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391 可老娘不叫林三啊

391 可老娘不叫林三啊

  ……季山青并没有虚张声势。

  在意老师一声“骨翼!”的尖叫里,林三酒头也没来得及回,后背肌肉一缩,急急地将两只巨大骨翼提了起来,尾端的利刺顿时“吱嘎嘎”地从镜面上划了过去——好在始终没有把镜子打破。

  才刚刚喘了半口气,林三酒一颗心仍悬在空中,只见从头顶上的镜子里再度扑出了一道光影;她略有些焦躁地低吼了一声,脚下一蹬跳离了原地——但她才回过身、勉强抬起了一边沉如千斤似的胳膊,那道光影早已碰着了地板的镜面,瞬地又被反射开来,没入四周不见了。

  呼哧呼哧的喘气声,粗重地一下一下敲打着自己的耳鼓;林三酒使劲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视线仍然像是被水泡过一样模糊。

  “你看,这又是何必呢,”无数个身体被哈哈镜扭曲得各不相同的季山青,表情平静地站在二十一块镜子里,每一个的双眼都正紧紧盯着林三酒。无数张嘴巴同时一张一合地说道:“……现在你要在马上看见希望的时候死掉了,这不是更痛苦吗?”

  林三酒没有吭声,目光一遍一遍地从这个镜空间里划过,眼珠每动一下,都仿佛能花掉她一大部分体力;时不时一个猛转身,让她看起来甚至有点神经质。

  说起来,不过是三两分钟的战斗而已,她就已经像是被拽上绳子的马一般疲于奔命了。

  她是真没想到,季山青只是突然回手碰了一下镜子,整个人随即就化作了一段光影被吸进了镜子里去;下一秒,所有的镜子里都露出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她一个人,面对的是经过镜子互相映射后,产生的无数个连实体也没有的人。

  不,其实根本没有所谓“实体和虚影”的分别——这二十一块镜子里的每一个季山青,都能从镜子里以一道锐利的影子模样“射”出来,速度快得叫人压根看不清楚那是什么,只有一段模糊的颜色;然而只要稍稍被那影子擦一下边。它立刻就会变成尖锐的奇特攻击——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从天花板上射出来的光影,竟也遵循了光照的规律,顿时被环绕的镜面给折射成了无数道。从四面八方的角度占据了整个空间。有的一被反射,便就此消失了;但更多的,还是如同穿刺一般一下又一下地穿过了林三酒毫无防备的身体。

  “纯触”早就不能用了。

  不仅仅是因为光影不会造成空气流动——还因为林三酒受到的攻击太多,此时浑身皮肤、肌肉早已失去了感觉,每一个动作全凭着意志力去驱动肢体、靠残留的直觉来判断自己身体落下后的方位。仿佛被注射了上百斤的麻药似的。她如果不低下眼睛,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手脚在哪儿——事实上,到现在她还没有因为打破镜子而死去,真是一件叫她自己也觉得惊讶的事。

  在封闭的镜空间里,每一道光都在不断地被反射;假如一个人避不开光的话,那么自然也就避不开季山青化成的光影攻击。

  他完全可以接连不断地攻击我,直到我死了为止,可是——

  林三酒这个念头还没转完,从后背上猛然又传来了一股她已熟悉之极的强烈冲击——又一道光影刚刚打在了她的身上。

  一下子,浑身毛孔仿佛都全部炸开了。血液像是被刺激了,立刻疯狂地逆流、凶猛地冲击着心脏;在她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地跌倒在了地上以后,那道光影便从她头上瞬地滑了过去,没入了对面的镜子里——变成了另一个歪着头端详她的季山青。

  如果可以的话,林三酒真想躺在镜面上不起来;然而从她的眼皮底下,季山青在底部镜面里的投影,慢慢地朝她接近了。

  浑身汗毛一竖,她拼命甩着四肢爬了起来——她现在可以说对自己的肢体完全失去了感知和控制,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爬起身的;才刚站起来。顿时又被一道光影给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小腹上。

  “不行,你这样会死的,”眼看着林三酒即使使尽浑身解数,也依然到了苟延残喘的边缘;意老师的声音里头一次露出了惶恐:“……你赶紧逃吧!对付他的办法。哪怕出去再慢慢想也行啊!”

  直到从额头上流下来的什么东西一下迷进了眼里,林三酒才知道自己的额头出血了。她低头擦了一下眼睛,虚弱地摇摇头,在心里答了一句:“……没法逃了。”

  意老师顿时哑了壳。她是林三酒潜意识层面所塑化的一个“意象”,有了她,林三酒才能对自己的意识力有更好的掌控——刚才她就在拼了命地用意识力控制着骨翼。试图将它们收起来;然而也正因为这样,许多存在于表意识里的信息,她反而并不清楚。

  “刚才我在躲避光影的时候,早就碰到镜子好几次了。”林三酒不知怎么,没在脑海里对话,反而把这句话轻声地说出了口,声音因为麻木的舌头而有些含混不清:“……但是,我全被‘弹’回来了。”

  镜子的通路并没有被封死——这一点她能肯定,也正是为什么她不敢打破镜子的原因;然而不知是因为终于找到了礼包、还是镜子里有一个季山青的缘故,她身体分解成粒子以后,压根没有穿越出去,反而在眨眼之间便掉回了同一个镜屋里。

  “虽然我知道你是个礼包,但你他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林三酒喃喃地骂了一句,已经有些失焦了的目光从身边无数张季山青的脸上划过。

  这句话顿时叫无数个季山青歪头看了她一会儿,随即同时抱起了粗粗细细、模样不同的手臂,语气平静温润地说道:“……你知道吗?我是礼包不假,但我也不完全是一个物品。”

  “在我有了自主意识以来,你并不是第一个怀疑到我的人了。然而我还是在这儿,好好的,在镜屋里来回穿梭。之前那些辨认出我是礼包的人,都死了;在他们死了以后,他们变成了我的一部分——变成了终点礼包的一部分。”

  “有人说终点礼包是一个威力无上的能力;有人说是一个平稳的、不必轮回的平常世界;有人说是一个愿望……世上没有人知道我到底能够做什么,但却都趋之若鹜地追寻着我。多亏了你们这些死掉的人。每多一个部分,我能做的事便越多;只要我坚持不被拆开,总有一天,我会摆脱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成为你们不可想象的存在。”季山青的表情乍一看仍然十分平淡,然而镜中的无数双眼睛,却仿佛正在燃烧着疯狂的光亮:“……来吧,轮到你为我做更多的贡献了。”

  “是吗?”林三酒低垂着头,朝地面里的季山青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那你可要记住了。废话太多的人往往下场都不太好。”

  “你还能干什——”

  季山青一句话没有说完,只见林三酒手中忽然多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接着猛地向旁边一甩手——一股狂烈的飓风如同出笼猛兽一般扑向了右侧,瞬地便舔上了镜墙;只听“哗啦啦”一声,几块镜墙同时碎裂成了几大块;【龙卷风鞭子】果然在没有让林三酒分解的情况下击碎了镜子。

  然而头上、脚下、身边的无数个季山青看起来,却仿佛马上就要忍不住笑了。“你以为这样就能跑?太天真了!”

  林三酒早就看见了。那四五块碎裂的镜子,才刚刚脱落下来了一点,便又纷纷贴了回去;几乎是在眨眼之间,镜墙便再次光洁如新地亮了起来,映出了一重重的季山青。

  那张纯净清秀的脸上此刻充满了嘲讽之意。红唇张了张,仿佛要说点什么似的;只是还不等他出声,林三酒已经又一次像是失去理智了一般,朝身旁疯狂地甩出了【龙卷风鞭子】。

  要说刚才那一下更像是试探的话,这一次林三酒似乎已经完全没有了顾虑。一股比刚才还凶猛了不知多少倍的飓风一口吞下了半个镜屋里的镜子,将季山青一句“你疯狗啊”给打得支离破碎。

  被飓风一打,镜面纷纷裂开了碎纹;还不等它们重新贴合好,又一波风势已经袭到。

  这样的“无用功”如此反复了足有三五次,季山青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镜屋里不知何时已经比刚才昏暗了一大半。

  超过半数的镜子缝隙之间,已经不再有光芒透出来了。屋子里黑沉沉的,镜子里的倒影早就模糊成了一片,叫人瞧不清楚;他腾地一下从二十一块镜子里靠近了镜面,无数张隐约不清的脸被同时放大了:“你——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林三酒轻轻地笑了一声。心有余悸地抹了一下嘴。

  她刚才已经彻底被季山青逼到了死路上了。

  她即使战力再高,也躲不过光;而季山青投射的光影与光的唯一分别是,他比光更凶狠、更难以防备。

  但只要有了一线希望,林三酒就是绝不会灰心的人——别说副本了,这世上没有真正的绝路一说;这个镜屋,一定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这个办法是什么呢?

  当她摔在了地上时。脑海里突然浮出了一个念头。

  ……如果没有光的话,自然也就没有季山青的倒影了。退一万步说,即使季山青从镜子里出来了,也再没有各种防不胜防的折射了……

  但是要怎么样去掉镜屋内的光呢?

  林三酒眯起眼睛,朝镜子看了一眼。这一次,她的关注点不在于镜子里的自己、或者季山青了,反而落在了两块镜子的缝隙之间。

  ……为什么这里会有光射出来?有光,就代表着有灯?

  可是连镜子都这么暗藏玄机了,这儿的灯难道会是普通的灯?

  但是她在季山青的连连攻击之下,早已无法可想,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一试——怀着侥幸心理打开了【金手指】,试图给自己增加一点成功几率后,林三酒叫出了【龙卷风鞭子】,暗暗下定了决心。

  接下来的事,顺利得甚至超乎了她自己的预料。

  她一下接一下的攻击,即是为了扰乱季山青的视线;也是为了能够更彻底地摧毁镜子背后的光源——果然正如林三酒所想的那样,镜子虽然一个接一个地恢复了原样。但光源却全在猛烈的风势里被轰碎了,再也亮不起来了。

  在彻底黑下来了的屋子里,原地静静地站了十秒钟以后,林三酒依然没有遭受到来自季山青的光影攻击。浑身的皮肤反而开始渐渐地复苏了。

  她在黑暗里慢慢露出了一个笑。

  “你的攻击,本来就有时间的限制;这一下没有了光,你更是连发挥都发挥不出来了。出来吧,也是时候面对面地打一场了。”

  过了好一会儿,阴暗的沉寂中才轻轻地传来了一声“嗤”。

  “你觉得。如果这是我唯一的手段的话,我还能保持不被拆封这么长时间?”季山青嘲讽地一笑,“……把自己置于黑暗里,也就是把你自己置于了死亡里。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这些让人变形的哈哈镜,难道只是为了好玩吗?”

  林三酒一愣。

  “你穿过的每一个镜子,都记载下了你的所有数据。只要我愿意,这些镜子里的数据随时都可以走出来,再拼凑成一个你……你和她们本就是一体的,不管外貌如何。都是一模一样的构成……”

  即使看不清,但林三酒依然敏锐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片黑暗里,一个接一个地从身周的镜子里走出来——她们悄无声息,行动间甚至连一点气流的波动都搅不起来;然而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些东西已经逐渐、迅速地填满了她身边的空间。

  ……连林三酒自己都想不起来,她到底穿过了多少镜子了。如果每一面穿过的镜子中的“林三酒”,都在这儿了的话……

  “别费事了,她们不需要攻击你噢。”随着季山青的这一句话,林三酒停下了握着【龙卷风鞭子】的手;只听他继续笑道:“只要轻轻碰你一下。这些与你同本同源的人,就能够彻底将你代替置换了呢。”

  林三酒还来不及消化掉这句话里的消息,就感觉几根冰凉的手指搭在了自己肩膀上。

  “林三。”属于她自己的声音,在耳后低低地叫了一句。

  ……林三酒一瞬间连脑子都炸了。一时间什么也反应不过来。

  “呃,林三?”另一只手伸了上来,毛茸茸的,抓住了她的胳膊:“林三?林三?”

  黑沉沉的空间里静了几秒。

  在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猛然爆发出了林三酒一阵畅快的大笑。她几乎完全不能自已了,下意识地通过麦克老鸭的能力将【能力打磨剂】换了回来。银亮的光登时洒满了空间,映亮了季山青发懵的脸。

  “哈哈哈,我一定、我一定得看看你的表情才行,”她笑得前仰后合,连身边诡异的上百个“林三酒”都来不及瞧上半眼了,“我说,你这个什么置换是不是还有一个条件才能发动啊?是不是得叫我一声我的名字才行?毕竟都要置换人家了,连名字都不知道好像也不太对,是吧?”

  季山青一脸呆滞,完全反应不过来眼下的状况;只能瞧着那个女人一边笑,一边说道:“——可老娘不叫林三啊!”(未完待续。)

  PS:  为啥发文不能配表情?我特别想配那个一脸懵逼.jpg!其实这一章开始写时,我的内心老严肃老正经了,然后中间吃了个饭,看了会儿电视,回来的时候就这样了……

  到了感谢时间,我打开页面看了一眼,顿时变身季山青,惊得饭碗都掉了。@酱酱同学,你家缺宠物吗!讲真,你赏的可是又一个叶子啊我的天!别人拜神,我拜壕,小的好方……一眨眼就欠了十更了,真的是还到下本书的节奏啊……!谢谢你这么支持我!!

  时间有点不够了,先发为敬,大家一会儿来看感谢名单~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