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573 落入薯口

573 落入薯口

  下一页

  这是防盗章,正文于今天晚上11:30左右更新,系统慢的话可以晚一点刷。如果出现超过时间,新章还没刷出的情况,请仔细看下文。我最近病得有点沉重,没想到会空了这么久才更新,昨天感觉终于好点了……现在这一章还没写完,我在撑着写,估计11点半左右能写完……

  鉴于最近新读者比较多,请务必仔细看以下问答

  为什么防盗章要花钱买?正版只收一次费,买了防盗章以后,正文时就不用花钱了。因为防盗章给大家造成了麻烦,所以防盗章字数少,价格低,买到防盗,等于买到打折虽然钱不多,但就算是我给大家的补偿吧。

  怎么看正文?点入目录,重新下载。如果系统正常,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这个时候的蓝胡子,大概在七八岁上下,其貌不扬的小脸上还干干净净的,不见一根胡髭。只是离近了仔细瞧的话,会发现他的头发根部隐隐地有些发蓝。

  取消了行动以后,蓝胡子自己反倒一个趔趄,没站稳摔倒了“这不算是我撞的吧?”林三酒嘀咕了一句,见石板上的文字逐渐消失在了纹理之间,这才略略松了口气。

  神情阴郁的蓝胡子一声也没吭地从地上爬起来,翻了翻眼皮,径自走进了一条小巷里。林三酒忙下意识地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自从见到了蓝胡子以后,刚才她身后的建筑就像被水泡过的水墨画似的,渐渐地模糊了,消失在了空气里。风吹过去以后,露出的是一个笼罩在阴天下的小村庄。

  比起刚才的镇子来,这个村庄显得贫穷破败得多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一个人。

  不过,在这儿出生长大的蓝胡子倒是如鱼得水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周围环境的变化,步伐飞快地走在土路上,激起不少沙子灰尘来。

  如果在这儿杀了他的话,莱拉以后就不会死了

  这个念头突然闯进了林三酒的脑海,用极富诱惑力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仔细想想,蓝胡子这个故事的确要比其他两个来得特殊起码到目前为止,他是唯一一个同时以过去和未来两种形态,存在于一个地点的人。而且他跟灰姑娘的故事之间,似乎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杀了他,也许事情反而有转机。

  只不过想了半天,还是找不出他跟小红帽的牵连,林三酒终于还是没有动。

  跟在蓝胡子身后看了好一会儿,估摸着已经过去了快十多分钟了的时候,她不免有些焦虑起来。

  蓝胡子的父亲酗酒,母亲又粗暴,两人都对自己相貌丑陋的孩子不闻不问。看了一会儿,就会发现童年时代的蓝胡子,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确实很不幸但是过了这么半天,林三酒依旧对自己应该干什么毫无头绪。

  而时间却不等人空中一轮西沉的太阳,好像浸饱了水的蛋黄,才一会儿没留意,已经沉没在了远方的山坳里。

  从时间上估摸着看,自见到石碑以后,大概过去了至少二十分钟。蓝胡子在低声快速念叨了一阵儿什么以后,却只是静静地坐在河边上,连眼珠儿都没动过一下,若不是还有呼吸,简直仿佛死了似的。

  “原来他从小就这么古怪”林三酒自言自语了一句,实在有点等不了了。但举目一望,这附近的景象都极其陌生,就算要走,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才好。

  就在她有些进退两难的时候,忽然只听河里“哗啦啦”的一阵水响,从水面下方竟浮起了一个湿漉漉的人头来

  “是你这个小子找我?”人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把结成了硬块的灰白头发向后一甩,露出了一张生满疙瘩和皱褶的长长老脸。

  林三酒愣愣地盯着老头儿仙女,连呼吸都不自觉地低了下去,唯恐漏听了一个字。

  看来蓝胡子自己也没料到,无意间找到的、召唤仙女的咒语竟然真的管用了他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一通自己的愿望以后,老头儿仙女“呵呵”地笑了两声,没应声,眼睛却先在他身后转了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三酒感觉他的目光好像从自己的身上扫了过去。

  “你想要一大笔财富,我当然可以跟你做交易,亲爱的,”老头儿粘腻又沙哑地说,“可是现在还太早了。等你到了25岁的那一天,我自然会去找你的”

  蓝胡子一急,正要说话,却被老头儿仙女一抬手制止了。“十八年比你想的要快多了行了,我还要去一个可怜的姑娘家跟她做交易呢。噢,没了亲妈,就是凄凉得很哪”

  辛德瑞拉?

  这个名字一下子就跳进了林三酒的脑海可是,好像时间上对不上号啊?

  假如说爱玛和蓝胡子的年纪还勉强对得上的话,只比小红帽大十来岁的辛德瑞拉,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就已经出生长大了?

  难道说另有其人?

  林三酒一向不认为自己以智慧见长,此时脑子更是早就成了一团浆糊。眼看着老头儿从河面里浮了起来,抖抖他苍蝇翅膀上的水,已经振翅朝远方飞走了,她来不及多想,身体先一步跟了上去。

  追逐一个“仙女”的感觉,确实非常诡异。

  不管林三酒的速度有多快,她仍然时不时地就会跟丢对方驼着的背影,往往忽然一下子就从空中消失了,不等她反应过来,却在另一个方向上遥遥亮起了光晕。要不是夜色降临,仙女身上的光还算显眼,林三酒只怕早迷路了。

  好在没有跑多久,前方忽忽悠悠飞在半空的老头儿就一个猛子,扎进了一户人家的后花园里不用多看,只一打眼,林三酒就确定了:这儿正是辛德瑞拉家。

  肩膀单薄的灰姑娘,正蹲在地上,抱着手臂低声抽泣。她的模样仍然和在上次见她时一样十六七岁、一头金发。

  惊讶和困惑一瞬间淹没了林三酒:她真是怎么也想不通了难道这个副本的时间线是乱来的么?这样的话,叫人怎么找出该做的“一件事”?

  她愣愣地盯着后花园中的二人,目光虽然没动,但心神已经乱成了一团麻。直到灰姑娘突然微微地拔高了声音,才唤了林三酒的注意力:“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要付的代价究竟是什么?”

  老头儿嘬了嘬牙花子,好像有点头疼似的:“哎呀呀只要你同意我在嗯,你就当是路面上吧,挖几个洞就行了。这儿签个名,同意了我的条款,我马上就能送你去参加舞会”

  挖洞?林三酒心中的疑问又多了一个,半是焦虑半是麻木地看向灰姑娘。

  辛德瑞拉有几分犹豫地咬着笔,看了看那长达一米的羊皮纸,试图把它读一遍的心思顿时熄了。直到“舞会”两字落入耳里,她一咬牙,终于在老头儿手指的地方快速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老头儿仙女十分畅快地哈哈一笑,手一抖,羊皮纸顿时化作无数小光点飞进了他的手镯里。

  那张羊皮纸是特殊物品!

  林三酒心里一跳。这景象,她太熟悉了虽然她并不知道所谓魔法是怎样的,但是跟特殊物品打交道可多了那些光点,绝对是特殊物品不会错!

  “哈哈哈,好样的,亲爱的!”老头儿一边高声大笑,一边十分慷慨地挥了挥手里的魔法棒金光划过,辛德瑞拉的头发突然被闪闪发光的宝石挽成了一个发髻,项链从她闪锻的衣料上垂了下来,大大的裙摆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

  如果现在发动偷袭的话,不但可以拿到羊皮纸,还能阻止辛德瑞拉去舞会。只要不去舞会,哪怕王子死个一千次,皇家的人也不会找上她

  但是同时救下三个人,却怎么看都不太可能。

  南瓜马车“隆隆”地驶出了后花园,林三酒纵身一跃,轻轻地落在了马车顶上。她刚才那么一犹豫的工夫,老头儿仙女已经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只剩下了车内的辛德瑞拉和一个刚刚变出来的马夫。

  夜风呼呼地将林三酒的头发吹到耳后,她有些茫然地坐在车顶上,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王宫举办舞会可是一件大事,全国范围内,无数豪华的车马都正以王宫为中心点汇集而来。辛德瑞拉掀开帘子瞧了瞧外面,扬声朝马夫问道:“那一队是什么车?好像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呢。”

  林三酒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认识这车队。

  “那是奉献给国王的歌舞团辛德瑞拉小姐。”马夫用毕恭毕敬的声音答道。“不但是歌舞团,您看见那边的马车了吗?那是全国最好的马戏班子,也要赶着去王宫呢!”

  林三酒怔了怔,抬头一看,一队颜色鲜艳、涂满了夸张图案的马车,也正好就在不远处。其中一辆车上,还挂着这样一块(未完待续。)

  南瓜马车“隆隆”地驶出了后花园,林三酒纵身一跃,轻轻地落在了马车顶上。她刚才那么一犹豫的工夫,老头儿仙女已经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只剩下了车内的辛德瑞拉和一个刚刚变出来的马夫。

  夜风呼呼地将林三酒的头发吹到耳后,她有些茫然地坐在车顶上,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王宫举办舞会可是一件大事,全国范围内,无数豪华的车马都正以王宫为中心点汇集而来。辛德瑞拉掀开帘子瞧了瞧外面,扬声朝马夫问道:“那一队是什么车?好像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呢。”

  林三酒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认识这车队。

  “那是奉献给国王的歌舞团辛德瑞拉小姐。”马夫用毕恭毕敬的声音答道。“不但是歌舞团,您看见那边的马车了吗?那是全国最好的马戏班子,也要赶着去王宫呢!”

  林三酒怔了怔,抬头一看,一队颜色鲜艳、涂满了夸张图案的马车,也正好就在不远处。其中一辆车上,还挂着这样一块(未完待续。)

  南瓜马车“隆隆”地驶出了后花园,林三酒纵身一跃,轻轻地落在了马车顶上。她刚才那么一犹豫的工夫,老头儿仙女已经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只剩下了车内的辛德瑞拉和一个刚刚变出来的马夫。

  夜风呼呼地将林三酒的头发吹到耳后,她有些茫然地坐在车顶上,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王宫举办舞会可是一件大事,全国范围内,无数豪华的车马都正以王宫为中心点汇集而来。辛德瑞拉掀开帘子瞧了瞧外面,扬声朝马夫问道:“那一队是什么车?好像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呢。”

  林三酒抬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认识这车队。(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