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455 清久留的真面目

455 清久留的真面目

  如果不是见识过那一片红色天鹅绒,光看矮个男人的身手,林三酒根本想不到他竟然也是一个进化者。??.? `

  力量、敏捷、动态视觉……这些对任何一个进化者来说都已是常规配置的能力,矮个子男人几乎哪一个也没有;就算叫他跟一个没有进化的初中生打一架,只怕谁胜谁负也是悬在风里的谜团——

  然而林三酒不但拿他没有丝毫办法,甚至还差点几次遭到不测。

  再一次急急地朝后跃出之后,这一次她没有保持住平衡,顿时咚地一下摔在了地上;生怕身后的攻势会借此追上来,林三酒忙打了一个滚,这才跳了起来,一边喘着气,一边死死地盯住了空中的那片红天鹅绒。

  完全展开的红天鹅绒,足有几十米宽、两层楼高,的确大得如同舞台幕布一样,将面前的天空彻底包裹成了一片顺滑的柔软梦境。暗红色的光泽,顺着天鹅绒的纹理而轻轻闪烁着,只是看一眼,就能令人感觉到它入手时那不可思议的丝般触感。

  林三酒非常清楚它那美妙的手感。

  事实上,她刚才就是险险地才从那美妙的手感之中逃出来的。

  “你以为这是我的特殊物品啊?”孩子似的童音“咯咯”地笑了一声,矮个男人硕大的额头下,因为他的笑容而密集了许多条纹路:“……不过话说回来,你那个什么3oo路,也真是一个好东西;嗯,等我问完了话,我就不客气了。”

  林三酒顿时冷下了面色。

  她刚才试着问了一句“你听说过3oo路吗”,想先冻结掉这块棘手的天鹅绒——只是这一次却不灵了。

  她的话才一出口,那片红天鹅绒忽然无风自动地一展、又一卷,即使它卷向的空中什么也没有,也叫林三酒心里“咯噔”了一下;当它停下了动作的时候,矮个子男人若无其事地一笑,耸了耸肩膀。

  “真可怜。你不会以为我的能力只能够吞没实体吧?”他“啧啧”了两声,似乎并不打算多解释自己的能力,突然一指林三酒喝道:“闭幕!”

  又来了!

  林三酒心里狠狠骂了一句,转头就逃——身后的那一片红天鹅绒却以比她更快的度笼了上来。在她身上、眼前都投下了一片暗红,迅包裹住了她的去路;感觉到那融融滑滑的触感即将要碰触到自己了,她猛然一咬牙,立即沉入了“纯触”状态,手掌同时向后一推。

  从黑泽忌那儿学来的一股气流漩涡登时从她手掌中扑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红天鹅绒上,将整块幕布给击得朝后一抖;虽然红天鹅绒随即一合就吞没了这个小型漩涡,但也给了林三酒一个宝贵的逃脱机会,叫她总算从天鹅绒的包围中脱了身、迅地跃上了街旁的一栋小楼楼顶。?? .??`c o?m

  喘了一口气,林三酒现在焦虑得只想骂人——她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对手!

  不管是【你听说过3oo路吗】、【龙卷风鞭子】,还是画师、【】,她一路倚重的这些特殊物品,在面对红天鹅绒的时候没有一个能挥作用的;不管使出来的效果有形还是无形,在被这块诡异的布一卷之后,就统统销匿了踪迹——在连【】都差点被天鹅绒给卷进去后。她就再不敢用特殊物品了。

  而在她的能力中,【扁平世界】不能卡片化别人的能力,先便出了局;两个【一声叮】也必须要用手碰到对手的身体才能起效——然而有一道红天鹅绒拦着,只怕不等林三酒碰着矮个子,自己就先要被幕布给卷进去了。至于老鸭和金手指,那真是提都不用提。

  ……所以在纠缠了几分钟之后,林三酒带着几分憋屈地现,自己竟然只能够用气流漩涡来将红天鹅绒震远一点而已。

  “老实说,”在幕布又一次朝她席卷而去的时候,矮个子男人悠悠哉哉地说道:“像你这样能坚持过两分钟的人。我也就遇见过三……不,加上你是四个。你知道他们后来都怎么样了吗?”

  又打出了一个气流漩涡后、来不及转向的林三酒,一脚将屋顶给踢碎了,任自己直直掉进了楼房里。自然根本没空回应他。

  矮个子叹了口气。

  “全、部都被我的能力吞没了啊。你说,你还挣扎个什么劲呢?”

  “轰隆”一声,楼房的墙壁像是安了个炸弹似的,从里头骤然被打碎了;喷薄而出的碎块和齑粉中,林三酒狼狈的身影猛地冲向了远处。

  对上这块红天鹅绒时,她连战力的十分之一都挥不出来。可以说根本没有胜算——即使再想打探“候选人”的事情,她也不肯拿命去换。

  “逃也逃不掉的,”随着矮个子的这句话,红天鹅绒如同噩梦一般再次包裹住了她的去路。“幕布是随着我的心念而动的,你再快,还能快过人的思维吗?”

  林三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回过了头来——不知道是不是天鹅绒笼下的影子所致,她原本清亮的一双眼睛里此时盛满了暗红;当她开口时,那被焦虑折磨得嘶哑了的声音,将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这不合理。”

  “哦?”

  “所有的能力都有限制和弱点,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无敌的能力。”再一次从红天鹅绒的包裹中险险脱身,林三酒额头上的青筋都在一跳一跳:“……我只要找出你这个能力的限制,你就完了!”

  “哈哈,你说得没错。.??`”矮个子眯起眼睛,拍了拍手;有红天鹅绒为他战斗,他本人倒是显得轻松得很:“我的能力不但有弱点,而且还很致命——或许是作为展出这个能力的代价,我的身体素质不但没有进化,反而比末日前还差了点儿;不过这一个弱点对你来说毫无意义,因为你永远也找不到第二个、也是最关键的弱点。”

  似乎是说得来了兴致,噩梦一样的红天鹅绒在空中也顿了顿;矮个子男人这才接着说道:“……而且,就算我明明白白地把第二个弱点告诉你,你也用不上。因为…你一看就不是那块料。”

  那块料?

  这种古怪的说法,令林三酒皱了皱眉头。

  “你认命吧。对于不符合条件的人来说,我的能力就是无解的——闭幕!”伴随着矮个子男人的大笑声,天鹅绒幕布又一次扑了上来。

  即使已经悄悄地拟态过一次季山青,林三酒仍然没有现破解这个能力的关键之处——她眼下所能做的。只是一次又一次利用气流漩涡强横的冲力,给自己勉强延长几秒钟的时间而已;且不说这是个暂时的办法,根本解决不了难题,在一连十几次的攻击之后,林三酒已经能察觉到自己急下降的体力了。

  她做梦也想不到。即使以她如今的战力,也会遇上打也打不过、跑又跑不掉的一天。

  当林三酒再一次不由自主地重重摔在了地上时,从街对面忽然响起了一个令她吃了一惊的声音。

  “我、我说,你在干什么啊?竟然就给我留了两瓶酒……”在她猛地抬起来的目光中,一个满脸都是浓密胡子、长纠结的男人,一手拎着一个几乎快空了的酒瓶,嘴里的烟随着他的话上上下下:“……你知不知道那个地方有多窄,我现在脖子都疼……”

  一片暗红色的阴影,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悄悄笼住了他的上方。

  “快跑!”林三酒怒吼了一声,腾地跳起来就朝清久留的方向冲了过去——如果她度够快的话。也许能将红幕布震远,救下他一命;然而他神情一怔,不等林三酒接近,红天鹅绒便已经在他的身上柔柔地合拢了。

  林三酒心中突突一跳,“清久留——!”

  “啊?”她身后忽然传来了矮个子男人不由自主的一句话,声音仿佛还有点儿颤:“他、他是清久留?”

  林三酒骤然一回身,恰好看见清久留那邋邋遢遢的身影从半空中被“吐”了出来,恰好脸朝下地摔在了矮个子男人的面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矮个子男人的面色忽然白了一下。

  为什么他没有被幕布吞没,反而被送到了矮个子面前?

  林三酒来不及仔细想。匆忙间喊了一声:“抓住他!”,随即拔腿就朝二人奔去。

  “你说抓……”清久留搔了搔头皮,低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似乎感觉不太好办似的:“……怎么抓啊?”

  眼看矮个子转身就跑。但清久留仍然站在原地,还有工夫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林三酒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得冒烟了;在红天鹅绒又一次挡住自己之前,她手一挥,一瓶波本“哐啷”一声,狠狠地摔碎在了地面上。

  “你别冲动,”清久留立刻像被扎了一下屁\股似的跳了起来。几步就追上了矮个子,一边喊着“好了好了”,一边将手掌按在了对方的后脖颈上。

  几乎刚一放上去,矮个子就咕咚一声摔倒了在地上——快得几乎叫林三酒都不敢相信,这和刚才把她逼进了死路的竟然是同一个人。

  恰好在碰上林三酒之前,红天鹅绒唰地一下,从空中消失了踪影。

  胸膛还在剧烈地一起一伏,林三酒撑着两条一阵阵软的腿,慢慢地走近了矮个子。

  “他现在是一时失血昏迷了,一会儿就能醒过来。”清久留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不过仔细一看,他长得还真够丑的啊?拿走了他的血,我不会也变丑吧?”

  林三酒看了一眼如同野人一样的清久留,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问题。

  “他好像认识你?”想了想,她将矮个子捆了起来,掏出了【妙手空空】按在了他的身上;为了保险,林三酒又让清久留也把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上。一边扇了矮个子几个耳光,她一边问道:“……为什么这家伙的能力对你不起作用?”

  要知道,【高频粒子震荡切割刀】被吞没了以后,可没有从矮个子的面前掉下来。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清久留咂咂嘴,“……认识我的人多了,他可能跟我来自同一个老家吧。”

  这话明显在敷衍人了,极温地狱中又有几个人认识林三酒?只是看在他才刚帮过自己的份上,她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又一记脆亮的耳光落在了矮个子脸上——那声音叫清久留都抽了口凉气。

  眨了眨眼,矮个子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双眼里还盛满了迷茫;林三酒刚刚张口,还没来得及把威胁说出口,就见他目光一转,落在了清久留身上——皱着眉头仔细辨认了后者一会儿,矮个子终于沉沉地叹了口气,认命了似的低声道:“……果然是他。我认栽了……你们说吧,怎么能放过我?”

  “你怎么会认识他?”即使保险手段没用上,林三酒也没敢放松警惕:“你能力的弱点又是什么?”

  “咦?”矮个子反倒一怔,“怎么,他还没告诉你他是谁吗?”

  林三酒看了一眼清久留——后者眯起眼睛,从嘴边拿下了烟头,有点尴尬地咳了一声。

  “在我老家,他可是红透了半边天、全世界都有粉丝为他疯狂的偶像派演员,”矮个子神情苦涩,声音干巴巴的,“……史上最年轻的影帝啊。”

  林三酒的眼皮眨了两下。

  她看着大大咧咧蹲在地上、一身邋遢的清久留,觉得自己没听懂刚才的那一番介绍。

  “……我能力的弱点,唉,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了。”矮个子消沉地继续说道。

  【舞台之梦】

  作为一个外貌丑陋,但一心向往演艺生涯的人来说,唯一能登台的机会大概也就是在马戏团里了。只不过当末日来临时,本能力的主人终于靠着他梦寐以求的舞台而展出了这个技能。

  当红天鹅绒的幕布合起来的时候,在其中的一切能力、道具、人物,都会被视作“舞台上的戏剧”,而被从现实中抽离出来——也就是说,不管你的战力或者特殊物品有多么强大,当它们都被强行视为“虚构情节”的时候,它们自然无法达到任何效果。

  在幕布关闭后,能力和进化者都会作为“虚构情节”而消失,只有随机部分道具会重新回到后台,也就是能力主人的手里。

  ps:为了这么强大的能力,牺牲掉身体素质也是可以理解的。

  再ps:只有在面对一类人的时候,幕布关闭起不到任何效果——那就是对手正好是个演员。哪怕是非专业的也好,但只要演过舞台剧,在幕布关闭后也仍然会从另一头掉出来——因为演员在谢幕之后,通常会走到幕前致意的嘛。

  林三酒愣愣的,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世界上,还真是一物克一物啊。(未完待续。)

  ps:经过了无眠的一夜,我又多了一个新盟主……,你为了投月票而打赏了一个叶子啊!!叶子啊!真是,我肝都颤了……看起来欠债和复利是一样的,都是雪球式滚动的,我害pia了……如此赏识,无以为报。

  对了,上一章被屏蔽了的是脱\衣\舞娘!

  谢谢、嫣然小调、大紫魈儿、向日葵脖子痛、海棠晕娇、桥下的汉子、小羽毛君等大家的打赏,除了新盟主的11(?)张月票之外,我只看到了的2张……一块儿谢谢所有的月票党,虽然不能点名,但我是很感激的!xh:.www.baiyuege.com

  ...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