马阴阳怪气的说道:“林小伙不错嘛,这么快就和邱大美女过上日子了。”

  矮个子羡慕的说道:“谁让人家年轻火力猛、子弹足,可不像我们有心无力啊。”

  你们两个人在这里说什么呢?这时刘翠端着洗菜盆也走了过来,上身穿着白色短袖雪纺衫,下身穿着一条短裤,露出了两条洁白的长腿。

  矮个子眼睛斜了一下刘翠胸前的饱满,道:“没什么,这么今天刚来了几个新教师,我和老李正在聊他们呢?”

  “是吗。”刘翠的眼睛顿时一亮,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太大的惊喜,洗完菜端起盆子也回了宿舍。

  李增文砸吧着嘴说道:“这个刘文梓真是好命,找了个这么还看的老婆,你看那屁股蛋,要是能睡一觉死了也值了。”

  郑会成在一旁打击道:“你能跟人家比,人家可是正了八经的公办教师。”

  “切,公办就了不起啊,干活还不都一样多。”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流言蜚语,这些东西最是可恨,既可以空穴来风,也可以夸大其实,很容易将人毁灭。

  林方虽然年纪不大,但看到那两个人的表情,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给邱佩送到门口后,在门外吆喝了一声,就赶紧回了自己的宿舍。

  在他进门时,水井边那两个人还在朝这边张望,林方有些无奈的走进宿舍。

  林方走后,邱佩便连忙把门插上,四处检查一番,确定屋子四周没有缝隙,便放心的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赤条条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里,洁白的肌肤,平滑的小腹,修长的双腿,两个鸭梨式的*在胸前挺翘着,这已经完全是一个成熟美丽的酮体了。

  邱佩把桶里的水倒进白瓷盆里,把毛巾浸湿,在身上小心的擦拭着,冰凉的井水同肌肤接触后,刺激的全身都起了一层小疙瘩。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邱老师,你在吗?我去热水房去打了壶热水,你需要吗?“林方站在门外朗声问道。

  听到是林方的声音,邱佩赶紧找到一条连衣裙把自己给套了起来,内衣也没穿,低着身子,悄悄打开一个门缝。

  低声说道:“太谢谢你了,林老师,过会我用完了就把水壶给你送过去。”

  林方看着眼前这张俏生生漂亮的脸庞,也是一阵心慌,连忙低下头却正巧看到邱佩胸前的一大片雪白,急忙递过水壶逃也似的回了宿舍。

  邱佩在盆里掺上热水,继续洗了起来,这次再也不会感到水的冰冷了。心头也流淌过一股暖流,从头到脚感到一阵阵舒畅。

  洗完后躺在床上,邱佩拿起放在枕头旁的一个笔记本,记录下今天发生的事情,这是她从城市来到农村时,父亲送给她的礼物。

  父母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受家庭影响大学时她报考了齐滨师范学院,哪想到在学校里遇到了系主任杨仕明这个混蛋,自己只能把美好的青春年华空度在这里。在这里,没有父母的庇护,她像一只孤独、无知的鸟儿在黑暗中横冲直闯、摸索前行,最终被撞得遍体鳞伤。

  来到这里后,她选择用冷漠保护自己,这里的人特别是那个叫张文春的男人,经常用猥琐的眼光盯着自己,但也有一个例外,他就是林方,他阳光、高大、体贴,虽然有时他也会脸红,也会痴痴的看着自己,可这从未让人感觉到厌烦,甚至有一丝丝的欢喜。是的,她也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哪个少女不怀春呢,谁又不渴望男人的呵护呢。

  记录完今天的一切后,困意逐渐袭来,在窗外的蝉鸣声中慢慢睡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