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回下岗时代 > 335.报复
  刘万程毛笔字好,在江山机器厂知道的人很多,宿舍区过年贴对联,好多认识他的就不去买,而是买了红纸来找他写。

  但那毕竟是前世的事了,现在知道他会写毛笔字的不多,连吴晓波都不知道。请帖印了,正打算联系市书协的给写呢,刘万程知道了,还把吴晓波给臭一顿。

  联系书协不得给润笔费呀,你闲的钱没处花了是不是?几个字都写不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吴晓波这个气。这写毛笔字是一天两天就练成的功夫吗?你刘总本事大,有本事你写一个我看看?

  写就写,拿笔来!

  刘万程写完一个请帖,吴晓波就傻了。感情他们这位刘总是深藏不露啊,这水平,书协那帮人也就这样吧?

  销售部里的人就基本也傻了,咱刘总这字,书协那帮人算老几呀?再说书协会写字,他会开公司吗?咱刘总,那是全才!

  刘万程就乐了,你们跟着你们吴总,别的学不会,溜须拍马世界第一!别废话了,把请帖和名单送我办公室里去!

  高秀菊进门,刘万程正趴在办公桌上玩毛笔,她看见了就说:“正好,我这弄了份说明,想写成大字贴出来。”

  刘万程就接过她手里的纸看了看,点头答应了。但接着就问她:“今早你不上班去了吗,怎么跑我这儿来了,出啥事了?”

  高秀菊说:“能出啥事啊?这大字我们写不了,我就是来找你写这个说明告示啊?”

  刘万程有些惊讶,看她半天才又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写毛笔字的?”

  高秀菊就是一愣。是啊,她怎么知道他会写毛笔字的呢?

  看她答不上来,刘万程就认真说:“我记性很好,不会有错。我可以肯定,我从没有守着你写过毛笔字,也绝对没有对你说过这方面的事。”

  高秀菊就拍拍自己的头,寻思半天,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傻傻地看着刘万程,稀里糊涂说:“我印象当中就是你会写,而且写得非常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刘万程就把手里的毛笔放下了,审视着她问:“秀菊,那天是不是咱俩都穿回来了?只是你虽然回来了,却把前世的事给忘光了?”

  高秀菊就瞪他说:“你瞎说什么呀,什么穿不穿的?净一天到晚瞎扯!”

  刘万程就问:“那你说,你怎么知道我会写毛笔字的?”

  高秀菊撅着嘴,想好久还是摇摇头说:“不知道。”

  刘万程就说:“我知道。兴许就是咱们俩一块回来了。你一天到晚稀里糊涂,背不住前世的事儿你就都忘了。”

  高秀菊就不高兴说:“你才稀里糊涂!我早就不迷糊了,让张静给改过来了。”

  刘万程就点头说:“有道理。我媳妇现在一点也不迷糊了。正因为你不迷糊了,咱们又在一起了,你就开始记起过去的事来了,绝对是这样!”

  高秀菊继续冥思苦想,还是一点头绪没有。听他这样说,不由就问:“那你说,我怎么就只记住这一件事,别的事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刘万程说,“毛笔字这件事情,你应该记忆比较深刻。每年过年,你都会去技术科我那里,去给你们单位要对联。而且,咱们宿舍区里邻居们的对联,有时候人家不好意思麻烦我,你都主动要我给人家写,写了你给送过去。因为在你心里,这是你老公最给你长脸的一个本事了。所以,你会不经意把这件事情首先想起来。”

  高秀菊就抱着脑袋坐到沙发上去了,好久一脸痛苦说:“万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你会写毛笔字。”

  刘万程就慌忙过去,搂着她说:“别硬想了,那会伤脑筋的。咱们顺其自然,也许有一天,你突然就都记起来了。”

  高秀菊慌忙挣开他说:“你老实点!这是在办公室里,待会儿万一你助理进来,看见就麻烦了!”

  刘万程只好松开她说:“我听说这种失忆症,你越想回忆起来就越一点印象没有。别想了,啊?”

  高秀菊没好气说:“能不想吗?我起码得知道你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吧?”

  刘万程说:“当然是真的啦,我骗你干什么呀?”看高秀菊一脸狐疑地看他,就无奈地冲她压压双手说,“好,你在这里继续想,我去给你写告示。”心说自己这一世混的,还不如上一世呢。徐洁根本就不信他,现在,连媳妇也开始不信她了。

  就回办公桌那儿,打开通话器,吩咐助理去弄几张大红纸来,高总经理要写告示!

  助理弄大红纸去了。

  刘万程坐在办公桌后面写请帖,高秀菊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用问,她肯定还在想为什么会知道刘万程会写毛笔字这件事情。

  为什么会是这样?刘万程也闹不清楚。这个世界,莫名其妙的事情太多了,要是一样一样的都弄明白,非累死不可!

  他怕高秀菊钻了牛角尖累坏脑子,就想办法扰乱她的思路,问她:“你喝水不喝?喝我给你弄。”

  高秀菊就摇头说:“不喝,要喝我自己弄。我在这里半年,不都是我伺候你呀?”

  刘万程承认说:“对,很对,一点不假。不过现在你是客,我可以伺候你。”

  高秀菊就咧嘴:“我是你的下属,不是客。”

  刘万程就顺口说:“你还是我媳妇呢,我伺候媳妇也是应该。”

  高秀菊却咕哝一句:“我怎么就知道你会写毛笔字呢,难道真的有前世?你字写这么好,难道真的是前世练出来的?”

  刘万程就叹口气,又转回去了!

  “可不就是前世练的呗。”他就顺口答,“那时候厂里没活,我干技术科长,没事儿就在办公室练毛笔字,我钢笔字也很好啊。”

  这个高秀菊倒见过,他钢笔字确实苍劲有力,龙飞凤舞的。可是,毛笔字她真的记不起来看过啦。

  刘万程就抽空看她一眼,再扰乱她的思路一下说:“其实吧,毛笔字写得好,是那时候我觉得最微不足道的一件事。那时候厂里没有活,工资那么低,你又下了岗,日子真的很艰难。我能出去赚钱,把你养的白白胖胖,还能给你交上养老保险,才是我觉得最骄傲的事情,你却从来没为这个夸过我一句。”

  高秀菊终于让他捣乱的没法想下去,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幽怨地说:“万程,你别再想过去了好不好?我真不记得过去了。如果我真那样干了,我也给你道歉了。我现在不是你媳妇了,也算是受到惩罚了吧?”

  刘万程就冲她笑,然后说:“好,咱们都不想,你也不想了好不好?”

  高秀菊就点一下头说:“好。”

  助理弄了大红纸来,刘万程给高秀菊写好了告示交给她,看她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倒担心她一个人开车回去了。

  “要不,我找个人开车送你回去吧?”他就问她。

  高秀菊坚持自己开车回去。刘万程就让她到了给他回个电话,她答应了。

  高秀菊走了,刘万程就有些后悔,没事提醒她想那些乱七八糟干吗?她本来就好犯迷糊,这下好,这要是路上犯迷糊可咋整?

  可是,他也纳闷,难道高秀菊真的也是穿回来的?要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会写毛笔字?

  当时两个人吵架,高秀菊可是坐在客厅里哭鼻子的,然后自己就稀里糊涂在卧室里睡着了。

  再一睁眼,韩素云就站在他跟前了。

  如果那时候他们住的那间房子发生了时空错乱,没准儿就会连高秀菊也一并捎带上,穿回来了。

  可是,为什么她就一点以前的记忆也没有呢?穿回来的那个中午,那时候应该已经是下午的上班时间了。

  高秀菊单位没多少事,她是很少按时上班的。那时候她应该还在家里睡午觉没醒。这傻娘们儿就是好睡觉!

  难道,她睡觉的时候穿回来,醒了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不对呀,他回来的时候,也是在睡觉啊,是韩素云把他给吵醒的,他怎么会有记忆?

  兴许,那天她穿回来,正好就是骑着自行车在上班是路上?突然灵魂附体吓一跳,摔了自行车,把自己给摔傻了?

  嗯,有时间得帮着她回忆一下,那天中午那个时候,她到底在哪里!

  琢磨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干脆就不想。这老天爷鼓捣的事情,他一个凡人,哪里可以想的明白?

  高秀菊还真听话,到了学校就给他打电话过来。知道她平安到了,他也就放了心,不再去胡思乱想,又写他的请帖去了。

  快中午的时候,徐洁就过来了,问他午饭吃什么?他正写着请帖,顺口就答一句:“蒜爆肉。”

  徐洁看他一会儿说:“我问过周围所有的快餐店,没有一家会做这个菜的。”

  刘万程愣怔一会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秃噜嘴了。蒜爆肉,是他媳妇高秀菊自己发明的菜。

  他就改口说:“蒜苔炒肉吧?”

  徐洁站着不走,问他说:“高秀菊蒜爆肉做的好。你要是馋了,我和她说一声,让她改天来咱们家,单独做了给你吃?”

  徐洁这话里就有话了。刘万程假装没听出来,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她说:“是吗?我觉得一般,还没我做的好吃呢。”

  徐洁说:“那么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你教的她还是她教的你?”

  刘万程就抬头看她,然后问:“什么呀?”

  徐洁说:“蒜爆肉啊。”

  刘万程就抽抽鼻子说:“谁家买的醋打了,哪来这么大的酸味?”

  徐洁淡淡笑一下说:“我的醋坛子打了。”

  刘万程就点点头:“嗯,敢作敢当,是我老婆。”

  徐洁说:“我当然敢作敢当,就怕有些人呢,敢做不敢当。”

看过《重回下岗时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