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537 成全他人专业户

537 成全他人专业户

  林三酒心中一惊,立即使劲往回抽了一下胳膊——她从武士手中夺来的长刀,已经随着电影的消失而一同消失了;情急之下,她这一下用了极大力气,生怕甩不脱黑暗中的那个人。

  然而叫她吃了一惊的是,黑暗中牢牢抓着她的那只手,居然轻飘飘地像是没有重量;她这么一抽,竟没有遇上半点反抗,反而叫她自己趔趄了一下——然而那只手仍然攥着她的胳膊,纹丝没松动。

  林三酒头皮一麻,正当这时,只听波西米亚突然也叫了一声“谁?”,随即她尖声问道:“姓林的,是不是你吓我?你快松手!”

  “我没碰着你!”林三酒顿时明白了,急急地道:“我也被人抓住了!”

  一面说,她一面摸索到了一张翻倒的椅子,随即朝黑暗中扣住她的那人方向猛地砸了过去——然而椅子竟然直直地穿破空气,毫无阻滞地落进了后方的黑暗中,“当”地一下摔在地上。

  椅子穿空而过,那只手依然伴随着她的胳膊,如影随形。

  这不是人!

  当她脑中浮起这个念头的同一时刻,林三酒也忽然明白了被那个老头加重了的“污染”是什么——这只握住她的手,只不过是一个形态而已;就算她把这只手甩脱了,恐怕还有下一个天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贴到她身上,继续慢慢地软化着、侵蚀着她的意识力。

  ——没错,才不过短短十来秒的功夫,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体,就像是一块沾上了强酸的海绵一样,一点点受到了腐蚀。

  奇异的是,这个过程竟一点都不疼,只是叫她胳膊上那一片的意识力松动了、软化了,如同一颗摇摇欲晃、即将掉落的蛀牙。

  当她和波西米亚二人的意识体被“腐蚀”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可真就成了案板上的肉——到时那个老头,大可以将她们二人的潜力值尽数夺走。

  眼看再拖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得赶快从这个老头的“污染”中脱身才行;林三酒一咬牙,决定先骗波西米亚一次,扬声朝她吼道:“你收了房子,我用我的附着条件来捉住他!然后要怎么清除,那就看你的!”

  波西米亚显然也发现了抓上她的那只“手”的蹊跷,此时大概正在黑暗中挣扎扑腾,闹出了一阵阵的杂音;闻言她不由一怔,迟疑地问道:“你……你的附着条件是什么?”

  “你傻吗?我难道就这样说出来?”林三酒没好气地说——她根本甩不脱右臂上那只手,若是用自己左手去扒,反而连左手都受到了腐蚀:“……你放心,他现在用这玩意儿抓住了我,你只要一收起房子,我就能立刻抓住他!”

  再这样硬着头皮撑下去,波西米亚也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她半信半疑,却实在被逼得急了——她自从损失了四分之一的潜力值,意识力强度就大大地弱了下去,眼看撑不了多久。万一被“污染”这个老头儿得了手,她这一次丢的可绝对不止四分之一了。想到这儿,波西米亚一狠心,扬声叫道:“你当心!他的污染是一个后发制人的手段,只能用在附着条件上,所以才喜欢偷偷摸摸地偷袭人!”

  她话音一落,林三酒只觉眼前一花,那种绝对的漆黑顿时消失了——尽管星空中也是一片幽沉沉的黑暗,但却透着微微的星光。紧紧扣在胳膊上的那只手登时消失了,意识体受到的侵蚀终于停了下来;她转眼一看,自己果然又一次浮在了虚空里,对面不远处,正闪烁着那一颗颜色如同樱花般绚烂温柔的粉色星辰。

  ……星辰?

  她刚一愣,只听身边波西米亚立时叫了一句:“他要跑!快放你的条件!”

  林三酒登时苦下了脸——她哪来的附着条件可以放?

  然而她骗了波西米亚一回,不能什么也不做,登时便朝那颗樱花粉的星辰扑了上去——更何况林三酒也对那个老头来了气。

  仿佛是得知了她心中所想一样,她才一动,那颗星辰登时便也远远地冲了出去,在身后拉出了一线细细的粉红色光芒,一闪而逝;再一抬眼的时候,那一抹樱花粉已经成了一个小小的点——那老头见一击不中,竟然干脆利落、说走就走了。

  他的意识力强于这两个女人,因此速度也叫林三酒望尘莫及,转眼就消失了踪迹;二人在后头拼命追赶了一阵,最终眼前只剩下了一片虚空,什么也没有了。

  盯着他消失的方向,波西米亚慢慢地停下了,化作了人形。

  她一双浅棕色的瞳孔,此时里头简直像是流淌熔岩一般;她一点点转过头,死死地瞪着林三酒:“……你为什么不放出你的附着条件?你不是说,只要我一收起房子,你马上就能抓住他吗?”

  林三酒踌躇了一番,深感谎言是个雪球。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那个……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还没有生成附着条件。”

  她几乎没有足够的词汇量,去形容波西米亚那一刻的愤怒——对方似乎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一个成年人、是一个进化者,猛地扑了上来——她个子没有林三酒高,因此如同一只抱着树干的猴子一般,趴在她的后背上,又打又踢又咬又骂又哭,含含糊糊地什么都听不清楚:“你害惨我了……我的附着,你……啊!”

  林三酒眯着眼睛,任她踢踢打打,横竖也不大疼;等波西米亚打累了,她试着想让她好过一点,劝解道:“你看刚才那个情况,如果你不收了房子,后果只会更严重——”

  “要你管!”

  波西米亚心中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这就像是炒股割肉一样,明知道撑下去损失更大,也依然难受得不行;她胸中有气,全发泄在了林三酒身上:“你拿了我那么多潜力值,怎么连一个附着条件也没有?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说到这儿,波西米亚简直悲从中来,一抹眼,眼眶已经红了。她现在也无法对林三酒怎么样了,附着条件被污染了以后,连她自己进去也会受到影响;越想越气苦,波西米亚干脆往她那条公路上一坐,抽抽噎噎地居然哭了。

  林三酒只觉头都被她哭大了,看她这样又确实有几分可怜;想了想,她叹了口气,也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她也遇见过不少要害她的人,但像波西米亚一样,反而把自己害得这么惨的,也的确不大多见。林三酒在心中思虑了一会儿,终于劝道:“别哭啦。”

  波西米亚的哭声不由更大了。

  “别哭了,你先听我说两句话。”林三酒也有些无奈,“我不能在意识力星空耽搁太久,现在差不多也得走了,我必须得去找我的朋友了。你走不走?”

  波西米亚哽咽地道:“我还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话要说!”

  “如果你要走的话,咱们就一起出去。”林三酒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说道:“……我有一件事托给你,也许能解决你的问题。”

  波西米亚哭声一止,抬起了头:“什、什么事?”

  “你之前说,在我走了以后再也没见过大巫女——但那是不可能的。”林三酒神色郑重地说道:“你知道我与大巫女是朋友吧?我告诉你,她现在一定就在意识力星空,我只是不知道她在哪儿。”

  “那又怎么样?”

  “我实在不能分身去找她,所以我这里有几句话,想托你去转达给大巫女。只要你见到了她,把这几句话告诉了她,就等于救了她一命,”林三酒也知道,这么说也许有点夸张了;但是对于此时茫然地飘荡在星空中、有身体却回不去的大巫女来说,恐怕一丁点信息也是宝贵的:“……我问你,你丢失的潜力值,与大巫女欠你的一个天大人情相比,哪个更宝贵?”

  波西米亚已经完全止住了眼泪,眼睛在残余泪光里闪动着,渐渐地亮了一点儿,却还带着狐疑:“如果真的是像你说的那样,的确是一个天大人情的话,那当然是人情宝贵。她如果愿意帮我,‘污染’那老头儿的潜力值,一个也保不住,全都是我的。但要是你又骗了我……再说,我这半年来一点她的消息也没听说过,你怎么知道她一定在星空里?”

  林三酒沉吟半晌,不知道该不该将实情告诉她。最终她还是不放心大巫女,只斟酌着告诉了她一点点:“……她和我的朋友在一起,所以我知道她的近况。你放心就是,只要你找到了她,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她,她一定感激你。”

  见波西米亚仍然犹豫着,她又加了一点砝码:“你我都在神之爱里,只要你同意办这件事,我一定拼尽全力,保护你的身体周全。”

  “那倒不必。”波西米亚虽然仍板着脸,但刚才的怒气已经渐渐消失了。她此时没有了附着条件,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认了,一条是把那老头儿揪出来。然而就算她马上找出了那个老头,也没有能力击败他了,搞不好自己反而会成为砧板上的一块肉。现在忽然多了第三条路,尽管看上去路途漫长,她也不得不试试。

  她以前能力强的时候,无拘无束,脾气又大,四处惹是生非,结果临到出事了,也没有几个朋友照应——波西米亚想到这儿,忽然看了林三酒一眼,没来由地说道:“你朋友倒是不少。”

  林三酒摸不着头脑,只应了声“是啊”。

  左思右想、又朝林三酒旁侧敲击了好一会儿,波西米亚总算是把这件事应了下来。只是即使与对方达成了暂时的盟友状态,她也还是不放心,一抹鼻子站起身:“我跟你一起退出去……正好我也得换一个地方藏身。”

  林三酒自然乐得她把自己带出去。

  二人退出了星空、从神之爱原处再一次现身的时候,夜晚早就结束了,换上了第二天白白的天光。头上依旧是翻滚着的浓雾,见不到蓝天或太阳,但光芒仍旧透了下来,化作高温灼烤着沙漠,令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干干烫烫的咸气。

  她们运气不错,目光所及之处,暂时没有神迹。林三酒生怕波西米亚记不住,还特地把该解释的情况,略为隐晦地写在了一张纸条上,递给了她。

  波西米亚接过纸条扫了一眼,提不起兴致来的样子:“……事先告诉你,假如我的问题忽然在半途上解决了,我才不去冒险找什么大巫女。那个人脾气捉摸不定的,不保险。”

  林三酒叹了口气:“知道了,总比不去找的强。”

  “那你先走——我不能让你知道我的藏身之处。”

  “……我又不会害你。”

  “我怎么知道!”

  林三酒犟不过她,干脆提步就朝她与礼包失散的方向走去。没想到她刚走了两步,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一声“哎”。

  “又干什么?”林三酒转过头,太阳穴都在痛。

  波西米亚却瞧着似乎有些局促的样子,支支吾吾了几次,才终于说道:“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我是从一个叫做‘蹦蹦跳跳小芝麻’的人那里得知你的行踪的,我当初跟那人说好了,一旦发现的确是你,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作为我给她的回报。”

  林三酒浮起了一点儿不详的预感。

  “……我把你带进星空里去,不是发现你在游戏场里吗?”波西米亚好像也有些不大好意思:“我在进去之前,就履行了我与她的约定,把这个消息发回给了她。所以,她知道你在神之爱了……”

  顿了顿,波西米亚没有看她,只是轻声说道:“虽然她没有直接说,但我听她的意思,好像打算一旦到了传送日,就要马上过来……总之,你、你自己小心一点吧。”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