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官场岁月 > 第五十章 高考

第五十章 高考

  7月7日,这是一个*的日子。林方迎着早晨的太阳走进学校,看着教学楼在阳光的照耀下披上一层神圣的光辉,林方在心里对自己说:“象牙塔,我来了,这次考试将是我告别过去的里程碑!”

  虽然自信满满,但依然平复不了激动的心情。在这炎热的夏季,虽是清晨,汗还是不停在脸颊流淌,林方四处扫视,没想到这次参加高考的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

  学校的操场上人头攒动,有的三三两两簇在一起互相猜题,有的坐在一块儿小声交流,也有的呆呆的靠着墙似乎在闭目养神,而更多的还在急急忙忙翻着书本,恨不得把书塞进脑袋里面。

  警戒线里站着很多身穿军装的战士,态度冷漠的走来走去,橄榄绿部队服装有一种天然威慑,让现场产生一种凝重感。

  去年全国高考由433万人参加高考,最终录取35万人,升学率约为10%,去年齐滨省大学专科文科分数线为400分,理科分数线为4100分,整个平南县考上了不到50人。这也就意味着在这里等待的学生中绝大多数最终会以失败告终,而且这里面有些考生已经经历了很多次折磨。

  林方对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做法不以为然,寻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小憩。这时一个女生从身旁走过,林方看着她的背影,脑海中闪过了邱佩的笑容,暗道:“邱佩现在应该也跟我一样在等待考场的开放吧,她的成绩比我好,但愿她能考出好成绩。”

  8点30分的哨声吹响,考生们鱼贯而入,林方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向考场走去。恍惚间远处出现了李璐的身影,林方刚想上前打个招呼,几个人影在前面闪动,再寻找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坐在教室里,林方深吸一口气化解激动到无以复加的心情,在心里默默地念到:“加油,林方。”9点钟,铃声大作,高考大幕正式拉开。

  高考,一个改变无数人的命运,也曾经浇灭无数人梦想的代名词。但无论高考成绩如何,它都代表了一种丰收,因为高考带给你的成长与成熟,带给每个人的深刻思考、刻骨铭心的经历和感受都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大幕拉开后,无数人的命运将被改变。大学与户口、工作紧紧联系在一起,考上大学意味着至少有一份正式工作,不犯大错误,一辈子衣食无忧,少数人将以大学为起点,踏上精英之路。考不上大学意味着人生之路要艰难许多,就得早早踏入社会,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很难有踏入精英社会的机会。

  林方拿到卷子以后,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心情平静,然后按照老师提示填好名字、考号,检查一遍后开始看题。

  第一科语文考试结束后,林方自我感觉还好。走出教室,为了保持良好的心态,他没有与同学核对答案,快步离开考试现场。

  艰难的三天转眼间就过去,等最后一科考试出来,林方只觉得全身轻松,一年来的艰苦终于得到解放。根据自己估计,按去年的情况来看,考过400分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上个大专把握很大。大专三年毕业后,至少能分配到县城工作,到时候并不比马学东这个官二代混的差。

  越想越感到轻松,林方不自主的加快了脚步,赶紧回到同学家收拾好行李与他们告别后,骑着自行车马不停蹄的赶回安水村。

  考试结束后的这一刻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放松的,不用再面对枯燥的课本,不去想半个月后的成绩,大部分人都聚集在县城里三三两两的喝酒庆祝,只有林方一人焦急的往家赶。

  七月是高考的季节,也是水稻丰收的时节。金灿灿的稻穗在微风的吹动下左右摆动,太阳的余晖为它们披上一层红色的霞衣。为了准备高考,自己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了,眼看水稻丰收在即,林方迫切的想要回家看一看自家的收成,想要看到自己的“英明决策“。

  七八月份是一年里最炎热的,可对广大农民来说,这也是一年里最繁忙的。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人们不但要及时收割完第一季水稻,还要马不停蹄的进行第二季水稻的种植。

  回到家后,听说自家的水稻还有两三天就可以收割了,林方迫不及待的帮父亲筹划起来。“爸,家里还有多少钱?县里奖励的500块钱还有吗?“

  林家明以为儿子要用,连忙答道:“这钱我可没敢花,一直攒着呢,咋了?你有用?“

  “这个月既要收粮又要种粮,活计还很多,咱不能每次都让亲戚们来帮忙吧。我看这次就拿出一部分钱作为工钱,咱雇几个能干的劳力,别误了时节。“

  “雇人?“听到要拿钱雇人干活,林家明有些心疼起来,”我和你妈还能干。“

  “爸,以后我们还要承包更多的土地,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自己干吧,干不动了咋办?……“林方苦口婆心的劝解,总算把父亲说通了。

  “行,那就听你的吧。“林家明猛吸了几口旱烟说道。

  林家明很快在村里找了5个男劳力,不到两天功夫就把30亩水稻收割完毕。几个人在晒场又忙活了五六天,那景象实在是太热烈了。

  一台打稻机,六七个人轮流上去打稻。踩着打稻机的,要的是大力,出的是大汗,吃的是大苦,脚得不断地蹬着,手不停地动着,几分钟的功夫几人浑身上下就像在水里泡过一样。

  虽说这物也叫作机,可是全凭人力,使着牛马般的力气,流着蚕豆大的汗珠,烈日下,蒸雾中,接连几个小时,脚脚要用尽全力,既要有足球运动员的持久耐力,还要有举重运动员的爆发力,这活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幸亏听了林方的,这三十亩的水稻,啧啧。“林家明看到这几个大汉汗流满面的情况,在心里对儿子再次竖起了大拇指。

  经过打场、晾晒,再通过扬尘等程序,这水稻的收割总算是全部完成了。

  林方父子和村里的干部把这一季的收成过了下称,加上自己家的1.5亩水田地,一共是收了28000多斤,平均每亩地达到了900斤一亩,足足比村里其他人里的地多了接近100斤,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们都惊掉了下巴。

  “天啊,这以前村里的地主老财一年也收不了这么多粮食,这林家明是走了好运啊,当上了土地主。“村民们一个个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红红的双眼盯着林家明家了粮食一动不动,纷纷议论了起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我的官场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