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二十章 青石村

第二十章 青石村

  临近中午,两人才走了3个村子,两个人在路边随便吃了点捎的饭,便往青石村支部书记袁宝川家赶去

  到了袁宝川家,屋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当中站着一位矮小精瘦的汉子,这就是青石村支部书记袁宝川。

  袁宝川在岈山乡是有名的难缠人物,在各村中颇有名气,一般的乡镇干部根本不加以眼色,就算是乡长亲来,只要不对他的脾气,也照样不给面子。

  林方一看,里面还坐着几张熟悉面孔,马学东和一个乡干部面孔的人分坐在精瘦汉子的两边,李璐坐在马学东的下面,桌子下首坐着几个村干部模样的人,大家都在抽着烟,整个屋子里乌烟瘴气。

  看到他们进来,李璐惊讶的喊道:“邱姐,你们也来了,快过来坐。”

  邱佩笑道:“不了,我们吃过了,请问哪个是袁书记,麻烦安排个人,领着我们下户宣传。”

  当中那个汉子吐了一个圆圈,道:“既然都是联小的老师,那就一块喝了酒再去,喝了酒,我手底下这几个狗腿子才能使唤的动。”

  林方暗自思忖:“看袁宝川的模样,是一个老奸巨滑不好说话的人物,要是不按他说的做,青石村这几个适龄儿童有可能工作就要做不好。”

  他不动声色地道:“袁书记,今天见着您高兴,小子就跟您喝几个。”

  “爽快,婆娘那,给这两个人拿两个板凳。

  坐下后,经袁宝川一介绍,坐在袁宝川右边的是驻村干部吴勇,下面依次是村委会主任赵德义、会计老庞、妇女主任薛梅。

  菜是家里的农家菜,很快就摆满了一桌,还有四斤平南县老白干,这是酒厂自酿的烈酒,度数极高,超过了六十度,但是据说吃醉以后不上头。

  林方虽然酒量不错,但看到那么一大桶竖立在桌子上,闻到浓烈的酒味,心里也暗自发怵。

  不过他抬头看到坐在袁宝川左边的马学东,心里便有了底,只要有他打底,自己就有了不败之地。

  农村家里喝酒一般就用两种杯子,一种是半钱左右的小杯子,另外就是接近一两的大杯子,俗称良种、男人杯子,桌上摆着良种杯子。

  袁宝川亲自倒酒,每人一杯,两个女老师挨不过,两人只好换上了小杯子。

  他举起酒杯,道:“今天咱们穷乡僻壤的青石村,来了贵客,既有我们乡干部马主任,也有我们葛城联小的几位老师。你们的到来给了我们青石村面子,喝了今天这顿酒,我保证村里一个失学儿童也没有,如果有一个孩子没上学,我袁字倒起写,大家举杯,喝了。”

  不愧是老干部,口才挺好。林方心道:“看来今天要做好被灌醉的准备。”

  由于他对袁宝川的性格不了解,也就没有多说话,端起酒杯就痛快地喝了,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直扑到小腹,他忍不住道:“好辣的酒。”

  袁宝川笑眯眯的盯着马学东道:“马老师,马乡长可是好酒量,酒风看作风,你是他儿子,你要把这杯酒喝了。”

  马学东用手掌捂住了酒杯,道:“袁书记,我不会喝酒,而且下午还要下户宣传呢。”

  驻村干部吴勇也劝道:“老袁,学东还不会喝酒,你就让让学东,让他用小杯子喝个。”

  袁宝川不依不挠地道:“娘们才用小杯喝,你个大男人还用小杯喝?你一定要喝这一杯,不喝,就是瞧不起青石村,那我们青石村也不愿帮这个朋友。”

  让自己处于弱势地位,用话将对方逼入死角,让其碍于面子,不得不喝酒,这是劝酒的最常用招式之一,袁宝川深悟此道,一上来就将了马学东一军。

  马学东苦笑道:“今天我最多喝一杯酒,要不然下午就只得去睡觉,酒量浅,没有办法,请大家原谅。”

  说完闭着眼皱着眉头把酒喝了下去。

  最后只剩下邱佩没有喝,她只好解释道:“袁书记,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能不能不喝了?”

  “好啊,那邱老师今天吃好饭,哪天舒服了,哪天在来我青石村找我袁宝川办事。”

  邱佩被逼到墙角上,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看到邱佩难为成这样。林方把她的酒端过来道:“邱老师的酒,我替了。”说完直接一仰而尽。

  “好,够男人,我要是女人,我也喜欢这样的男人。”袁宝川拍着手喊道。

  接着招呼道:“来,各位,大家先吃两口农家菜,垫垫肚子。”

  等大家吃了一会菜,袁宝川又开始说话,他将桌上的酒杯全部倒满,道:“今天来的都是咱们乡上的干部、老师,大家平时想见也见不到,这样我们青石村两委班子敬大家一杯。”

  他说完这番话以后,主动站了起来,他虽然个头不高,但看起来在村里威信挺强,他这一站,村里的所有的村干部都站了起来。

  林方暗道:“这些个村干部喝酒的花样多,鬼点子多,看来今天不喝醉是办不成事。”

  当这第二杯杯酒下肚,马学东已经是眉头紧锁,脸色蜡黄,已经彻底没了脾气。

  等大家又抽了根烟,热热闹闹的狠吃了一顿菜,缓了缓劲,袁宝川又站起来给一桌人倒满了酒。

  这第三杯酒下了肚,马学东捂着嘴角冲出了屋子,刚到门口,就哇地吐了出来,吃的几口菜全都吐了出来。

  看到有人被喝吐了酒,几个村干部都很是兴奋,个个摩拳擦掌,挑衅式的看着林方,林方一直在观察袁宝川,见马学东酒醉以后,他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更是暗生警惕。

  自己这边,毕竟有两个女老师,这伙村干部平时在村里横行惯了,喝完酒跟流氓、土匪没什么两样,自己要是跟马学东都喝醉了酒,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等到大家重新回到桌子上,不等袁宝川开口,林方豪爽地道:“我今天和袁书记是第一次见面,一定要好好的喝一下。”

  他抢过酒桶,又拿了两个吃米饭的大碗,各倒了两杯酒,对袁宝川道:“袁书记,我们两人第一次喝酒,来个痛快的,干了这碗酒。”

  这吃米饭的碗能盛半斤左右,袁宝川已经喝了三杯酒,如果将这半斤60度的酒喝下去,肯定就有问题了,他不敢接招,道:“这里有乡上马干部在场,哪轮的上我喝。”

  林方也犟头犟脑地道:“不行,这两碗酒我必须和袁书记喝,谁让是我求的袁书记帮忙,其他人先等一会。”

  林方是丝毫不退让, “袁书记,第一次见面,这碗酒必须喝。”

  “你先跟马主任喝。”

  “我们两人先喝,你不喝,今天我就不喝酒了。”袁宝川酒量一般,他想利用群狼战术,把马学东和林方灌醉,过会在好好逗逗这两个标致的小娘们。

  僵持了一会,在林方的坚持之下,袁宝川也觉得被一个娘们儿老师逼得不是很好看,被迫举起了酒碗,两人一口喝下这半斤烈酒,一股股烈火从心腹间不断患了上来,林方赶紧喝了一大碗鸡汤,这才把酒意压住。

  袁宝川承受不了这样重的酒气,他黑着脸坐在桌前,镇定自若地吃了两口菜,一个没忍住,当场在桌前吐了起来,浓烈的酒气充斥着整间屋子,邱佩闻着酒味也受不了的扶在门口干呕起来。

  等众人把他拖起来,搀扶着在外面水井边清洗身体,婆娘赶紧跑到里屋清洗了一下,这一忙活,众人早已饿的不轻。

  袁宝川已经不能坚持,把下户的任务宣传交付给了村主任,自己赶紧逃到里屋躺了起来。

  众人很快变吃完了饭,村主任赵德义亲自带着林方和邱佩下户,在路上,赵德义竖着大拇指对林方道:“袁书记当书记10多年,这是头一次栽了,平时都是他灌别人,哪成想让人家灌了酒,林老师,有空常来青石村,咱青石村欢迎真汉子。”

  这酒没后劲,刚开始林方还觉得脚步轻浮,等过了一会儿,被秋风一吹,意识也逐渐清醒起来,把青石村的4户走完。

  林方便载着邱佩往下一个村走去,邱佩在后面紧紧的靠着林方,虽然他身上伴杂着浓烈的酒味和汗味,但她已经忍不住被林方身上的那股男子汉的味道所迷醉,慢慢的把他当作了这个陌生地域的依靠。

  一天下来,虽然其他几个村都不如葛城村那么顺利,但还是超额完成了任务,没来的18个学生,有16个保证星期一会按时到学校上课,有1名学生的家长答应考虑考虑,只有1名学生家长是坚决不同意孩子继续上学,两人也就只好作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