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九零军婚有点甜 > 099找张翠芬离婚!

099找张翠芬离婚!

  宁卫东从派出所出来时,恍如隔世。

  打死他也想不到,作为一个机关干部,这辈子会跟在派出所住一夜。

  “儿啊,儿子!”宁老太太签完字出来,一眼看见宁卫东。

  她扑过去,抱住宁卫东:“儿呀,你受苦了!”

  宁卫东朝她身后望一眼:“妈,就你一个人?”

  宁老太太抹眼泪:“那两个死妮子不跟着来,女孩子就是白疼!”

  “我没让宁昊来,他太小,怕他害怕,儿啊,饿了没有,妈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宁卫东想听的不是这个。

  他问:“我哥呢?”

  “你哥?”宁老太太一愣:“他没回来,B市下暴雨,他被困在机场了!”

  宁卫东皱眉。

  宁卫国没回来,那是谁捞的他?

  罗小花可是反咬了,派出所要是深入调查,肯定能查出事。

  但是人家把他给放了。

  宁卫东问:“妈,你知道谁捞的我吗?”

  宁老太太:“谁捞你,你不是被冤枉的吗?派出所打电话,让我来接的!”

  宁卫东:“……”

  看来问不出什么。

  宁老太太开始打手里的保温壶:“儿子,出了派出所的门别回头,把豆腐给吃了,咱清清白白的走。”

  宁卫东:“妈,你跟哪学的这习俗,我这不是坐牢,吃那干啥?”

  宁老太太不听,举着豆腐往宁卫东嘴里送:“我看电视上都这样,你赶紧咬一口,快点!”

  周围路过的警察,都好奇的看她们。

  宁卫东怕再耽误,更丢人,赶紧咬了一口豆腐吃了。

  “好好好,清清白白,儿子,咱赶紧出去,千万别回头。”宁老太太将剩下的豆腐一扔,拉着宁卫东头也不回往外走。

  走出去好远,她才松口气,停下脚步歇一歇。

  宁卫东昨天没洗澡,身上都是汗臭味。

  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二十四小时,他就吃了一顿饭,还是素菜。

  他问:“妈,你带钱了吗?咱们下馆子垫垫肚子。”

  宁老太太忙说:“行行行,儿子,你是不是饿了,哎呦,心疼死你妈了。”

  宁卫东就近,选了一家看上去还干净的面馆,要了份拉面。

  宁老太太不吃外面的东西,啥也没点,看着宁卫东吃饭。

  她掏包拿钱的时候,手碰到了户口本和宁卫东的结婚证。

  宁老太太脸沉下来:“儿子,吃完饭咱也别回家了,直接去人民医院。”

  “去那干什么,谁住院了?”宁卫东一时半会没想起来。

  宁老太太冷哼一声:“你出这么大的事,你媳妇不管不问,就知道照顾她娘家嫂子!”

  “儿子你不知道,你媳妇和她娘家太坏了,她根本没怀孕!”

  宁卫东捞面的筷子一顿:“什么,没怀孕?”

  宁老太太点头:“对,没怀孕,怀孕的是她嫂子,张家想让咱们老宁家养儿子呢!”

  “你媳妇还哄着我说,你不要这孩子,生下来过继给你大哥,这样我就有两个孙子了。”

  “得亏你大哥没同意,要不咱宁家的财产,将来不都让张家搬他们家去了?”

  宁卫东惊呆了。

  宁老太太越说越气,一拍桌子:“你赶紧吃,吃完咱去医院找张翠芬离婚,户口本和结婚证我都拿来了!”

  宁卫东心里也生气。

  张翠芬这是干什么,拿老宁家的冤吗?

  平时她怎么横,宁卫东都没说过半句不是,她还做这么过分的事情。

  宁老太太还在说个不停:“张家犯多大的错,还连累你停职在家。”

  “这次也是你媳妇疑心疑鬼,害你进派出所住了一晚上,这样的媳妇坚决不能要!”

  宁卫东低下头,捏着筷子的手发青。

  张家确实不是好岳家。

  他娶张翠芬,一来是张翠芬年轻的时候确实漂亮,二来张家是S市的户口,娶了她就能成城里人。

  虽然结婚没多久,大哥一家也搬来,全家都成了城里人,但是宁卫东也没嫌弃过张翠芬。

  现在……

  宁老太太说的没错,张家贪心不足,成了累赘。

  再惯下去,宁卫东不知道张翠芬还会干什么事。

  所以他点点头:“行,我吃饱咱们就去找张翠芬离婚!”

  ……

  刘金花小产,张翠芬医院陪护。

  刘金花当时痛昏了过去,医生刮宫的时候给打了麻药,后半夜才醒,可是因为疼的受不了,又挨了一针镇静剂,直睡到第二天半响午。

  一睁开眼,她发现自己还躺在医院,第一反应就是摸肚子。

  张翠芬旁边哭哭啼啼:“嫂子,别摸了,我侄儿命不好,不来咱们老张家了。”

  刘金花一听,炸毛了。

  她腾的坐起来,抓住张翠芬一阵锤:“不可能,我儿子好着呢,我儿子好着呢!”

  张翠芬被她拽的站都站不稳,一头卷发被揉的成了鸡窝。

  她挣脱开,整整衣服:“嫂子,我知道你心疼,我不跟你计较。你既然醒了,就好好休息,咱妈在家还没人照顾呢!”

  刘金花才不放人呢:“你别装的跟没事儿人似的,我记着呢,就是你夫家那个侄女推的我,我的儿子就是你们老宁家害死的!”

  张翠芬:“……”

  刘金花撒泼,张翠芬还一肚子火呢。

  自己假孕的事情,被宁老太太知道,她还跟对方撕破了脸,能不能回去宁家,还两说呢。

  张翠芬委屈,索性将头扎进刘金花怀里:“是老宁家害死的,那你打我,打死我!”

  “你打死我,侄子就能活吗?你儿子没了还能再生,我特么家都要散了,找谁说理去?”

  她这一闹,刘金花反而愣了。

  张海正巧买了早餐进来,一推门就看见两个女人闹的不可开交,幸亏这个病房其它床位都空着,没人看见。

  他大喊一声:“你们干啥呢,想死!”

  刘金花和张翠芬立刻不敢吭声。

  刘金花闹一场,小腹痛,干脆蒙被子哭。

  张翠芬坐回陪护椅,理了理头发,说:“哥,咱妈在家还好吗?”

  张母行动不便,一个人在家不行,昨天晚上张海回家住,一早就往医院赶。

  他说:“她知道小孙子也没了,哭成了泪人。”

  张翠芬心里一惊:“哥呀,这事你咋给妈说,不怕她受刺激?”

  “本来就是受刺激才半身不遂的,万一再给刺激回来呢?”张海没好气:“你别管我了,还是想想怎么给宁家要赔偿吧!”

看过《九零军婚有点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