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674 同伴回归——?

674 同伴回归——?

  【因为昨天写了部分,所以今天很快,大概12点半前准保能。天籁小『『说WwW.⒉我这个破折号狂魔,终于把这个符号用进了标题,人生完满了!】

  “赞助商”这个名称,林三酒是在比赛开始后第四天听见的。

  ……头三天的比赛结束后,胶囊区里少了二十九只胶囊。

  那二十九个女人里,有能力出众的、有头脑灵活的、有懂得联手的……可是她们仍旧以一种最没有意义、也最没有尊严的死法,化作一滩滩血浆肉泥,浇在了新春格斗赛的赛场上,在一群群堕落种来来回回的脚步下,出了“咕叽咕叽”的挤压声。

  有一个女人的能力,似乎是和她的视力有关,她的尸体成了碎渣以后,一颗眼球却还是完整的,堕落种怎么走也踩不碎,总是圆溜溜地在血泥里滚动,雪白的部分直瞪天空。

  每一场结束后,就像地上越来越厚的残尸血肉一样,战胜了对手的堕落种数量也在累积。上一场里,没有被女选手们反抗杀死的堕落种,是不被拉下去的,只在场内游走着,等着第二场新加入更多的堕落种。或许是被伊甸园实验室“加强过”的原因,头三天的堕落种看起来似乎智力并不高,战斗方式也不新鲜……

  从第四天开始,林三酒便觉得,其实头二十九个女人是幸运的。

  此刻大屏幕上,镜头正快地扫过欢呼潮涌的人群,摄像机飞到哪儿,就会激起下面一片高兴的尖叫,甚至还有人摘下长袍的帽子,跳起来朝摄像机挥手的。到了今天,场中已经座无虚席了,在一排排座位间来回走动的小贩一脸红光,所贩卖的各种样式新奇、色彩丰富的小吃和纪念品,一会儿就能全卖空。

  对观众的欢迎镜头播完了以后,在一片片山呼海啸似的叫好声里,一个女选手的近景大图出现了。

  看样子,图像是由胶囊中安装的摄像头传出来的。屏幕上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倚着囊壁,一脸憔悴地低垂着眼皮,模样颓然地已经没有一点斗志了——甚至当她看见自己的图像被放大了许多倍,映在赛场中央的时候,也只是动了动眼珠。

  她不过十**的年纪,样子虽然不能算是漂亮,但胜在年轻,也很有几分动人。

  “这是我们的第14号选手,年纪只有18岁的新宜——她很荣幸地成为今年第一只拥有赞助商的女变异人,请大家给她一些掌声!”随着主持人的话音一落,一道光投入观众席,在空中变成了一道动画投影,一捧捧花瓣散开后,组合成了“伊甸园农作物复制粘贴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采広庆贺全国人民新春快乐”,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似乎是公司地址。

  新宜这才瞥了一眼空中投画,缓缓浮起一点疑惑。

  “赞助商伊甸园农作物复制粘贴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采広,为14号选手选择的未来是——”主持人故意拖长了调子,吊了一会儿观众胃口后,这才大声揭晓道:“在吃过强力春药的堕落种身下,咽气的前一秒,14号选手被斩头!”

  大屏幕上,新宜的五官仿佛凝住了,不会动了。她刚才麻木的表情,仿佛是碎裂的面具一样,哗啦啦从脸上掉了下来。

  观众席静了一息。

  随即,从不知哪个角落拍响了第一下鼓掌声,好像这声音也有传染性似的,迅地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波及了开来——很快,掌声便汇成一道洪流,响彻赛场。

  林三酒觉得自己应该是听岔了,神色十分茫然地看着屏幕上的新宜捂着嘴,“呜哇”一下吐了出来——随着淡黄色的胃液从她的指缝里流了出来,镜头切换到了下一个选手。

  这是一个三十五六岁左右的女人,风致成熟,丰满白皙。如果不是她正疯了似的捶打着囊壁,震得镜头画面一抖一抖,大概还能更加赏心悦目些——

  “全国知名美食家、人气美食节目主持人、《温柔一口食》创作者奥汀,恭贺全国人民共赏佳节,他为7o号选手选择的未来是——”

  那个成熟的女人停了手,呆呆地抬起头来,露出了她脖子下面一片雪白。

  “——在**时切下**、以及大腿内侧的嫩肉,这一部分将会有奥汀亲手料理成一道‘奶汁颤’,在其稍后的节目中播出……如果有希望能够收藏7o号完整标本的朋友,请注意,这些部位将会是模型……”

  原来自己的确没有听错。

  林三酒双手颤抖着攥成了拳头,感觉到右侧太阳穴正在凶猛地一跳一跳,仿佛一头野兽要从她脑子里钻出来吃人似的——不知是哪一股情绪冲击得太猛了,她连全身都在打战,牙齿“磕磕”地响,她努力控制了几次身上的肌肉,竟然还是停不下来。

  在今天这场比赛的五人之中,只有这两人“有幸”得到了赞助商,主持人顿了一顿,便进入到了下一个环节:“针对14号选手能够在堕落种身下坚持多久,目前有三种猜测。一、她能坚持3到5分钟;二、她能坚持6到9分钟;三、她能坚持1o分钟或以上。经过专家分析,14号选手的能力初步被判断为灵巧敏捷类的……”

  承载着新宜的胶囊,已经开始朝赛场内滑去了——林三酒难以想象,她此时会是什么表情。

  五只胶囊在赛场中央停了下来的同时,大屏幕上也开始了全伊甸园民众对14号选手的下注。头两个选项下的注最多,赌金池正在飞地扩大,大概只有意图搏个冷门的人,才会在第三个选项上下注吧。

  很快14号和7o号的下注环节就结束了,一辆林三酒已经熟悉之极的黑色囚车驶到了场外。

  由于赛场里已经被死人的血肉染遍了,大概出于防滑的原因,囚车在场外就停了下来。

  这一次下来的堕落种,明显跟前三天不一样了。

  如今还在场地内游荡的那一帮堕落种,外形上连人的影子都很难找到了,好像也只剩下了一味的暴虐好杀——然而此时走下来的堕落种,虽然依旧浑身光秃秃的没有毛,但却保留了一项人类重要器官,甚至可以看出来,伊甸园实验室一定将其强化过……

  足有男人小腿那么长的东西,随着堕落种的步子,在它们的膝盖边一晃一晃的,使人想起了公马。从堕落种们扭曲的面部,扯开了一个不知该说是什么表情好的动作,但是它们眼里的兴奋却越来越浓了,东西也越来越粗涨了。

  伴着新宜猛然间一声撕心裂肺的号叫声,从她胶囊透明的部分里,翻滚起了一阵白雾,顿时勾起了堕落种们的注意力——那一阵阵白色气体,正是针对堕落种的习性而开出的引诱剂。

  林三酒瘫倒在地上,手指狠狠地抓着囊壁,由于用力太大,指甲几乎都快要翻开了似的,朝心脏传达出一阵阵剧痛。只是她此刻眯着眼,大喘着气,却丝毫感觉不到指尖的疼痛。

  不知道是怎么了,连她自己此刻也在心里暗暗地诧异。浑身抖得几乎不成个儿了,酸痛的肌肉、模糊的视野,让她想起了刚刚来伊甸园时,倒在旷野上的时候。那时是因为没有抗辐射的手段,可是现在已经身处于玻璃罩下了,不会再因为辐射而有生命危险了才对……

  林三酒双眼充血,努力地忘掉身体上的怪异之处,想要看清楚外面的一切。

  她要看,她要把一切都记下来,她要为了这些素昧平生的女人报仇……

  越来越朦胧的视线里,一个离胶囊区比较近、坐在第一排的观众似乎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胶囊们、又瞧了一眼堕落种,终于还是掏出了一个小包,倒出了一把橡皮糖,从帽子下的一根管子里一颗一颗地放了进去。

  林三酒顿时明白了。

  一阵熟悉的黑暗从她的意识深处涌了起来,她心有不甘地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

  在她昏过去的几分钟后,全伊甸园的居民,都为14号选手终于被抓住了而出了一阵欢呼。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