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637 交战!
  637交战!

  第一个三十分钟时限,正好在白色阵营四个成员全部赶到的时候结束了。一波比一波高的海浪拍击着跃入半空,当雪白浪花重新落回海里时,没被木辛踩过的礁岩就悄无声息地从水天之间消失了。

  广阔深蓝的海面上,只剩下一个整整齐齐、十乘十的礁石行列。两侧的海水里,尽是漫漫无边、纠缠翻滚的黄影,几乎看不见尽头;白色阵营成员一字排开,不仅堵住了前方去路,还有一个没来得及冲出去的季山青。

  看样子,他原本是打算绕开第一个嬉皮士、从最末一块礁岩处离开的,没想到不等他跃过黄影包围圈,对面就又来了三名成员——这一下,季山青和木辛一起被堵在了对方的眼皮子底下。

  目光在对面四人身上一扫,季山青登时皱起了眉头,似乎不知怎么隐隐有些失望。

  “一排十块,似乎有十排……”最先来到黄影包围圈之外的嬉皮士,这个时候也数完了黑色阵营的礁岩;他收回手指,笑嘻嘻地对身边另一个成员道:“看来他们的体力一般嘛,只选择保存了一百块礁岩。”

  离他大概两三百米的海面上,一个穿着熊猫睡衣的少女,正以同样的姿势站在海面上——刚才跳礁岩的人似乎就是她,此时她将熊猫帽子兜在头上,阴影下隐约露出了一张心形小脸。

  “就一百块岩石,你们还需要两个人配合着走呀?那肉色的长条儿又是个什么玩意?”她清脆地问了一句,嘴里吐出了一个粉红色口香糖泡泡,像个老熟人似的朝木辛一抬下巴:“喂,你们谁养的蛆?”

  不等木辛张口,熊猫少女身旁的下一个人就出声了。

  “这个小哥生得真好,”那人软绵绵的目光在木辛身上流连了一会儿,语气里尽是赞叹:“你看他,五官线条多利落,眼睛像漆星似的,干干净净……”

  假如说这话的不是一个涂着厚厚白粉、模样萎靡不振的老男人,木辛也许还会感到几分高兴。

  在雪白妆容和粉红唇膏之下,他的脸颊僵硬地饱满着,仿佛随时会维持不住,因衰老而滑坡。他似乎对木辛的兴趣更大一些,当他瞥了一眼礼包以后,他只皱着眉头说了句:“你是……男孩儿?以后别打扮得这么女气,不好看。”

  季山青不为所动:“我不是。”

  不是?

  木辛激灵一下,不由仔细看了一眼季山青。她是女孩子?

  “都少说几句废话吧,”第四个人冷冷地出声了。这个人从头到脚都被裹在一件长长的褐色袍子里看不清面容,甚至连性别都难以区分——他像是透过一个变声器说话一样,嗓音沉闷古怪:“我们还有正事要干。”

  “别急嘛,”嬉皮士指了指布满黄影的海面,“我还没……”

  “当心!”叫出这句话的是那个老男人;他一直紧紧望着木辛,此时第一个发现了他的异动——然而木辛的冲刺疾如闪电,对面几人刚一反应过来,他已经一脚踏上季山青所在的礁岩,同时也将人鱼尾巴套上了胳膊。

  “我拖住他们,你走!”他低低对季山青叫了一句。

  季山青一愣,“那可是四个人!”

  “我不会让他们安全度过黄影的!”

  季山青蹙起眉毛,嘴唇被咬得嫣红;还不等她说话,这时嬉皮士和熊猫少女却已经趁机朝没人的礁岩处发起了冲锋——木辛半是懊丧半是焦躁,人鱼尾巴在海面上重重一打,一片裹着黄影的海浪顿时被拧成一股长龙,轰然在水中立成一道高墙,朝那几个人迎头击去。

  “现在要在他们的封锁下穿过黄影太危险了,”季山青低声说,“我先和你一起抵抗,等时机合适,你再掩护我出去。”

  后方礁岩暂时由灵魂女王和黑格尔维持,最起码在半个小时之内还不用担心;木辛望着远方两个人影急急后退、终于在白浪吞没他们之前,从水墙下退回了安全地带,不由皱起了眉头。

  确实,让季山青一个人穿越他们的封锁有些太危险了。

  “你不用冒险!既然他们全员都在这儿,”他匆匆地说,“我们如果能拖住他们三十分钟,他们的礁岩就会自动消失……”

  “不是三十分钟,”季山青摇摇头,“是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

  木辛刚浮起这个疑惑,心念一转却又想明白了:可不正是一个小时吗!

  每次礁岩被踩到一次以后,它都会重新开始倒计时。如果以出发时为第一分钟来计算的话,那么在第一分钟内踩过的礁岩,自然会在第三十一分钟消失;但是在第三十分钟踩过的礁岩,却要等到第六十一分钟时才会消失。

  黑色阵营可等不了一个小时;在三十分钟之内,木辛就必须回去接手灵魂女王跳过的礁岩了。

  “所以我必须尽早出去。”季山青的神色坚定,“我一走,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木辛咬着牙点了点头。远处水浪轰然落回了海里,无数黄影仍不甘地在半空中扑腾着,仿佛正渴望能从空气里抓住一个猎物。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蝗虫雨,它们噼噼啪啪地摔进水里、落在礁岩上,暂时将白色阵营的四个人阻隔在了外头。

  正当木辛要走时,却不妨被季山青一把拉住了手腕。一回头,他正对上了一双波光流转的眼睛。

  “黑格尔,”她低声道,“他体能足可以应付这些礁岩,必要的时候,你让他来跳。还有……”顿了顿,季山青的声气里带上了一丝恳求。“他知道一件和姐姐有关的事,我很想知道……他不告诉我,但也许会告诉你。拜托你了。”

  木辛重新跃回方才的礁岩上时,他手腕皮肤好像还微微温热着。

  他回来的时间掐得正好,才刚一站稳,对面阵营就再一次发动了攻击:熊猫少女将手指放进嘴唇,仰天吹出一声尖锐呼哨;木辛的疑惑没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就明白她在干什么了——天空中厚厚的白雾仿佛听见了召唤一样,从头上滚滚倾泻下来,霎时间水天之间一片迷蒙氤氲,目光所及之处,尽被浓重得化不开的雾气给涂抹成了一片模糊的灰白色。

  木辛笔直地伸长胳膊,发现竟看不清自己的指甲了,就像是被人给浸在一桶脏牛奶里了似的。

  这一下,就算是他们欺到眼前,他也看不见了——但是对方怎么办?那个熊猫少女倒还罢了,其他几个人,难道不怕一脚踏进黄影里去?

  木辛竖起耳朵,在一片白雾中仔细地监听着一切声音。波浪缓缓地拍打着岩石,风偶尔吹散一片白雾,又有一团雾气迅速填补上了空缺;他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倒仿佛比什么都响亮。

  安静极了。

  无论是白方阵营的四个人,还是己方阵营的季山青、灵魂女王……都像是被这浓白雾气给一块儿从世上抹掉了。海涛的声音越响,反而越发衬得身周一片死寂。

  木辛一条胳膊仍套在人鱼尾巴里,他蹲下身,摸索着碰到了礁岩的边缘。这个时候,他暗暗后悔自己刚才不该转着圈子四下张望;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面朝的到底是哪个方向了——如果此时他猛地掀起海水,倒霉的会是白色阵营,还是季山青?

  他刚一想起季山青,没想到远方白雾中正好响起了她的一声隐约惊叫——

  “姐!”

  木辛一愣,几乎怀疑自己听见的是错觉。然而季山青的声音不仅没有低下去,反而接着化作了一声沉闷的低呼;她似乎猝不及防遭到了攻击,带着痛苦又叫了一声:“姐姐!”

  顺着那个隐约的方向,木辛冲了出去。他借用鱼尾卷起的海浪往前一打,从海浪撞击声判断出了下一块岩石的大致位置;咬着牙,他尽量不去想掉下去以后会怎么样,在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的茫茫白雾里朝前跃了出去。

  当他开始下落的时候,他听见脚下那一片细微的波浪拍击声。

  须尾俱全说

  拖了这么久才更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这一章居然这么卡……而且眼看着马上过年,还被我妈叫过去当了一下午苦力……今晚如果来得及我就再更一章,来不及的话还是放在明天吧。

  谢谢漫馒头、门口那个二小姐、圣花美美美、日月大湿、枫舞秋吟、文雨霁、张竞19、氪金大魔王、浅草光、乔乔吹泡泡、发罚伐、轩辕子辛、旧恨无可灭、少年不来一发吗的打赏和月票!祝大家新年快乐!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