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十九章 下村

第十九章 下村

  青春期时的恋爱是盲目和冲动的,但却又是最真诚的,他真实的表达了身体最原始的反映和对异性的爱慕之情。

  感觉到林方胸前那强有力的心跳,和腹部下方传来的阵阵硬度,邱佩感觉羞愧难当,软绵绵的靠在林方身上,只盼着他早点把自己推开。

  林方面对自己心爱的人,感觉自己的嘴唇在不受控制的哆嗦着,低头寻找着邱佩的嘴唇,等到真正碰触到对方的那一抹柔软,林方的脑袋翁的一声,心里发出了一种刻骨铭心的声音。“我爱你,邱佩,你是我第一个爱的女人,也将是我永远爱的人。”

  林方兴奋的一整夜都没有睡着觉。是的,这种感觉就是爱情,他有了他爱的人,而且还是一位优秀、美丽的女人,他想要用一生去呵护她,不再让她受到一丝的委屈。

  爱情是美好的,更是伟大的,对于一位刚满十八岁的青年人来说,初尝到爱情的甜蜜,感觉身体里像是被某种能量充斥着,浑身充满了力量,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爱情一下子填满了他的生命。

  直到凌晨三点钟,林方才带着沉沉的困意睡去,他做了一个梦,他和邱佩分别了,他对着邱佩大声的呼喊着:“邱佩,我爱你,我永远的爱你。”可是邱佩没有回应他,只是默默地看着她,身体渐渐后退,逐渐消失了踪影。

  林方潜意识里赶紧把自己从梦境中拖拽回来,醒来后已是大汗淋漓,外面的天刚蒙蒙亮,林方全无睡意,索性起来跑步锻炼身体。

  一直围着操场跑了10多圈,也没有看到邱佩的身影,难道是昨晚自己的冒犯,让邱佩害羞亦或是生气,不想见到自己?这样想着林方也便停止了锻炼,往学校宿舍走去。

  刚走到大门口,只见一辆崭新的吉普车冲了出来,隐约看到马学东和李璐正坐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聊天,林方心里感到一丝疑惑,急忙往邱佩宿舍跑去。

  刚到门前,林方便迫不及待的敲起门来。

  “谁啊?”里面传来邱佩悦耳的声音。

  “是我。”林方有些紧张的说道。

  过了一会儿,邱佩低头把屋门打开,她上身穿着一件米白色的上衣,下身穿着灰色的长裤,更加显得朴素又漂亮。对于一位热恋中的年轻人来说,那能抵挡住这样一位美丽的女人。

  邱佩还没来得及开口,嘴唇便被一片火热包裹住,两人身上的荷尔蒙都急剧增加,热烈的亲吻了起来,足足吻了10多分钟,邱佩才嗔怪的把林方的手从胸前拿了出来。

  “你呀。”邱佩害羞的坐在床上,说道:“快去洗漱一下吧,我们今天的任务还很艰巨,这6个村要争取一天全部完成。”

  “放心吧。”林方信心十足的答应道。又在邱佩脸颊上亲了一口,赶快往自己宿舍跑去。

  林方整理好昨晚写好的宣传纸,便推着自行车和邱佩往校门口走去,第一站是葛城村,葛城村是葛城联小的驻地村,是学校辖区内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村,因此村子里的适龄学生也是最多,邱佩的班级里有18个学生没来上学,只这一个村就占了7个。

  进了村子,林方向村民打听到村书记的住址,便直接带着邱佩往书记家走去。

  村书记叫葛树堂,是退伍军人出身,看相貌也就四十多岁,常年的军队生涯,使整个人看起来严肃认真,不苟言笑。听到林方说明来意后,他立刻表示非常支持。

  说做就做,葛书记带着他们俩就往村会议室走去。到了村委会,便找来浆糊把一封信贴到了村里的宣传栏上。村民们看到村里葛书记领着两个年轻人在贴着大红榜,便一起跑过来看着热闹。

  那个年代,村里大部分人都不认识字,只有几个相对年轻的男人在大声的念着纸上的内容。

  念完后,村民们才都知道原来说的是让家长们支持孩子上学的事。

  这时站在前面的一位妇女转过身对旁边的一位妇女说道,“他大嫂,你家大妮天天哭,不就是为了上学的事啊。”

  那位妇女说道:“女孩子家的,上什么学,读再多的书还是要嫁人,还不如在家劳动,多学点农活,省的以后让婆家人嫌弃。”

  林方赶紧接口道:“这位大嫂,您这样说就不对了,难道你希望您的孩子跟您一样是个“睁眼瞎”吗,再说现在国家形势一片大好,说不定你的孩子会考上大学,就算考不上大学,考个中专,国家还给分配工作呢,总比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强吧。”

  葛树堂也借着机会,向周围的村民宣传国家的政策,同时对这位村民进行劝导。

  “好吧,那就先让她上着,要是实在跟不上课,再让她回来种地。”

  林方和邱佩赶紧详细记录学生的情况,没想到竟然还是一班的学生,叫李雪。

  旗开得胜,使林方和邱佩感觉越来越有信心,他们索性在这里开起了“讲堂”。

  村民越聚越多,一些辍学孩子的家长,也都开口保证让自己的孩子先去上学。邱佩赶紧进行了统计,一共有6户家长,牵扯邱佩这个班的竟有4个学生,邱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她感到了成功的喜悦。

  这时,村民们的注意力向村口转去,只见一辆老旧的吉普车向村子里开过来,从车上下来一位不到40岁的中年人,葛树堂一看,赶紧小跑着过去热情的攥着来人的手,说道:“张书记,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来人是岈山乡党委书记张海波,张海波是部队营级干部转业,不到四十岁的年纪,一看就是常年在外训练,整张脸黑黑的,一双浓眉大眼显得十分有魄力,整个人给大家的感觉这是一位非常强势的领导。

  他去年退伍转业分配到平南,任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上个月又被任命为县委委员、岈山乡党委书记,是一位敢想敢干的少壮派。

  张海波笑着对老葛说道:“今天是星期六,乡里事情不多,我就过来到各村里看一看,了解一下各个村的情况。那边贴着什么,村民们看的这么热闹。”

  葛树堂赶紧把林方和邱佩来找他的经过叙述了一遍,张海波饶有兴趣的走了过去,把林方写得一封信看了一遍,夸赞道:“好字,好文章,这手字,我看着在岈山乡年轻人里面首屈一指。”

  林方谦逊的笑道:“张书记您过奖了,主要是父亲对自己从小要求很严格,加上平时爱写一些毛笔字。”

  张海波笑道:“年轻人不错,你叫什么名字,我看咱们乡政府就缺你这样的人才。“

  林方受宠若惊,连忙答道:“我叫林方,是葛城联小的民办教师,她叫邱佩,齐滨师范学院毕业,是葛城联小的公办教师,也是咱们乡唯一的一名大学生。”林方显然知道眼前人的地位,便想利用这个机会介绍一下邱佩。

  张海波听到林方只是个民办教师,就算被他调到乡,解决编制问题也是个*烦,想了想便鼓励道:“过段时间乡里会组织一次民办教师转正,你好好干,争取转上正,到时候我就把你调到乡里来。”

  其实他也早就注意到了气质独特的邱佩,笑着说道:“邱老师不是本地人吧,一个本科生到村小当公办教师可惜了。我当过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县里的机关同样缺乏有能力、有学历的年轻人,好好干,到时候有机会,我就向上推荐一下。”

  围观的群众一听,林方不过写了一手好字便让乡那么大的领导看重,那个漂亮的女教师大学毕业更得到了领导的肯定,更加坚定了让孩子们学习的信心。

  对于领导来讲,你想被伯乐发现,首先自己得有千里马的实力,特别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不光要有超强的个人能力,也要有处理各种复杂关系的实力,只有这种综合性很强的人才走得远,站得高。

  民办教师转正就是对林方的一次考验,如果你被推荐说明你赢得了领导和同事的认可,推荐不上空有能力也不会有大的发展。

  张海波转身面对村民们说道:“乡亲们,我是岈山乡党委书记张海波,现在国家正在快速发展,正在努力建设四个现代化,国家各个行业都需要人才。我们不能停滞不前,上一辈我们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但这一次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也输了。家里有孩子没上学的,大家回去后一定要认真思考、耐心劝导,学校给了大家平等接受教育的机会,大家一定要好好把握,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只有这样才能赢得成人成才的机遇。“

  乡党委书记的影响力,显然要比他们宣传管用的多,很快邱佩负责的7名学生父母都前来报名,保证星期一回学校上课。

  显然张海波对葛城村的工作非常满意,同葛树堂、林方他们打个招呼后,便往下一个村安水村驶去,今天他要把全乡最大的几个重点村全部看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