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四十七章 福星

第四十七章 福星

  表彰大会一结束,林家明叫上林方向会议室门口走去,看到父亲这么着急,本打算散会后去找邱佩,只能被父亲拉着踉踉跄跄的向会场外走去。

  来到大门口,林家明停下了脚步,问道:“林方,你好好看着,哪个是咱岈山镇的党委书记啊?”

  “爸,你找书记干啥?”林方一脸迷茫,但还是在人流中认真搜索着张海波的身影。

  “还能干啥?咱有今天全靠人家,咱怎么也得说句谢谢吧。”林家明一边埋怨,一边来回走动,看得出他还是很紧张的。

  “这事……”还没来的及详细询问老爸,就看到张海波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爸,你看,张书记出来了。”

  林家明一听,赶紧拉着林方迎了上去。

  三步并作两步,两个人很快走到张海波的面前,林家明上前紧紧的握住张海波的手说道:“张书记,谢谢您。”

  张海波有些惊讶,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一个人,看样子这人是要感谢自己。

  林方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张书记,这是我爸,非得要过来感谢您。”

  张海波恍然大悟的说:“是吗?这真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林家明的手,“你承包的水田地都种上水稻了?”

  林家明看到镇里的党委书记主动询问自己承包地的情况,心情更是激动的无以复加,哪还能说出话来。

  站在一旁的林方不禁为父亲着急起来,只能连忙插话道:“张书记,都种上了。那片水田地可是咱岈山镇的头一块水田地,地里种出的水稻曾经作为贡米上供过,在整个岭南地区都出名。”

  “是吗,到时候我可得尝尝。”张海波饶有兴趣的说着。说完又转过头同身旁负责财税工作的张玉江说:“以后咱们职工们的福利和先进工作者的奖励,我看就用这些岈山大米,不要再跑到县城买什么烟酒糖茶的,又浪费钱还不实惠。下一步我们还真要大力宣传这些具有历史追溯的乡土品牌,把“岈山大米”等品牌打响平南甚至岭南地区。“

  张玉江赶紧低头哈腰的答应着,心里却在不停的滴血,这过年、过节发的福利和奖励都是他一手操办的,这里面的道道可就多了。以前用谁的不用谁的都是他一句话的事,所以想要跟镇里合作自然免不了他的好处。

  去年刚刚同县城的几个门市部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这还没合作两次,就让林方这一家给搅和了,这林家还真是他们张家的“丧门星”。

  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大米的销路问题,这张书记还真是他们一家的福星啊。林方父子俩惊讶之余,打心眼里感谢这位岈山镇的领头人。

  回到镇驻地的时候已经快到一点钟了,岈山镇在全县三干会上被领导点名表扬,所有人都感到高兴,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在路上张海波就安排了办公室联系好饭店,给岈山镇的功臣们庆功。所以客车没有开回镇政府,而是径直开到了岈山饭店。林家明坐在饭桌上感慨万千:我也能够和大哥一起同镇上的领导喝酒、吃菜了,他再也不是大哥口中上不得台面的人了。

  大家的心情都不错,你推我让的,这顿酒喝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林方在镇驻地同父亲告了别,便微醉着往学校赶去。实际上今天学校给他放了一天假,下午也没有课,可还不到2个月的时间就要面临高考,他不敢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回到宿舍就赶紧埋头学起习来。

  “咕,咕,咕。“肚子产生了抗议,林方从课本中抬起头来,外面天色已经变黑,林方看了表已经接近晚上八点。

  林方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心里寻思着到学校食堂看看有没有什么剩饭可以填饱肚子。

  走出宿舍门,路过以前邱佩和李璐的宿舍门口时,里面隐隐约约出现了哭声,林方还以为自己中午喝醉了酒出现了幻觉,又晃了晃脑袋,感觉酒已经醒了个七七八八,仔细一听,哭声来自李璐的宿舍。

  带着疑问,林方走到宿舍门口,门开着一条缝隙,敲了几下也没有回音,林方便直接走了进去。

  只见李璐正趴在床头上的被子上低声抽泣,床头的桌子上摆了四个小菜,桌子上放着一瓶白酒,里面已经少了许多。

  林方看到这个场景,以为李璐自己在这里喝闷酒,便走过去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李老师。”

  李璐艰难的抬起头,梨花带雨的脸上已经明显有些醉意:“你来了,来,咱们一起喝个痛快,今晚咱们不醉不归。”

  林方为她的状态感到担心,说道:“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就你一个人吗?快洗把脸醒醒酒,早点休息吧。”

  李璐泪眼婆娑,眼神迷离,脸上难得的挤出一丝笑意:“当然是我一个,还会有谁来陪我。来林方,咱们喝一杯。”一边说着一边弯着腰在桌子下面的抽屉里给他找杯子。

  林方看她身子摇摇晃晃,连忙上前扶了一把。低头的瞬间,一对饱满的胸脯映入眼帘。李璐穿着薄薄的睡衣,领口很大,在重力的作用下自然下垂,一对饱满的胸脯来回晃动,带给人无限的遐想。看着这撩人的情景,林方不自觉咽了咽口水,身体感觉有些燥热,下身也随着躁动了起来。林方赶紧别过脸去,在桌子对面的床上坐了下来。

  李璐把杯子倒满酒递给他,好像没有在意到林方的窘态,自顾自的说起了心事:“我和马学东分手了,他父母嫌弃我是个农村女孩,配不上他们的宝贝儿子;马学东也不是个东西,他得到了我后就不再稀罕了,现在更是逮到机会赶紧提出分手。”

  李璐也不管林方是否在听,就这样不停的诉说着。她实在太想找一个人倾述了,学校的同事们都觉得她刚上班就转了正,是个攀龙附凤的女人,都不愿意搭理她。算来算去,也只有林方一人勉强算得上一个知道根底的听众。

  林方不想让她继续沉浸在伤感中,开口安慰道:“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嘛,成了公办教师,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马学东跟你分手,是他没有福气,配不上你。说明他根本不值得你付出。”

  李璐用手指揉着额头,化解着酒后的溺痛,道:“他们既然对不起我,我也不能让他们好过,马学东家里已经补偿我了,明天我就要调到镇政府去上班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