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553 说围魏救赵,可能不太准确

553 说围魏救赵,可能不太准确

  这是防盗章,正文于今天晚上11:00整准时更新,系统慢的话可以晚一点刷。如果出现超过时间,新章还没刷出的情况,请仔细看下文。

  鉴于最近新读者比较多,请务必仔细看以下问答。

  为什么防盗章要花钱买?正版只收一次费,买了防盗章以后,正文时就不用花钱了。因为防盗章给大家造成了麻烦,所以防盗章字数少,价格低,买到防盗,等于买到打折虽然钱不多,但就算是我给大家的补偿吧。

  现在想想,仅仅打碎了一个人形纸板就觉得自己可以与如月车站世界相抗争,是一件多么天真的事啊。

  林三酒默默地低下头,努力忍住即使是羽绒服也无法抵挡的一阵阵寒意。

  二楼的一个房间窗子此时被打开了,从中探出了一张脸,目光木木地落在林三酒的身上,咧开嘴角而形成的笑容十分巨大:“你要去哪儿?不来玩游戏吗?”。

  这扇窗子既不属于205室,也不属于207室这是林三酒的房间。

  晴天娃娃仍挂在天花板上,从楼下仰头望去,只是一个小小的黑影,在陈河头上慢悠悠地转。

  陈河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光芒,面部如同假人似的,只有僵硬的笑容呈现出十分标准的样子,脖子直直地从窗户里伸了出来。

  跟帝岭小学时所见的师生一模一样。

  为什么之前自己没发觉呢?

  现在仔细想想,每天他都挂着这种标准得仿佛快要裂到耳根一样的笑容,不是很不正常吗?

  “还傻站着干什么,跑吧!”脑海里意老师的声音恶狠狠地响了起来,在陈河有些疑惑地慢慢抬起目光时,林三酒也再忍不住了,转身就跑。

  周围已经是一片黑沉沉了,她慌不择路,也看不清楚,只知道朝远离旅馆的方向逃跑;冻得僵硬而不听使唤的身体却并不配合,才跑了不到十分钟,肺部已经火烧火燎地,仿佛喘不过来气了一样。

  “我、我这是跑到哪儿来了”

  身后一片静悄悄的死寂,并没有什么人或东西从这片死一样的黑暗中跟上来不过当然,远处宾馆的灯光也早就不亮了。林三酒扶着膝盖,顿住脚步,呼哧呼哧地喘了几口气,只觉自己的四肢被冻得又僵又木,身体素质简直像是到了进化前。

  四周不知何时,被一片片的树林拢了上来。尽管只是个摆设,但是连路灯也没有了。

  她在自己剧烈的**声中,神经质地头朝身后望了望好在寒冷并不会影响视力,她的目光一往无前地投了出去,然后猛地一跳,说不出话来了。

  这条路的后方,在没多远的地方,有一家便利店

  便利店门口,立着一个漂亮的空乘小姐人形纸板。

  跟上次不太一样的是,这次的空乘小姐,看的并不是车站的方向。

  人像的眼珠似乎一直跟着林三酒转,此时她猛然一转身,正好与它四目相对。

  空乘小姐的笑容还是那么漂亮,在黑暗中露出了白白的八颗牙。

  “我不介意再把你砍碎一次”这种狠话,林三酒感觉自己好像也说不出来了。

  别的不说,这家便利店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说明她此时正站在通往竹林山的路上。

  “不要去竹林山哦。”

  陈河的这句话,不知为什么她仍然记得很清楚。

  “这个世界真是太诡异了,林同学,你把意识力防护打开吧。”意老师的声音也发着虚林三酒想到的,她自然也想到了。

  好像快要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一块木板,林三酒赶忙按照之前意老师教给她的方法,开启了刚刚学会的防御力场

  “你的每一滴意识力现在都可能关系生死,所以我不会再挪用了。”意老师听起来十分严肃,“包括我的存在也是一种意识力上的消耗,在防御力场开启的这段时间,为了让它尽可能地更强固,我也会暂时消失。”

  一旦意老师消失了,茫茫黑暗里便又会再度只剩下自己一人。

  林三酒的头,点得有些艰难。

  当沉默忽然笼罩下来,并且持续了几秒钟以后,她才突然意识到意老师已经没了。

  默默发动了防御力场,她周身果然立刻亮起了白光,只是闪了闪,又迅速暗了下去。随着她一咬牙,全身再次白光大作只是这一次暗的比上次还快。

  如果意老师还没有销声匿迹,只怕这个时候已经在连连叹气了。1

  第一阶段、自然状态下的防御力场,按理来说是轻轻浮在皮肤表面的一层微光,不细看的话甚至察觉不出来而林三酒此时像个接触不良的灯泡一样忽闪个没完,正说明了她在这个方面有多么缺少练习。

  不光要控制好意识力的“流度”,让它始终保持在一个细水长流的输出上;由于此刻的林三酒不敢在同一个地方呆得太久,她还必须脚下飞快地赶路可不管再怎么艰难,她此刻只能像赶鸭子上架似的,拼命地挨过一分钟、又一分钟。

  在下一步朝哪儿走的问题上,林三酒就首先遇到了困难。

  如月车站世界里,没有一个地方看起来是安全的;她此时背朝着旅馆的方向,千万个不愿意头她总觉得自己若是一转身,就会发现那个纸板人像又往前进了一点。

  “对我来说,哪里都一样吧?”她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试图用理智来分析眼下的状况。“似乎与’人’有关的,都很危险那么我还不如进山呢。”

  起码山里没有人形纸板、没有死人穿过的衣服

  然而抬步在昏黑无光的夜路上前行了没有多久,林三酒便苦笑着发现了防御力场的一个致命害处。

  不是说这个能力不好,只是由于她现在根本还掌握得不熟练,力场一打开,周身就像个要坏的灯泡似的不断一明一暗;亮的时候远远超过了它应有的亮度,暗的时候就“唰”地一下全灭了下去,近乎没有。

  在黑夜中用过手机的人或许能够理解,当你的视线从明亮的屏幕边缘投出去的时候,屋子里看起来要比往常更黑。

  起码山里没有人形纸板、没有死人穿过的衣服

  然而抬步在昏黑无光的夜路上前行了没有多久,林三酒便苦笑着发现了防御力场的一个致命害处。

  不是说这个能力不好,只是由于她现在根本还掌握得不熟练,力场一打开,周身就像个要坏的灯泡似的不断一明一暗;亮的时候远远超过了它应有的亮度,暗的时候就“唰”地一下全灭了下去,近乎没有。

  起码山里没有人形纸板、没有死人穿过的衣服

  然而抬步在昏黑无光的夜路上前行了没有多久,林三酒便苦笑着发现了防御力场的一个致命害处。

  不是说这个能力不好,只是由于她现在根本还掌握得不熟练,力场一打开,周身就像个要坏的灯泡似的不断一明一暗;亮(未完待续。)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