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宋新麒麟 > 第四十二章 仁至则义生

第四十二章 仁至则义生

  却说当日武松执意要走,卢俊义送出他黄金一千两,其余愿意跟从他一起去的人都是奉上盘缠五十贯,直叫这这些曾经因仰慕打虎英雄名头的小喽啰们都是大呼意外,许多人一发都觉得有些愧疚!

  不妨卢俊义却又是一番温言相劝,只推说是叫这些喽啰们去了那梁山处好生看顾武松,人须不好去少了,倒叫那边的人小觑了。

  小喽啰们此时心里正烦,经此一说,都是觉得十分有理,便各自打消了留下了的念头,都是欢天喜地地收了这些银钱,与曾经的兄弟袍泽一一话别。

  当下经杨志、曹正两人清点了一下,愿意同武松去那梁山的喽啰一共约三百多人,目下山寨不带登州来的三百马军,一百亲卫外,还有一千二百余人。

  卢俊义思虑了一下,决定在此地再成立一营,便是以刚刚脱险杨志为正将,卫鹤为副将。毕竟这两人此番有过生死之交,合为一处同领一营,也叫这位浑身散发军将世家傲气的杨制使多多包容些吧。

  杨志和曹正此时见卢俊义在那里低眉沉思,便是相顾一眼,都是沉默不言。

  看见这两人面色严峻,都是做起了闷嘴的葫芦,卢俊义不禁一笑道:“二位兄弟这是何故?武松兄弟下山自有他的苦衷,那些兄弟愿意与他同去,却不是正好有个照应,我与你等却不是替他高兴才是,如何都是这般面容?”

  杨志道:“倒是我们多想了,适才又山寨的兄弟说不应该叫许多人都跟武松下山,小弟心里还有些懊悔呢!”

  曹正道:“却才见到哥哥面上尽是沉思之色,小弟还以为.......”

  卢俊义一摆手,道:“我卢某虽是不才,却也不是如此无情无义之人,况且武松兄弟曾经为民除恶,实为义;为兄报仇,勘为忠,此等忠义之士,安能不敬之爱之?两位兄弟切莫多想了。”

  “此番你两个来的正好,我这里正有一事,便是叫曹正兄弟管理山寨钱粮,杨志兄弟和卫鹤兄弟新领一营,暂定五百人。杨志兄弟可为正,卫鹤兄弟为副,另有山寨守备曹正兄弟可以推选一人,择优取三百人,如何?”

  杨志笑道:“小弟倒是无话可说,只怕卫鹤兄弟那里怕不是情愿只为我做个副手!”

  卢俊义哈哈一笑,道:“兄弟自谦了,那卫鹤我是看出了,是个踏实肯做之人,若是知晓与你搭伙,怕不是高兴还来不及!”

  正说话间,只见卫鹤正好匆匆来此,朝卢俊义拜了拜,又朝杨志、曹正拱了拱手,这才道:“小弟此来是要请示何时下山往济州,万春兄长怕不是等的急了!”

  卢俊义见说一笑,遂将成立步军第三营的事与这卫鹤说了,卫鹤见说一喜道:“能与杨志哥哥做了搭档却不是小弟之福?”

  闻言,卢俊义和杨志、曹正几个也都是相视一笑。

  笑过了,卢俊义才道:“卫鹤兄弟,你或许知晓这杨家枪法了得,却不知这杨家刀法却比这闻名江湖的杨家枪法更是不遑多让,你且须抽空多向杨志兄弟讨教一番!”

  这话一出,却不是说到了这卫鹤的痒处?他平日经常在那里喟叹自家武艺不精,如今这能不能做个一营副将且不说了,只是这有机会学到那甚上乘的杨家枪法,却不是喜从天降?

  只见这卫鹤是大喜,忙朝杨志跪拜道:“日后还请哥哥多多教我!”

  杨志忙将卫鹤扶了起来,笑道:“寨主哥哥谬赞了,不过卫鹤兄弟若是有意来学,我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卫鹤忙喜道:“多谢兄长!”

  叙了几句,卢俊义带着几人便向聚义厅里走去,趁着天黑之前,还有些事情需要安排一番。

  等到众人都到了厅内,只见那马劲一幅满脸都是沧桑模样地坐在一个角落里。之前他在那二龙山筹建的新酒店内一时大意叫那孙二娘趁了,几乎死在了那里,经历生死之事,再加上眼见那位从前关系要好的陈勇居然双臂被齐齐砍了,更不说还有哪位惨被掏空了身子的兄弟的血腥景象,直叫这位平日里犹如一尊一点就着的火药桶般性子的汉子如今变得沉默寡言!

  见他如此模样,卢俊义也是颇为无奈,只得慢慢地走上前去,将那只温暖的大手抚在马劲的背上,轻轻地拍了拍。

  “兄弟,人生这辈子需要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当初咱们选择了这条路,生死离别须不稀奇,你莫要就此失了精神,须知道那程勇兄弟要是醒来,咱们的这些老兄弟都是这般模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你叫他该如何自处?”

  马劲见说是抬脸,睁大了那双一直不曾圆睁的眼睛,喃喃地道:“哥哥,小弟有罪过啊!”说完就兀自啜泣起来。想那时候正是他的力主,才叫随他而去的两位兄弟一死一重伤,且重伤的那位能不能活过来还不好说哩。

  “什么罪过不罪过的,如今说这些还有甚用,兄弟经历了此次,以后怕是要谨记了,外出行事实须万事小心,这江湖上的水深不见底啊!”

  见说,马劲是叹了口气道:“哥哥,小弟有过这一回,这以后若再要犯错,不消哥哥动手,小弟自会把这玩意抹了脖子!”

  边说,马劲边将他的那柄錾金九环大刀举了起来,用那巨大发亮的刀身正好对着自己的脸庞照了照,他那狰狞的脸正好映在了刀身上。

  卢俊义道:“你性子一向甚急,此次叫你担那斥候的任务,也是我之过也,等到陈勇兄弟醒了,我自会去他面前请罪!”

  “哥哥......”马劲嗫嚅地哼了哼。

  “不过眼下我这里还有一件颇为要紧的事须一个得力的人去办,如今二龙山这里事多,兄弟们身上都有担子,不好走开,不知你可愿意去走一遭?”

  马劲腾地站了起来,道:“哥哥有任务只管说来,小弟此前犯错甚重,害了两位兄弟,此番若是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便是叫小弟去死,我也绝无怨言!”

  卢俊义叹气道:“兄弟尽说傻话,咱们的兄弟血流的还少么?你三个一起出来,如今只有一个是囫囵个儿在这这里,我须不好好待你,偏生还要叫你去死?只有一件送讯的事交给你,须你和陈七一道回那大名府一趟!”

  马劲见说忙道:“好,小弟这边去寻那陈七兄弟!”

  卢俊义忙摆手道:“不忙,你还是先去与那程勇兄弟到了别吧,也不知道等你回来的时候,还有没有机会相见呢!”

  马劲见说一愣,随即是躬身拜了拜,眼睛里尽是晶莹之物。

  :。:

看过《大宋新麒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