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384章 他嫉妒,他吃醋,他疯狂,流云反攻!

第384章 他嫉妒,他吃醋,他疯狂,流云反攻!

  日蚀号成功找到。

  两艘游艇一艘巡航军舰,即刻启程全速避开船只墓场的迷雾区,绕远回南泉岛停靠港,全程大约七天,也就是说,他们还要在海上航行七天,才能回到陆地。

  巡航军舰给日蚀号配备了足够的口粮和水,用一个铁索缆绳,固定了日蚀号的一头,挂在军舰尾部,海上拖行,而日蚀号后,则跟着厉斯寒和容浅的游艇。

  日蚀号的前甲板上,存活的保镖、船员和佣人以及船上的医生男护士,都各自回舱休息。

  午后,万里无垠的海面,浪涛滚滚。

  纪由乃不知从游艇的哪个船舱内,找来了两个冲浪板和两捆结实的麻绳,丢在了游艇尾端的甲板上。

  宮司懿和温妤被宫司屿以“具有攻击性的两条疯狗”为由,勒令禁止进入游艇舱内,活动范围仅限尾部甲板,吃喝拉撒都得在外面。

  而趁着四名被留在军舰上的海军将士,回军舰开午后例行大会的时候。

  纪由乃让安达和安飞二人,合力将温妤和宮司懿五花大绑在了冲浪板上,不顾二人大喊“救命”,将系着2根麻绳的2块冲浪板扔入了海中。

  牢牢的将麻绳系在甲板边缘的船栏桅杆上。

  静静的欣赏着宮司懿和温妤被绑在冲浪板上。

  在海中,一路飞快被拖行、呛水的挣扎样。

  身后,宫司屿正袒露上身,慵懒优雅的仰躺在摇椅上,戴着墨镜,晒着日光浴。

  待四名海军列兵开完例行大会回到日蚀号上的时候,四人皆见需要他们保护的二人,被丢进了海里,正断断续续挣扎的喊着救命。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其中一位队长模样的的海军列兵拧眉。

  将无耻纯良发挥到极致,纪由乃莞尔一笑,看似无害。

  “我在帮他们洗澡啊,我家男人嫌他俩脏,弄脏了游艇,本来说,找佣人帮他们洗,可他们咬人欸,没办法,只能这么洗了,再过一会儿吧,这才刚刚下去,洗干净就让他们上来了。”

  四名海军将士面面相觑。

  你见过把人绑在冲浪板上一路海面拖行,这么洗澡的吗

  “小姐,这么做不妥。”

  纪由乃嘟嘴,托腮,单手撑在船桅杆上,娇脆绵柔的声音,听的让人心酥,绝美精致的脸庞,在阳光的斜射下,过度白皙宛若凝脂玉,美的让四个海军将士一阵不敢直视纪由乃,耳朵都红了。

  “怎么会不妥呢我们又没伤害他俩,就是丢进海里冲个澡嘛,你就通融下,一会儿会儿就好的,拜托。”

  纪由乃佯装撒娇的语气,十指合十,轻搓,话音撩人的骨头都能让人觉得酥软。

  “你和谁撒娇呢”

  宫司屿取下墨镜,黑脸站起,低斥一句,愠怒的走到纪由乃面前,高大的身影,直接阻隔了身后四个海军看纪由乃的眸光。

  垂首,凤眸微眯,凝着危险阴沉的暗芒,似怒。

  心底生气,用力捏住纪由乃的下颚,逼她抬眸,压抑克制,生怕弄疼她,他还是没下重手,可眸底的戾气,显露了他此刻心情的不悦。

  “我错了”勾唇甜柔一笑,纪由乃双臂缠住宫司屿的腰际,靠近他的心房,然后用只有两个才能听到的话音,不爽道,“我不就想变着法整这两疯狗吗海军的人在这,我们又不能动他们一根毫毛,你不想解气,我还想呢”

  要是没海军的人在这。

  纪由乃早把宫司屿和温妤扔进海里喂鲨鱼了。

  还有一个江梨,至今都躲在军舰上不敢上日蚀号,就是心虚怕面对他俩。

  宫司屿闻言,冷哼,极致的毒占欲促使他扼住了纪由乃细嫩的天鹅颈,并未下重手,只是虚虚的掐住。

  “以后不许和别的男人用刚才那种语气说话听到没”

  他嫉妒,他吃醋,他会疯狂

  纪由乃瘪瘪嘴,打掉了宫司屿扼住自己脖子的手。

  然后,踮起脚,呆在宫司屿怀中,看向站在宫司屿身后的四名士兵。

  不能假装撒娇发嗲,那就只能换一种比较娇悍的方式了。

  “几位好汉麻烦通融一下他俩吃喝拉撒都在甲板,刚才还有一个尿裤子了,不扔海里洗干净,你们替他俩洗澡”

  纪由乃抱拳状,求道。

  最终,四名海军将士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闹不出人命,就随纪由乃折腾去了,毕竟,他们无权管辖这种事。

  虽然医生叮嘱不能洗澡,可白斐然依旧在客舱内,冲了一个凉水澡,肩膀和腹部的伤口还很脆弱,渗着血,虽缝合了,可隐隐有发炎的症状。

  似没有痛感神经,白斐然眉头都没眨一下,腰间围着一条黑色浴巾,走出了淋浴间。

  当听到浴室外有开门的动静。

  他下意识握住了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枪。

  面无表情,倏地开门,将枪口对准了声源处。

  床上,依靠着一个少年,身穿没有军衔的海军迷彩服,利落的短发微微凌乱,美感十足,赤红冰冷的眼眸暗藏诡光,眉心的赤色火焰纹消失,只是,无论从神态还是举止,都显得稳重而成熟,冷血而不近人情。

  唯有在看向白斐然时,红瞳骤缩,微微一怔。

  “你什么意思,不想见到我,是吗”

  流云即是亡灵君,亡灵君即是流云。

  他们二者的记忆,已经完全融合。

  冷锋似的眉宇紧蹙,流云冰冷的注视了片刻依旧拿枪指着自己的白斐然,冷冷合上手中的军事杂志,起身,就要离开房间。

  却在打开门的一瞬间

  一道强劲十足的猛力,将他拽了回来,狠狠将门踢关上。

  白斐然欺身,将流云顶在了门背后,不顾伤口撕裂,流出鲜血。

  面无表情冷漠如斯,伸手,轻抚上了面前少年的容颜。

  然后扛起少年,将他扔上了床。

  而当白斐然微拧眉,吃痛的轻捂腹部,抑制住血继续流出,依旧想倾身压下时

  床上天真不在的红眸少年,眸光暗闪过一抹戏谑森然的冷笑,瞬然间,一个翻身,将白斐然反压。

  赤红色瞳孔闪烁着灼灼的暗芒,妖冶冰冷。

  “这次轮到我上了”

  话落一瞬,倾身俯首,张口吻上了白斐然腹部溢出鲜血的伤口。

看过《豪门通灵萌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