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三十七章 人心

第三十七章 人心

  等待的日子最是煎熬,既害怕又担心,害怕大哥拿不来钱,同时担心如果真拿不到钱,再去哪儿找谁借钱呢。

  终于捱到了第三天,天刚擦黑,林家明便急忙向大哥家跑去,在那里等着大哥从学校回家。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还是没见到半点人影。

  石彩云本来就对林家明颇有意见,见他一直赖在家里不走了,说话也就不再那么客气,直接嚷嚷道“天都那么晚了,你大哥肯定有事不回来了,我得到里屋睡觉了,你明晚再来吧。”

  林家明一脸歉意的说道:“大嫂,打扰你了。也不知道我哥几点回来,你赶紧休息吧,我去外面等着。”

  说着就赶紧从屋里退了出来,蹲在大门外的石台子上继续等着。

  天实在是太冷了,下午忙着赶紧过来,也没顾得上吃饭,林家明只觉得又冷又饿,浑身快要冻僵了,索性站起来来回走动暖和身子。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南面胡同口传来脚步声,林家明以为是大哥在外面回来了,赶紧站了起来,往前紧走了几步。走到眼前一看,原来是老伴李桂芹。

  “你咋来了。”看到不是自己大哥,林家明有些失望的埋怨道。

  “这都10点多了,我看你那么晚都没回家,不放心过来看看你。怎么样,钱借到了吗?”

  “哎……”一声叹息透露出了林家明心里的失望、委屈和伤心。

  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无奈的对老伴说道:“要不咱先回去想想办法把。”

  躺在床上,林家明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又把这件事情前前后后考虑了一遍,还是下决心要办这件事情。

  第二天天还没亮,林家明便起身向邻村林方的大姑、二姑家走去。两个姐姐也都是农民家庭,日子虽然不是很清贫,但也说不上富裕,只能试试看了,能借多少算多少。

  从大姐、二姐家出来,林家明的心情更加沉重,两家加起来才借了200块钱,算来算去,还差100块钱,明天就是签订承包合同的日子,这可如何是好。

  下午一下班,林方就赶回了家,他实在是不放心家里承包地的事情。刚进家门,就看到父亲愁眉苦脸的坐在床头上,屋子里烟雾缭绕,地上堆了一地的烟头

  “爸,你怎么抽这么多烟,快掐了。”

  “哎,钱也没凑齐,明天就得签承包合同了,这可咋办啊。”林家明听到儿子的声音,感觉有了一些主心骨,开口说道。

  “还差多少?”

  “你两个姐姐、三个姑家能借的都借了,咱家那点家底也都贴上了,还差一百块钱。”林家明实在是无计可施了,但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大伯呢,不是说让你去拿钱的?”林方不解的问道。

  “别提了,你爸在你大伯家大门口等了一晚上,你大伯连面都没露。你看看你爸,脚上、手上长满了冻疮。”李桂芹在一旁插话道。

  对于大伯,林方虽然早就想过有这种可能。但实在没想到他能这么绝情,不借就不借吧,怎么能连说都不说一声,让父亲干等了一个晚上呢。

  越想越生气,林方锤了一下床沿,说道:“爸,别担心,不就差一百块钱,不行咱少承包几亩。我去跟我开国叔说。”

  有道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父子俩只能商定先承包20亩水田,等以后赚了钱,再另做打算。

  商定以后,林方赶紧向林开国家走去。刚拐过那条胡同,正好看到林开国从大门走出来。

  林开国笑着说道:“林方,我正准备去你家通知你爸明天上午到村委会签订合同交承包费呢。”

  “哦,哦。”林方有些不自在,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

  看到林方的神态不自然,欲言又止的样子,林开国主动说道:“林方,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在大叔面前别这么见外,有事你就说。”说着便把林方拉进了院子。

  林方一咬牙,硬着头皮说道:“叔,跟你说个事啊,我们家打算先承包20亩地。”

  “哎呀,你咋现在才说啊,现在都报完名了。南乡城里的人想过来承包,都让我打发走了,你这要是不包了,这可咋整啊。”

  林方赶紧解释道:“叔,不是我们想反悔,可家里实在没凑够那么多钱。实在不行我们就按原先定的30亩,剩下10亩的承包费能不能等明年夏天收了水稻再交啊。”

  林方也算是他从小看大的,人正直又实诚,自尊心又强,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不会开这个口。

  林开国对这个侄子打心眼里喜欢,就想帮帮他:“你们还差多少钱?我给想想办法。”

  “还差100块钱。”

  “100?”林开国一听也不是太多:“这些年我也攒了点钱,多了叔也帮不上你,100块钱叔还能拿出来,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不一会儿,林开国从里屋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小摞钱。

  “这是100块钱,你数数。”林开国把钱塞到林方手里。

  林方做梦也没想到,与亲大伯的冷漠相比,这个远门堂叔却能这么慷慨,主动相助。

  林方激动的说道:“叔,我给你写张欠条,明年卖了粮食我就还你。”

  “我要信不过你就不会把钱给你,你快回去吧,免得你爸担心。”

  林方连说了几声谢谢,才往家走去。

  安水村村集体承包工作进行的还算顺利,在镇包村干部王文坤的监督和村两委成员的见证下,承包户们与安水村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合同。其中林家明承包了水田地30亩,岈山的1000多亩山地最后被已被开除公职的张文春承包(当然,这里面也有马洪春和张玉江的股份,不然他一个被撤职的教师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承包荒山呢)。

  安水村的村民除了村支书林宝义的2个弟兄总共承包了5亩水田地外,黄岭上的200亩岭地和剩下的15亩水田地都被镇上干部们的亲戚、朋友承包了。

  作为干部亲属,他们肯定要比村民们更加了解政府的方针政策,也比乡下人有魄力。因此听说安水村搞集体发包,就赶紧出手承包了土地。

  村民们对林家明承包那么多水田地感到大吃一惊,林家修听说后也从学校赶回来说了他一顿,但林家明丝毫不为所动。

  四十多年来,他事事都要听从林家修的安排,从来不敢忤逆。

  眼看着别人家的生活越过越好,他再也不想跟在林家修的身后摇尾乞怜。如今儿子也到了娶妻的年纪,他要跟儿子一起借助国家的大好政策大干一场。

  合同期限为30年,从1990年1月1日生效,每年每亩承包费为10元,一年交一次承包费。

  林家明从怀里掏出一大把皱巴巴的人民币,毫不犹豫的递到林开国手中。交完承包费,他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摁上了手印。

  村里人都觉得林家明得了失心疯,对他这种表现深感不解。

  林家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和言语,对于他来说,恨不得明年的春天赶快到来,他要用这片肥沃的土地来证明自己。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