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第93章 死去的地球和冰雪奇缘

第93章 死去的地球和冰雪奇缘

  太壮观了……

  林三酒脚下不自觉地放缓了,怔怔地看着远方。

  不,不对——这一副景象,用壮观来形容不太合适,怎么说呢?更应该是一种让人觉得渺小的震撼感——

  如果有人从空中往下看的话,就会发现盐平港、包括它附近广大的一片区域,都呈现出了一种半垮的姿态。电线杆七零八落地倒着,有的甚至还落到了房顶上;楼房倾斜着,垮塌了一片…这些倒还罢了,最叫人震惊的,还是街道上遍布的、翻倒着的、大大小小的船的残骸,与扑鼻的腥臭味一起,充斥在人的感官中。

  一艘还算完整的大型渔船保持着前冲的势子,一头扎进了一幢民居楼里,压塌了一片商店;半块像是观光船的船头,砸在汽车上,一块儿被掀翻了。林三酒抑制不住心里的惊异,跟在同伴的身后,从一艘巨大的钢铁巨轮的船头下走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连街道原本的样子,都已经很难看出来了。

  胡常在激动之下,伸手去推眼镜,却推了一个空,这才想起来在体能强化过后,他就把眼镜给扔了:“高温造成冰川融化,海水水位上涨,所以把这一片都冲了吧?你们看这艘轮船,起码是万吨左右这个级别的,看样子应该是从远洋一路被冲进内陆的……”

  “能够把上万吨的轮船掀到陆地上,这得是多大的水势?”海天青不可思议地反问了一句。“这么大的海浪,怎么没冲进城市里去?”

  “当时的水势,只怕用海浪来描述都不够,应该说是海啸……”胡常在几乎忘了身后还有拿着枪的贝雷帽了,慢下脚步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周遭,这才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但是还不等冲进城市里,就蒸发得差不多了,水势越来越小,到了公路那边时,应该就跟小河似的了。”

  这个推测的确合情合理,怪不得这附近好像没见过幸存者——林三酒迈过一条成年人那么大的不知名死鱼,腐肉干涸后的特殊气味熏得她脸都白了,赶紧走远了两步,这才脸色不大好看地问道:“……那海关仓库,该不会也被冲毁了吧?”

  这话一说,大家都沉默了。连打了地基的高楼都成了这副模样,那用于储存货物的仓库情况想来更不乐观了……

  贝雷帽们一直以来对身边的人类末日画卷毫无反应,然而在听见海关仓库可能被毁的时候,其中一个却突然出声了,听声音正是射杀朱美的那个:“被冲坏了可不行食物很重要你们快点走。”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看他的模样却一点也不担心:红唇嘴角依然翘着,露出一个愉悦而礼貌的微笑,眼神虽然无光,却也亲切地弯着。而且别的不提,林三酒还真不太相信他们也是需要吃饭的……呃?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她的思绪顿了顿,转头对离她最近的胡常在问道:“喂,你看这些怪人……是活的还是死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胡常在楞了楞,将目光从远方的轮船残骸上收了回来:“虽然他们举止奇怪,但怎么看都是活人吧。”

  “活人不吃不喝不休息?这么走路不累得慌?”林三酒下意识地反驳道,“哪个活人关节都不弯的……”

  她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走在她正前方的贝雷帽,一张脸忽然刷地一下,180°地拧了过来,正对着她,身子却仍然在朝前行走。

  “你刚才是在说我吗说了什么。”

  面对这种恐怖片镜头,三人一兔的脸色一下子都变得煞白。

  “不、不……没什么……我们只是在讨论海关仓库……”林三酒半晌才压下了心里的惊悚感,结结巴巴地回答。

  贝雷帽“噢”了一声,头刷地又拧了回去,从他的后脖颈上,丝毫看不出他刚才竟然转了180°,而头颈却没有扭断。“没错你们快点走。”

  “他好像听力不太好。”耳朵里传来了兔子用耳环发出的声音——当然,这个“不太好”是指和进化人类相比。

  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敢再随便说话了——林三酒压了压心跳,一行人被贝雷帽围在中间,沉默地加快了速度。没有了路标牌以后,只能凭感觉来判断方向,因此在一连走了好几次错路以后,一直到天光大亮的时候,几人才终于看见了海关——或者应该说,海关的残余。

  原本的海关检查站由于离码头太近,已经彻底地消失了;码头仓库是一排排的平房,状况虽然比楼房好一些,但是房顶也都被巨浪给轰碎了,从远看都成了糊烂的一片。原本停放在码头上的集装箱,被海浪冲得到处都是,有的坏了,但大部分倒还完好,总算是给林三酒一行人留下了点希望。

  走在一片狼藉的码头上,几人都说不出话来。

  海不见了。

  或许在目光无法触及的远方,在最远的深海里,还残留着地球上最后一点海洋;可是从码头上眺目远望时,连海岸线都看不见。亿万年以来从没有曝露于世的海底大陆,干涸着躺在阳光下,仿佛是一个在苟延残喘之后终于死去了的人。海边的空气也不再清新,因为大陆架上遍布着海洋生物的死尸,腐烂了、又干枯了,混着海水的咸腥气,中人欲呕。

  与只会微笑、麻木的贝雷帽不同,林三酒盯着面前的“海”,久久地没有动。

  半晌,她忽然抬手一抹脸,从脸颊上抹下了一片眼泪。

  不知道为什么,在人类被毁灭的都市里生存了这么久,林三酒也没觉得怎么样,可是看着这片曾经是海的地方,却让她忍不住一阵阵悲怆,想掉泪的冲动止也止不住。

  连自然都输了,或许人类真的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透明泪珠划过眼角墨绿色的花纹,在阳光下绽起了七彩的光——胡常在心里忽然一跳,连忙扭开了头,嘶哑着嗓子说:“……咱们还是去找一找食水吧。”

  这句话提醒了众人,几人一起将目光投向了那个领头的贝雷帽。

  眼珠子直朝着干涸了的巨大海洋,贝雷帽的微笑丝毫没变,也仍旧踮着脚尖:“你们四个分头去搜索食物和水然后把还能食用的都拿到这里来集中不要乱跑你们身后都有人跟着。”

  他话音一落,棕毛兔就赶快呼吸了一口气,嘟囔着抱怨道:“听他说话我都快憋死了。”

  回应它的是两个贝雷帽的脚步声,“嗒嗒”地跟了上来,像影子似的咬在了兔子身后。

  几个伙伴对视一眼,各自带着几个尾巴,分头往仓库和集装箱的方向去了。林三酒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红色集装箱走去,耳听那个射杀朱美的贝雷帽也立刻抬步跟了上来,她转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贝雷帽红唇翘着,用黑洞洞的枪管指着她,笑容不变,没有回应。

  “你们怎么都穿得一模一样?是同一个组织的人吗?”林三酒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

  贝雷帽仍然不说话,只踮着脚尖跟在她身后。

  尽管知道可能是无用功,林三酒还是像拉家常似的问了许多不咸不淡的话,只是对方连一声都没吭,让她真有点无计可施了。

  就在她一个人的自说自话里,二人走到了集装箱前。看大小,这一个载重应该有二三十吨,被彻底地掀翻了,歪倒在一边,底下露出了一块破碎的建材,一只人手露在外面,看样子像是把一个房间给压垮了。

  好在幸运的是,集装箱门并没有被压在下面,只要想办法把门撬开,就能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不过林三酒可不希望当着贝雷帽的面叫出口器——她回头看了看贝雷帽,笑道:“这个门锁太重了,我可打不开。不如就用你的枪把门轰开吧?”

  她说这话,就是为了多看看对方手里的武器。看贝雷帽对找食水一事这么上心,应该不会拒绝……

  果然,贝雷帽微笑着“唔”了一声,抬起了手腕,一只乌黑的圆筒就对准了集装箱的大门。

  没有声音、也没有东西射出来——只是一股急剧的气浪迅速地扑了出来,在门上留下了一个椭圆形的空洞。这股气浪势子太猛了,明明是无形的,却叫人觉得仿佛用肉眼也能看见。

  集装箱门拽着沉重的声音,打开了。林三酒有点激动地看着里面码到了顶棚的木箱子,一边暗暗地祈祷里面不要是什么电子元器件之类的废物,一边徒手扯断了木箱的固定带,最上方的几个巨大的箱子顿时哗地倾泻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差点将贝雷帽给拍在底下。

  “抱歉啊,没想到。”林三酒毫无歉意地朝他笑了笑。

  贝雷帽没说话——他的笑容像是画在脸上的一样,即使刚刚逃过了被砸死的命运,仍然丝毫不动。

  林三酒挑了个顺眼的箱子,运足力气,一拳砸在了侧板上,箱子板登时碎成了几片,用手一扒就下来了。

  她满怀希望地伸手进去,又拽出了数只更小的包装箱。

  “这是……玩具?”林三酒拆开了一层又一层的箱子,终于摸到了东西:“冰雪奇缘的人物玩具?”

  不愧是国外进口的原装正版玩具,皮肤、衣料、毛发的质地,都非同一般的精细,比起老牌人偶芭比娃娃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这玩意就是再漂亮,也没有半点用处——林三酒叹了口气,觉得胃肠都正跟着她一块儿失望得不行。

  然而这时,贝雷帽却忽然动了——他唰地将头朝后直直扭了过去,朝远方喊道:“过来三个人看住了这个集装箱不许任何人接近。”

  假如不是这样平淡声调的话,林三酒觉得这句话一定会充满了兴奋和紧迫感的。想到这儿,她趁着贝雷帽没转过头来的时候,手自然而然地从几个玩偶的盒子上抚过,箱子里顿时空了一块。

  三个60厘米长的艾莎,就被她化作卡片收进了身体里。

  为什么一箱子玩具会受到这样大的重视,她还暂时不知道,不过先留一手,总不会吃亏的。

  接下来,林三酒就像一只羊似的,被贝雷帽从集装箱旁边给轰走了——她的任务没有完成,还得继续去开下一个集装箱,寻找食水。

  只是她运气不好,一连开了三个,都没有一丁点食品的影子,还险些受伤了——因为最后一个大货柜里装的居然是汽车,由于倾斜的角度问题,门一开,她就差点被几辆滑出来的汽车压扁了。

  “真是现世报来得快。”她嘟哝了一句,直起了酸痛的腰,正打算继续走,只听远方传来了棕毛兔兴奋的叫声:“有咖啡!我找到咖啡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