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二十八章 捉奸

第二十八章 捉奸

  考试结束后,李增山和张文春又带着参加考试的教师一起到岈山饭店庆祝了一下,众人喝的酩酊大醉。而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人影却在远远的跟在后面,不是郑会成还是谁。

  郑会成早就发现了张文春和孙艳的奸情,他知道这次孙艳被推荐,张文春肯定的得了“好处”。现在考试结束了,这对狗男女肯定要找地方庆祝。他知道张文春在乡政府有一间专门的宿舍,两个人每次幽会都会在这间屋子里。

  看到张文春借口下午有事要办,并没有跟李增山回学校,郑会成悄悄的来到刘湖村找到孙艳的丈夫。

  孙艳的丈夫叫李作刚,是村里生产队的队长,长得也是五大三粗,满脸的络腮胡,一看就是个暴脾气。

  一听到自己老婆在外面跟别人好了,李作刚气得直哆嗦,哪还忍得住,抄起家伙跟着郑会成到乡里赶去。

  两个人一口气赶到了乡政府,郑会成把孙艳丈夫带向张文春在乡里的那间宿舍。

  这间宿舍位于乡政府西北角,多年闲置,旁边的几间屋子早就成为了仓库,里面乱七八糟的堆放着一些不用的杂物。

  由于位置比较偏,所以这里很少有人来,张文春选在这里,也是怕被人撞见影响不好。

  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两个人缠绵的声音。郑会成笑嘻嘻的看了李作刚一眼,后者双眼通红,几乎要喷出火来,郑会成快速向旁边走去,显然是要给李作刚一个“单独的空间”。

  李作刚也顾不上喘口气,直接提起手里的木棍,直接把屋门给踹开。

  张文春和孙艳两人饥渴的搂抱在一起,张文春是要将得不到邱佩还被林方暴打的那股怒火发泄出来,而对于孙艳来说,则是真心的感激眼前趴在自己身上耕耘的这个男人,是他改变了自己命运。

  就当两人真枪实弹的在床上翻云覆雨时,李作刚一脚踹开屋门冲了进来,劈头盖脸的朝这对狗男女打去,两个人正在兴头上,哪能躲得过。

  张文春后背、胳膊挨了几棍后赶紧求饶,孙艳一看是自己老公,早就吓得不知所措。两个提着衣服到处乱窜,从屋里被打到院子里。

  此时还是午休时间,乡的领导干部还都在宿舍休息,听见后院传来的打斗声都赶了出来,人很快就挤满了院子,对着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指指点点。

  花边新闻的传播速度人们是无法估算的,但它的传播速度绝对称得上是最快。很快张文春和孙艳偷情的事情,就在岈山乡机关、学校等部门传了个遍。

  岈山乡政府针对此事连夜召开专题联席会议,葛城联小校长李增山列席会议。在会上,张海波愤怒地拍了多次桌子。

  “这件事情表面上看是偶发事件,是个别老师素质低下、作风不正、缺乏党性的问题。实际上通过这件事折射出我们岈山乡、学校存在的管理漏洞,这需要引起我们每个人的警觉,也给我们整个乡的管理敲响了警钟。”

  张海波接二连三地给乡里的干部管理现状扣帽子,在座的领导干部都冒了一头冷汗。

  张玉江第一次见张海波发这么大脾气,又看他一次次的给这件事大扣帽子,看这个说法,说不定自己堂弟张文春的公职要保不住。

  只好求救似的朝乡主任马洪春打眼色,希望马洪春能站出来替张文春说几句话。不过马洪春仿佛老僧入定一般,坐在那里不发一言。

  “张文春事件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作为人民教师竟然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这种人怎么教育孩子?怎么树立领导干部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

  张海波停顿了一下,扫视周围后又开口说道:“刚才县里李副书记打电话把我们岈山乡狠批了一顿,责成乡里拿出必要的措施,理顺学校体制,整顿校风校纪,彻底解决学校的软、散、乱、差四大问题。”

  张海波脸上青筋暴涨,对乡里主抓纪委、督查工作的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关升说道:“我建议,以关升同志为组长,纪委、综治,派出所、教办参加,成立一个调查小组,对张文春的问题进行严肃调查,该开除公职的开除公职,该移交司法部门的移交司法部门,另外张乡长作为当事人亲属理应回避,就不要参加这个小组了。”

  会议结束以后,张玉江来到了马洪春的办公室,抱怨道:“张海波这个外来人在岈山太强势了,一点面子都不给,张文春的公职怕是保不住了。马乡长,我一直为你马首是瞻,你可得说句话,不能让张海波骑在我们头上。”

  马洪春抽着烟,踱着步,吐了一串烟圈,道:“张海波毕竟是一把手,再加上张文春让逮了个现行,现在事情都捅到县里去了,我们有啥子办法,最好是不能坐牢判刑,你让他的那些脏事赶快处理一下。”

  张玉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只好不再言语了。

  调查组随即来到张文春曾经工作过的岈山中学和葛城联中进行调查,很快就把他作风粗暴、收受礼品、私生活混乱的情况调查清楚。

  经过党委会研究,报上级部门备案并移交司法部门处理,张文春因渎职、收受礼品等问题被开除公职,孙艳的民办教师也没保住,直接被乡教办辞退。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