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十五章 人微言轻

第十五章 人微言轻

  吉普车飞一样的顺着道路前行,本就破旧的车子在崎岖的道路上更加颠簸。

  车上坐了这么多人本就拥挤,在这炎热的夏夜更显闷热异常。车里飘散着的酒味和林云生呕吐的异味让人烦躁不安,虽然前后车窗早已全部打开,但那些难闻的味道还是想方设法从各个角落钻进每一个人的鼻腔。

  酒味和呕吐的味道充斥在整个车里,仿佛能把人熏晕一样,邱佩暗暗的发誓以后再也不参加这种场合了。

  更令她难受和尴尬的是,随着车子的摇晃,整条左腿不可避免的同林方不停的产生着摩擦,对方坚实的大腿传来的硬度,都快要把自己给挤扁了。

  好不容易挨到学校,众人迫不及待的跳下车,但身上的气味和汗水却挥之不去,大家也顾不上告别就各自回了宿舍。

  张文春本打算上前献殷勤,但看到自己满身的污秽,只好做罢,便让李增文开车把自己送回了家。

  回到宿舍,林方赶紧脱下衣服,用毛巾将浑身上下狠狠的擦洗了一遍,等到身上被擦得通红,酒劲也差不多消下去了。

  一个人走出宿舍,漫无目的的溜达了起来。外面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皎洁的月亮洒下朦胧的月光。院子里静悄悄的,其他几个宿舍里面都亮起了灯光,郑会成的屋里不时传出几句嚷嚷声,“跟不跟”,“敢不敢”,显然是有人在里面打牌。

  邱佩和马学东的屋子里都黑漆漆的,并没有开灯。马学东和林云生喝的烂醉如泥,肯定一进门就直接睡下了,也不知道邱佩是怎么了。

  这样想着,林方不自觉的走到邱佩的宿舍前敲了敲门。

  “谁呀?”屋里传来女子的询问。

  这时林方才回过神来,原来自己不知何时竟走到了这里,还敲了房门。

  林方定了定神,赶快回答道:“邱老师,李老师,你们睡了吗?“

  “还没有呢。“说着邱佩便从屋里把门打了开来。

  “屋里怎么这么黑,你们怎么不开灯啊。”林方不解的问道。

  邱佩无奈的回答:“别提了,屋里的灯泡不知道被谁给拧走了,明天还是到乡再买一个吧。”

  林方笑了笑:“那你们这是代我受过了,本来这宿舍是分给我的。”

  邱佩假装生气的说道:“是呀,那你明天帮我们买个新的吧,算是赔礼道歉了。”

  “能为美女效劳,真是求之不得。这样吧,今天晚上先把我那屋的灯泡给你换上,屋里这么黑实在是不方便,而且也太不安全了。”说着,林方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那怎么能行,你那屋本来就乱糟糟的。”

  “没事,过会儿我到他们屋里去找找看。”

  不一会儿功夫,林方便拧下灯泡又回到了邱佩的宿舍。

  进了屋,林方找了张椅子,对邱佩说道:“帮我扶一下,我去把灯泡安上。”

  “好了,你打开开关试试亮不亮。”

  李璐赶快跑到床头,拉下开灯的线子,灯光一下子照满了整个屋子。

  “亮了,亮了。”两个人像个小女孩似的欢快的叫着,晚上的郁闷一扫而光。在灯光的照耀下,邱佩白皙的脸庞更显得娇嫩可爱,林方不禁看呆了。

  邱佩看到林方的失神,假装生气的说道:“你看什么呢?”

  林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打趣道:“怪不得都说灯下观美人,果然诚不我欺啊。”

  林方离开后,便径直走到郑会成的宿舍,在门外敲了敲门,屋里没什么反映。一推,门也没锁,便直接走了进去,只见郑会成、李增文,还有刘文梓正在一起玩拖拉机,每个人身前都摆着成毛的钞票。

  刘文梓手里已经没有了牌,看到林方进来主动打了声招呼,郑会成和李增文两个人正红着脸盯着对方,这时郑会成从兜里掏出2毛钱,嚷道:“2毛,不开牌。”

  李增文咪咪一笑:“从面前找出了一张5毛的钞票,扔到桌子中间,吆喝道:“5毛,我也不开牌。”

  郑会成显然被李增文的样子唬住了,低头又仔细看了下牌,皱着眉头苦想了半天,狠狠心又在身上掏出了5毛钱,恶狠狠的说道:“我跟。”

  李增文惊讶的挑了挑眉,显然没想到郑会成还真有胆子继续跟牌,但凭借这么多年对郑会成的了解,李增文知道他已是强弩之末。

  李增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又在面前的钱堆里拿出2张5毛的,扔到郑会成面前。钱突然加到1块,显然击溃了郑会成的心理防线,自己的牌是对K带Q,牌面其实并不算大。

  看到李增文自信的表情,郑会成有些捉摸不定,难道对方是拖拉机、清一色还是对A?对方的牌面还是有很大的机率大过自己的。想到这一点,郑会成咬了咬牙,不情愿的放弃了。李增文笑呵呵的把钱收了起来,郑会成赶快把牌抢过来一看,最大才是个A,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口里喊着“不玩了、不玩了,你这货太坑人了。”

  郑会成只是个民办教师,一个月就50块钱的教师补助,今天晚上这一会儿功夫全输了进去,心里别提多沮丧了,还不知道怎么跟家里的母老虎交代呢。

  林方本来是想跟郑会成借个灯泡,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显然是没有心情搭理自己了。于是便走到李增文老师跟前说道:“李老师,我宿舍没有灯泡,您那里有没有多余的?我想借一个先用着,明天买来再还给你。”

  李增文一心在那里来回数着毛票,仿佛没听见林方说话一样,刚才还在酒桌上兄弟长、兄弟短的叫着,现在仿佛像对待一个不认识的人一样。

  人微言轻,这四个字承载了多少无奈和辛酸。一个人如果没有别人认可的实力,那么他说的话也就不会得到别人的认可和重视,得到的只会是冷漠和忽视。

  李增文当然听到了林方的话语,只是他心里很明白张主任对这个小子很不感冒,刚才送张主任回家的时候,还听见他不停的嘟囔着要给他好看,李增文便有心想给林方难看,便没有搭理他。

  这时刘文梓在一旁接腔道:“我屋里还有一个,你去找刘翠拿去吧。”

  林方哪还敢同刘翠单独呆在一起,鬼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含混的答应了声却没动弹。

  这时,郑会成突然出声道;“你要灯泡,我有,1元一个,你要不要。郑会成输光了钱,害怕回家被老婆骂,一看有了财路,哪想那么多,直接开口要起价来。”

  实际上一个灯泡才5毛钱,很显然郑会成是想借此多赚点,顺便赚点打牌的本钱。

  林方本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刚来学校,需要与领导同事搞好关系。本来就因为某些原因和张主任有了嫌隙,另外两个新来的男老师也对自己流露出敌意,此时能因为一个灯泡,让郑会成对自己放下戒心,也是不错的选择。

  林方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郑会成立马兴高采烈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灯泡。“还不错总算是没用过的,林方把钱递了过去,这才小心地接过灯泡。”

  拿到钱后,郑会成立马回到桌前,嚷道:“有钱了,抓紧,咱们继续玩。”

  又转过头对林方说道:“林老师,你玩吗?一块来耍一下吧。”

  林方摆摆手道:“不了,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实在是头晕的厉害,我还是回去睡觉去吧。”

  林方走出房门,深吸了一口气,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路过邱佩宿舍时,见屋里的灯还亮着,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的微弱的读书声,林方皱了皱眉,便又加快了脚步。

  回到宿舍安上灯泡,屋内又重新变亮起来。

  林方躺在床上,思索着今天发生的点点滴滴,逐渐进入了梦乡。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