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三十九章 过年

第三十九章 过年

  越临近年底,时间越过得飞快,一眨眼的功夫,林方已经来学校半年的时间了。

  这半年里,林方成长了,也成熟了,脱去了一丝稚嫩,身上已经流露出男子汉应有的担当。

  还有几天就是过年了,腊月二十三是学校放假的日子。一放假,林方便急急忙忙赶回县城,帮着邱佩收拾好东西,买好年货送上汽车,这才开始忙着自己家的事情。

  他带着学校发的50斤大米福利,又领了30元钱工资,高高兴兴的回家过年,这些将是他们一家今年过年的所有花销。

  过年过年,平南县的春节是从腊月二十三就开始过的,祖祖辈辈流传着节日的顺口溜:二十三过小年,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赶集,二十七杀灶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馍篓,三十迎家堂,初一拜年,一下拱到十来衣………要过到了正月十五,这年才算是过完了。

  在民间有这样一个传说,腊月二十三这天灶王要到玉皇大帝那里汇报这一家一年来所做的善恶喜事,然后根据一家人的表现确定来年一家人的财运和官运。

  到了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做甜饼,买柿子饼、糖等甜食去孝敬灶王爷。

  到了临天黑时,就要把这些吃食都摆上供台,然后一家人虔诚的跪在地上给灶王爷磕头、烧纸、上香,意思是让灶王爷多吃自己的供奉,吃了甜食到了天庭好给玉帝说好话。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慢慢的也就成了很多家庭的习俗。

  如果真存在灶王爷的话,按照人口计算,这灶王爷最少也得一亿,这要是每家每户的灶王都去找玉帝汇报,还不得把玉帝累着。但这种祭祀从古延续至今,早就寄托了老百姓对来年好运的期盼和愿望。

  腊月二十七这天每家每户都要杀灶鸡,这杀鸡也是为灶王爷。

  平日里老百姓一年也吃不上几回肉,不过快过年了,让灶王爷也跟着自己吃灶干粮他肯定是不干的,搞不好就在玉帝面前告大家一状,来年就不给你风调雨顺了。

  所以呢还要给灶王爷杀一只鸡来贿赂他,中国人就是有这种心理,都在心里想我把你喂饱了,你就不会整我了,对待没有见过的神仙都是如此,何况那些现实中的官员了,所以才出现是官都会贪的现象……

  林方一家一直忙到了年三十,终于迎来了过年的这一天。到了三十这一天,整天整夜都不能停下脚步。

  林方从腊月二十三就开始不停的写着春联,他写的春联立意新颖,歌颂着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和农村的新变化,而且他写的毛笔字变化多端,比村里那些老学究、土夫子写得漂亮多了。

  以前林家修也算得上是安水村“一支笔”,不过自从林方“出山”后,人们就都不太想去找林家修了。

  一是自从当上校长后,林家修轻易就不再动笔,二是林家修的架子越来越大了,村里人去找他,他也没有以前客气,所以大过年的大家也不想惹闲气。

  林方每天在家里写好春联,林家明就带到集上去卖,还没到中午散集市时就能卖完。

  村里的人就直接在门市部买上红纸,让林方帮忙写几幅。有的是空着手来求他写字,有的则带包点心过来。

  无论怎样,林方都来者不拒,而且一视同仁。村里人竖着大拇指夸奖他,说他比他那个大伯强多了。

  一直写到腊月二十九,大部分家庭该准备的春联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林方才放下手中的笔。

  一副对联卖2毛钱,这几天下来,除去红纸、墨水等本钱,也赚了接近40块钱,都快赶上自己2个月的工资了。

  这大过年的,处处都需要花钱,而且为了承包费自己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有了这40块钱,终于能好好过个年了。

  大年三十是一年的结束,所以大家都想给一年画上圆满的句号。

  上午林方帮着父亲在家里贴着对联,和母亲一起把晚上的水饺包好。到了下午四点,林方就跟着父亲往林家修家走去,今晚有一个很重要仪式,那就是请家堂,他作为家里的独子必须参加。

  请家堂顾名思义,我们活着的人在这里享受着国家安定、富强带来的美好生活,但我们也不能忘了祖辈的辛苦岁月。

  所以每年年三十的下午,每个家族的后人就会积聚在一起,举行盛大的仪式把老祖宗请回家一起过年。

  在安水村林家是大姓,有接近2000口人,500余户,相传是明代中期从外地迁徙而来。

  随着岁月流逝,一辈辈人的出生,渐渐分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家族。

  像林家修就是这一门的代表人物,而支部书记林宝义则是另一门林姓的代表人物。

  到了林家修家,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林家修兄弟两个,林家修的父亲则是兄弟三个,而林家修的爷爷也是兄弟三个,这就延伸出了规模不小的一个大家族。

  林家修作为这一家族的能人,所以请家堂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把一个家族比喻成一个乡镇的话,那么他就是党委书记,林家明毕竟是他亲弟,勉强算是个傀儡的乡镇长,那些堂兄弟勉强算个班子成员,其他人也就是工作人员了,只能在外围摇旗呐喊。

  父子俩进去的时候,林远峰正在那里收钱,因为请家堂需要买很多东西祭奠,需要很多花销,所以每年每家每户都会收取一定的份子钱。

  往年的份子钱是一家5毛钱,今年不知怎的一下子提到了1块钱,这让很多人心里怨声载道,不过没有人敢当面提出。

  林家明看到林方父子走了进来,便站起来开口道:“都来了吗,谁还没来?”

  林方一个堂叔赶紧站起来道:“就剩下住在北岭的大哥、二哥他们一家子还没来了。”这两个人是林家修二叔家的两个儿子,老大林家平,老二林家利。

  林家修脸上闪过一丝怒色,有些生气的说道:“怎么回事,你去叫一下。”

  这个搭话的名叫林家胜,虽然血缘关系相对远些,但从小跟在林家修后面,就像他的一个跟屁虫,林家修对他还是比较信任。

  所以一般家里来了客人,林家修都会叫上他作陪,却不喊着他的亲弟弟林家明。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