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Error 404 一波三折

Error 404 一波三折

  “首先要找到小依在红鹦鹉螺界的落脚点……”

  在晴朗碧蓝的天幕下,透彻温暖的阳光穿过空气,在人的视野里形成了一个个泛彩的光圈;两个人影正一前一后地走在一片城市废墟的残壳里,每一步都在空中激起了许多干燥活跃的灰尘。

  林三酒轻声嘀咕了一句,随即叫出了一张卡片又看了眼地址——小依的落脚点对她而言十分陌生,是一个从没听说过的地方:“……也不知道兔子他们有没有在那儿留下什么消息。”

  按照兔子的说法,只要在一个落脚点留下消息,那么当小依来到这儿时,便会把消息带到她下一个世界里的落脚点去,这样一来,即使几人去的十二界不同,也有机会能互通消息。

  想到这儿,她的精神不由振奋了点儿,回头朝礼包笑了一声:“快点跟上来,自由区不远了。”

  一口气走了几十公里,季山青早就累得眼睛都花了,拖在地上的每一步甚至比林三酒这个病号还沉重迟缓——“姐,姐,我看,这个什么自、自由区也没什么好玩的嘛……”

  自由区的大小,大概只相当于末日前一个中等城市的规模;而包围在那一处繁华区域之外的,就只有一片接一片无垠的荒凉死地了。礼包刚开始上路时的兴奋。很快就被接连不断、风化侵蚀的人类废墟给消磨了个精光。

  “等你见到自由区,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林三酒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随即一抬手,指着远方笑道:“……你看那边。”

  季山青个子还没有她高,只能踮起脚、伸长脖子朝她所指的地方望去,看起来有点像一只猫鼬。

  从他所在之处,仅能瞧见一些隐隐约约的影子——当他正在猜测自己看见的究竟是什么时,只听身边林三酒轻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是一些进化者开辟的种植区域……看来我们应该马上就能进入自由区了。”

  随着越走越近,季山青也看清楚了那几幢简陋而破败的房屋,以及用建筑废弃材料围起来的一片田地。正如林三酒所说。自由区的繁华很快就随着路上逐渐多起来的进化者。而逐渐展露在了二人眼前——

  在废墟上重新搭建起来的自由区,整体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而残缺的白色贝壳,在它的空洞里,正勃勃而兴旺地生长着各色各样的古怪建筑物。来来往往地穿梭着相貌奇异的进化者;香料、醇酒和血液混杂而成的独特气味。与自由区里永不止歇的隐隐歌声、器械声裹成一团。扑面而来——林三酒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真正感觉到自己又回来了。

  想了想,她决定先去查一查小依的地址。

  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礼包的眼睛就根本不够用了。

  从出生以来,他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多新奇有趣的事物——这一路上林三酒走得非常费劲,必须得不断回过头,先把季山青从人群里找出来,再把他从各种商贩、小摊、街巷和歌舞前拽走;礼包的兴奋劲儿被打断了,还要嘟嘟囔囔地不高兴——因此等二人总算查出了地址、来到了小依落脚点的时候,天都几乎快擦黑了。

  林三酒擦了一把汗,没好气地瞥了季山青一眼,抬步走向前去。

  这是一栋歪歪扭扭、外墙上不知为何钉满了木板的小楼。门被拆掉了,门洞上挂了一个大灯牌,用好几种文字写的“旅馆住宿,邮箱租赁,消息代发”等字样,正在傍晚的暮色里莹莹地亮着。

  ……怪不得小依地址上的最后一段,写着“第207号箱”呢。

  被当作邮箱对外出租的,显然是从末日前车站、超市等等场合搜寻出来的公共密码箱,连型号颜色都彼此不一样;林三酒找到了第207号,在输入了密码1944以后,铁皮门“当”地一声就开了,扑出了一团灰。

  咳了一声,林三酒有几分提心吊胆地将手伸了进去,摸了一圈。

  “有吗?”。季山青问了一句。

  林三酒没应声,只是不死心地又摸了一遍。然而她触手所及的,只有冰凉的柜子和一层厚厚的灰——看起来,小依这两年应该都没有来过红鹦鹉螺。

  尽管知道这个结果不算意外,但失望还是一下子就虏获了她的心脏。

  ……是兔子一行人都还没能来到十二界呢,还是说他们通过小依留下的消息还没被带来红鹦鹉螺?假如是第一种可能……那么他们现在还好吗?

  原地怔了几秒,林三酒叹了口气,一把关上了箱门。

  她的这个动作,顿时叫季山青感觉到自己又可以出去逛了,连眼睛都亮了起来:“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虽然他们没有消息,但我可以留下我的去向。”林三酒沉吟着道,“……刚才来的时候我已经打听过了,签证官协会离这儿不远,我可以先去开张签证,再回来把我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写下来……正好天也晚了,今晚我们还能在这儿住一夜。走吧,咱们去签证官协会。”

  虽然不太清楚签证是什么,但季山青仍然兴致勃勃地跟上了,一边走一边问道:“签证要怎么开?”

  “花红晶,花物资。”林三酒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然而毫无预兆地,她心里忽然闪过去了一片阴云。

  开签证的价格显然会很贵,但有了从战奴训练营里找到的大量红晶。林三酒倒不担心自己会付不起价——只不过,让她犹豫起来的也正是这些红晶。

  ……在楼氏兄妹走后,她才发现两个孩子竟然一个红晶都没有拿,全都留给了她。

  就像他们知道,自己不会再需要这些红晶了一样。

  不,一定是听了季山青的胡说八道,害得自己多想了——林三酒摇摇头,硬是掐断了这个念头,抬眼望向了远方。

  自由区里的街道没有经过半点规划,都是人走出来的。因此常常会走进死路里去;只不过好在签证官协会是整个自由区里最受关注的地方了。二人浪费的功夫不算多,很快就还算顺利地找到了协会所在的这一处建筑物。

  作为地位举足轻重的签证官,他们很显然也很清楚自己是一种弥足珍贵的资源,连协会所选的地方。也非常符合他们骄傲的作风——

  高高的尖型拱顶门。雪白的一根根古罗马式柱子。精美辉煌的雕饰……当林三酒二人爬上台阶,站在大门口的时候,竟感觉自己在相比之下十分渺小——看样子。这儿在末日以前应该是一所歌剧院。

  “还真浮夸啊。”林三酒一边嘀咕,一边随着人流走进了大厅。

  原本用来观赏表演用的演出厅,椅子都被拔起来清空了,留出了一大片空地,摆上了一排排的小桌子;有的桌子后面坐着签证官模样的人,有的后面空着,有的在桌面上还立着牌子,内容从“最后几张普通签证,低价清货”,到“特别优惠:接受生存物资”,种种不一而足。

  二人在大厅里看什么都新鲜地转了半天,林三酒也渐渐看出了些门道。

  留在大厅里的签证官,不是能力等级不高,就是手头上不剩什么好签证了;在这儿开签证的人,也多半都是身上没有什么钱了的普通进化者。如果想要稀有签证,比如十二界签证、或者空白签证,那就必须得上楼才行——二楼是从前贵客看表演时的专用包厢,隐秘性高得多了,也更合适交易珍贵稀有的物资。

  反正离自己传送的日期还有几天功夫,林三酒也不着急上楼,信步在一排排小桌子间浏览了半天;看够了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目的地之后,她这才叫住了一个刚刚从桌子后站起身的签证官:“……我问一下,现在楼上的签证官多吗?”。

  这个签证官的一双黑眼圈特别重,乌青地叫人一时根本注意不到他别的五官;看了她一眼,他才朝楼上抬了抬下巴,带着几分傲气地说:“够你用的。”

  林三酒不以为意地点点头,压根没在意他的态度;见他起身去了大厅门口,自己也带着礼包转身上了二楼。

  才一走进二楼走廊,立刻有人迎了上来。

  “你好,是要开签证吗?”。看起来年纪还很轻的男孩套在一身黑衬衫里,轻声问道:“麻烦你登记一下。”

  “还要登记?”林三酒皱了皱眉。

  “对,”男孩笑着说,“往常是不用的,只不过今天‘院长’大人也在,就不能随便让你进去了……你把你的名字、需求和出价都写下来,我会去替你找签证官的。等得到了允许后,我才能把你带进去。”

  林三酒手里攥着他递过来的纸笔,有点愣地听完了这一席话。

  院长又是什么人?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院长、或是什么院的——不过再回头一想,她在红鹦鹉螺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星空游乐园的副本里,对自由区的势力了解得也不是很多,没听说过也不算出奇。

  想了想,带着几分犹豫,林三酒还是按照那个男孩所说,写下了“林三酒,十二界签证和空白签证,出红大晶购买,数量可谈。”这一行字。

  想要开签证,就必须在签证官系统里挂名——只是她过去被人偶师追杀出了阴影,又在季山青那儿险些吃过一次亏;现在她对报上名字一事,总有些不情不愿,因此“林三酒”三个字,故意被她写成了三个歪歪扭扭、含含糊糊的墨团,酒字还少了偏旁。

  年轻男人接过纸,没怎么细看。嘱咐了一声“你在这儿等着,没我接应不要进去”之后,转身就消失在了昏暗的走廊里,将林三酒和礼包二人留在了楼梯口。

  只是叫人没想到的是,他们这一等,竟然就等了足有十多分钟。

  时间过去得越久,季山青的神色就越有些焦躁不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团团转了几个圈子之后,他忽然凑到了林三酒身边,低声道:“姐。不太对啊。”

  “又怎么了?”

  “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楼上包厢一共才六个。”季山青盯了一眼走廊深处,声音放得轻轻的:“这个歌剧院上了年头了,虽然地上铺着地毯叫人听不见脚步声,但是开门关门时的声音却是遮不住的……刚才那个男人走进去后。你听见了几次开门声?”

  林三酒愣了愣:“一次。”

  “对。那个男人进去了第一个包厢后。就再也没出来。假如找到的第一个签证官就合适,他不会花这么久;如果不合适,他也早该出来。走向下一个包厢了。”季山青咬着自己的指甲说:“他刚才说过,有一个大人物在里面,所以不让你进去……既然这个大人物这么注重隐秘性,那么按理来说,所有想上来开签证的人都应该被拒之门外、好好等着才对,何必还要写下名字这么麻烦……”

  “你要是有什么猜测,就赶快说。”林三酒揉了揉太阳穴。

  “你不是说过,签证官系统一旦挂上名后,就可以追查某个指定的人了吗?我猜,这个大人物就是来这儿追查人的……至于登记一事,也是想要以防万一,将每一个来开签证的人都审核一遍。我想过了很多可能性,但就属这个最合理了。”

  也就是说,里头的那位大人物,或者是他的手下,此时正在审核自己的登记表——林三酒皱起眉头,刚要说点什么,只听走廊里传来了“吱呀”一声,正是第一间包厢门被打开的声音。

  刚才那个年轻男人很快走廊里现了身,手里还握着她的登记表,来到二人面前笑容满面地说道:“是林三酒林小姐吧?你跟我进去吧,我已经给你找到合适的签证官了。”

  那一刻,林三酒也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咯噔”一下闪过去的究竟是什么——她飞快地瞥了一眼季山青,见礼包的表情果然也骤然沉了下来;随即压住了砰砰的心跳,走上前一步,笑道:“是吗,真是谢谢你——”

  下一秒,猝不及防的男人立刻被一道阴影给劈上了后脖颈,几乎毫无防范地就倒了下去。

  林三酒一把抓住了软软滑下去的身体,尽量悄无声息地将他放在了地上;季山青立刻带着笑意,就像对面还有人似的朝空气里问了一句:“对了,请问是哪个签证官先生呀?噢噢,好的……”

  年轻男人的身体才一碰到地面,林三酒立刻一拽季山青衣袖,二人掉头就冲下了楼梯——几乎是当二人刚刚踏进大厅里的同一时间,二楼包厢上就传来了一阵响动——

  “为什么会冲着我来?”林三酒嫌礼包速度慢,一把将他扛在了肩膀上,朝大门口冲去:“……会是什么人在追查我?”

  “你忘了吗,战奴训练营的幕后主人,现在肯定早就发现你干的事了!”礼包趴在她肩头,喘着气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得知你的名字一点都不难!”

  林三酒紧紧地闭上了嘴,心里像是被火烤着似的,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此时不能战斗而难受、还是因为拿不到签证才难受——如果没有签证,她要怎么告诉兔子自己的行踪?

  当身后逐渐响起了一阵阵迟来一步的骚动时,林三酒二人已经一脚踏出了大厅门口——她才跑了两步,忽然猛地一转身子,在撞上面前的人之前险险地刹住了步子。

  “你干什么!”刚才那个一双黑眼圈的签证官显然刚从外头回来,被林三酒惊了一跳之后顿时不高兴了:“这么莽莽撞撞的!”

  林三酒一愣,飞速地回头瞥了一眼,再转头望向他的时候,微微眯起了双眼。(未完待续。)

  PS:今天终于提前写完了,剩下的半天我自由了,我自由了!!啊哈哈哈!天王老子也不能叫我再打开文档了!!

  这一章正好404,所以忍不住写了个上去,完全身不由己……

  谢谢聂小无01、sa县大酒店、左屏翊、幽灵无心、润滑垢、、松鼠家的蛋挞、向日葵脖子痛、冻醪、肥鸟、龙与鲤鱼等等大家的打赏,以及莫千转、左手遇到爱、螃蟹毛、影色唇彩、行若飞木、纳兰是个吃货、千暮雪、铅华丶尽洗、等等大家的月票!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