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第111章 落入人手

第111章 落入人手

  林三酒忍着一阵一阵的疲弱感,尽量跟上胖男人的步伐,二人跋涉在一丛丛半人高的荒草里。这儿原来大概也是城市的一部分,有时拨开高高的草,还能看见一些人行道的残余地砖——只是长时间地荒废了以后,各种疯狂生长的植物已经将大部分砖块给顶裂、分解了。

  在他们身边不远处,那只被叫做“走地鸡”的巨大灰白老鼠,正亦步亦趋地跟在胖男人的身后,走得快了的时候,肿包里的小老鼠就会在黏液里一阵晃荡。

  只不过林三酒现在没工夫反胃,因为胖男人的话已经抓住了她的全部注意力:“……耳导和我说的时候,我还笑话他来着呢!我当时怎么也不相信,他那个德行,竟然有外世界的恋人来找他……咳,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在得知也许有一个女人正在苦苦寻找耳导的这一刻,林三酒心里的滋味十分复杂,她半晌无言,只好轻轻“哎”了一声。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耳导这小子,怎么这么不经心?你一个女人,独自一人这么在外头走,可太危险了……”胖男人有点愤愤地拍了一把身边的荒草,“弟妹,一会儿你回去了就把门窗锁好,我出去替你找找他。”

  林三酒刚才给他的说法是,因为遇上了危险,所以她和耳导失散了。

  道了一声谢后,她的心里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胖男人当然不可能见到耳导,自己只要在对方发觉不对之前,找到抗辐射物资跑掉就行了。

  而且,从这个男人的字里行间,不难得出一些零星的信息。对于此刻的她来说十分有帮助。

  首先,这个末日世界的形成时间,一定非常早了,绝不是“极温地狱”那样刚刚降临的新世界。

  在玻璃球城市之外的地方,很显然进化人类们已经摸出了一套生存的法子:比如脚边模样恶心的大老鼠,就是这里主要的肉食来源——虽然是辐射后的变异种类,但似乎性情并不凶猛。而且据说肉质非常鲜嫩。不比小家鸡肉差,因此才得名“走地鸡”。

  而且听他的意思,耳导甚至还有一个落脚的住处。想来他家里也许还会有一些抗辐射的物资也说不定。

  最重要的是,林三酒了解到了一件之前并没有留意的事:伊甸园里的人,并非都是同一批传送过来的。

  大概是因为伊甸园的形成时间很长了,所以什么时候传送来的人都有。因此大家在这个世界的“进度”也不相同。今天虽然是林三酒的第一天,但对于别人来说。却有可能已经走到了尾声。

  这也就意味着,林三酒可以借用到不少前人的经验和便利。

  “对了,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她朝胖男人问了一句,声音嘶哑。

  后者一拍手。“是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你叫我宇子就可以,我跟耳导是老朋友了。上个世界就是我们一块儿过来的……”

  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了近一个小时——戴上了头盔以后。林三酒感觉略好了一些,再说她也不愿意让一个陌生人发现自己此刻的虚弱,因此硬是咬着牙走了下来。

  当他们终于到达了耳导所住的三层小楼时,她一件紧身背心的后心,早就让汗给湿透了。

  这栋楼以前大概是一家廉价旅馆,污浊发黑的墙壁上依然能隐隐看出来刀叉和床铺的图案,大厅里还铺着一条散发着霉臭的红地毯。

  “地方比较大,我们俩都在这儿住,耳导住二楼,我住一楼。”宇子交代了一句,便忙赶着灰白大鼠进了客房走廊——有一间客房已经让他改成了老鼠窝,灰白大鼠熟门熟路地就进去了。

  看着自己的肉食来源进了屋,关上门,宇子这才转头冲林三酒笑了笑:“饿了吗?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点……你先上楼休整休整,一会儿等耳导回来了,我替你教训他。”

  这儿的食水里都受到了严重的辐射污染,林三酒若是真吃下去,身体可能立刻就会崩溃了,她摇摇手:“不,别客气了,让我去休息休息就行……他的房间在哪儿?”

  她的精力早就透支了,而且她也想尽快去搜一搜耳导留下来的东西。

  宇子带着她上楼,打开了走廊第一扇门,嘱咐了几句,就在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笑了一声:“弟妹,我还没见过你的模样呢!你放心,在这栋楼里很安全的,不用老戴着头盔……”

  看着他带点好奇的模样,犹豫了一下,林三酒终究还是摘下了头盔。

  如果想在这儿呆到拿着橡皮糖为止的话,总是戴着头盔未免也太不自然了……她捋了捋头发,故作镇定地望进了宇子的眼睛里,暗暗盼望他并没有见过耳导恋人的照片。

  宇子的目光在她的花纹上停留了几秒,随即笑了:“你弄的这个东西还怪好看的!行了,你先休息吧,我出去找他了,你自己小心一点。”

  “好,谢谢你。”林三酒轻声说道。

  老是拖着一个没有行动力的身体,死只是迟早的事,必须赶紧找到抗辐射的办法——门刚一被宇子给带上,她立刻几步走进房间,目光刚一落在房里,即时有点愣。

  原本米黄色的墙纸上,飞溅着大片大片的血点;床单被割得七零八落,几块碎木板横挡在过道上,一张椅子翻倒在角落里……

  这个房间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人住的——

  当林三酒回身飞扑到门口,使劲拉房门的时候,果然房门已经打不开了。

  身体的不适一下子被她忘了,林三酒满嘴里品尝到的,都是一种名为懊悔的苦味。她顺着门滑下来,有点自嘲地笑了笑:如果不是被身体状况拖累得无法思考,她也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上了陌生人的当。

  静静地原地坐了一会儿。她轻声问道:“……你想拿我怎么样?”

  一直没有听见宇子离去的声音,他应该是在观察情况。

  门外静了一会儿,果然他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进来,似乎有点诧异:“你很冷静嘛。”

  林三酒没吭声,试着砸了几下门锁,发现门锁其实早已坏得差不多了,但不知为何。房门仍旧牢固得好像一面墙一样。纹丝不动。而且只砸了这么几下,她已经开始呼哧呼哧地气喘——

  宇子在门外等了几秒,发现她的反抗只能到此为止了的时候。顿时笑了一声,说了一句“白费劲”,接着一阵脚步声就下了楼。

  听着他走远了,林三酒颓然地往床上一倒。感觉自己的皮肤筋骨无一不疼。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以这样的身体状况,她什么都做不了。

  一阵晕眩涌了上来,林三酒掐了一把自己的皮肤。好不容易才没有昏睡过去。她一边积蓄着体力,一边侧耳倾听门外的动静,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直到窗外的深蓝色天幕上挂起了星光,她才又一次听见宇子的声音。

  他似乎在和另一人对话。

  “……品质是很好的。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他说话间,脚步声正朝楼上来了,听声音果然不止一人。“我看见过她的脸,长得挺漂亮,而且还画了不少花纹……”

  “花纹?不会是纹身吧?”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啧啧”了两声,“要是面积太大,把脸都遮住了,可不能给你开高价了。”

  “那没有!”宇子慌忙解释了一句,手里握着什么东西一挥,房间门便应声而开。“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一个个头儿十分高大的光头壮汉,瞥了他一眼,轻蔑地笑了一声:“多少回了,还是不敢先进去?”

  宇子低下头:“……嘿嘿,以防万一嘛。你也知道,我身手不如你……”

  光头壮汉也不多言,在腰间按了一下,周身忽然亮起了一阵微光,随即光芒又收了,仿佛从没有亮过一样。

  他刚一抬步进了屋,顿时皱起了眉头。

  稍有点见识的人都看得出,刚才做的防备,其实都多余——因为站在屋子角落里的女人,看起来已经虚弱得很了。

  她戴了一个头盔,模样怎么样一时倒看不见;只是她在二十多度的气温里,仍旧汗如雨下不说,握着一根长长怪东西的手,还不住地微微颤抖着,似乎在忍受极大的不适。

  光头顿时不满意地瞪了一眼宇子。

  “就是她?是个生病了的?”他用一种打量商品的目光上下扫了一遍林三酒,见她将手放在了旁边一台老式录音机上,仍旧一点都没往心里去:“长相都不知道,不是浪费我的时间吗!”

  宇子一听立刻有点急:“她不是生病了,可能就是潜力值有点低——”

  他话音未落,只听房间角落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正是从录音机中传出来的:“利刃怎么样,可以召唤利……”

  电光火石之间,还不等宇子反应过来,光头忽然一脚将他踹倒了,接着手一挥,录音机仿佛长了眼似的拔地而起,一头冲进了他的手掌里。

  录音机里的声音戛然而止,林三酒绷带下的皮格马利翁项圈还没来得及发热,就平息了下去。

  光头壮汉这才一脸惊异地看看录音机,又看了看林三酒,凝重的语气中竟然透出了一丝兴奋:“看不出来,战力可以啊,竟然都叫醒我的‘危机感’了!”(未完待续)

  ps:谢谢marciaa的又一支玫瑰,谢谢大天使的平安符和巧克力!祝你们大家新年快乐!

  今天更新得晚了,因为被我妈抓去买年货,布置房间什么的,实在是……

  明天的更新又没有着落了啊啊啊啊

  全勤君不要走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