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683 解构主义怪物与没有艺术细胞的林三酒

683 解构主义怪物与没有艺术细胞的林三酒

  【今天出去看了电影,现在新章才开了个头。天籁小说WwW.⒉大家不要等了,去睡吧,今天我能写出来就,写不出来就明早上。对了,昨天那章里有一个“一分钟内吃一万个包子”,是来自评论区的,我忘了是谁,你看见了在评论区吱一声啊】

  一片死一样的寂静里,那个模样妖娆的女人转过身子望着众人,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里没有半丝儿波动。涂着猩红色唇膏的嘴唇张开了,她语气平淡地问道:“谁还对徐晓阳做队长有意见?”

  徐晓阳仍旧低着头,一只手玩着自己的辫子,一句话也不说,好像生了什么都跟她没关系似的。

  众人静静的,脸色各异,但一时间却没人出声。

  伏在墙角的铁刀这时挣扎着爬了起来,大概是觉得脸上有点痒,愣愣地抹了一把额头。接着他低头一看,现自己竟然沾了一手粘稠的血——这一手鲜红好像一下就刺激着了他,铁刀猛地怒喝了一声“我x你妈”,势若迅雷般地朝那女人冲了过去。

  “快,拦住他!”陈今风一声怒喝,顺手推了那个高个儿男孩一把。男孩怔了一下,好像有些不情愿——不过眼看着铁刀快冲到那女人身边了,他只好合身扑了上去,一把将铁刀拦腰抱住,双臂力,竟把他硬生生地给拉了回来。

  别看铁刀健壮得吓人,被这大男孩抱住之后,竟然只能不停地扑腾、踢着腿叫骂——房间里顿时充斥着一阵阵粗野的怒吼声,震得人耳朵疼。

  “啧啧,真是藏龙卧虎啊。”冯七七凑到了林三酒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林三酒也深有同感。她刚才看得清清楚楚:铁刀脚下那么一蹬,一片地砖竟都被他踩碎了,霎时留下了一个浅坑——这样的力量值,在那个女人和高个儿男孩面前,居然连反击之力都没有!如果换自己跟他们对上的话……她有点心悸地悄悄把力量都放在后脚跟上,试着来回碾了几下,而地板依旧完好无损。

  “都是一个小队的,竟然还没出先闹起了内杠!”见事态控制住了,陈今风从后方走了出来,痛心疾地喝道:“徐晓阳同学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我们选她做队长,当然有我们的道理。铁刀,你这样的态度在绿洲可不行!”

  铁刀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又被那男孩手臂紧箍着,喘着粗气不动了,只狠狠地盯了陈今风一眼。

  陈今风不以为意地吩咐那高个儿男孩:“高飞,你帮忙把铁刀带到医务室去……”他四周看了一圈,忽然指了指玛瑟:“玛瑟小姐,既然铁刀受伤了,就麻烦你留下来照顾他一下吧。今天的行动,你们两个都不用去参加了。”

  林三酒楞了一下,迅跟玛瑟对望了一眼。

  “不去也不是坏事,这里毕竟安全些。”她压低声音在玛瑟耳边说了一句,“但是你能够单独留下来么?”

  刚见面的时候,她记得卢泽说过,玛瑟毕竟还是他的能力“产品”,所以不能离他太远。

  玛瑟无声地点点头,“二十分钟的步行距离,应该没什么问题。”说着,她飞快地扫了林三酒和冯七七一眼,说了声“你们小心点”,便转身跟上高飞出了门。

  三个人一走,房间顿时显得大了不少。

  胡常在苍白着一张脸,几步就从那个妖娆女人身边挪开了,大概被她的凶气震住了。左右一看,还是说过几句话的林三酒最面善——他满脸冷汗地朝她挤出了一个笑,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她背后。

  你怕她,我也怕啊——林三酒几乎是无奈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目光一转,现徐晓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房间角落的椅子上,两条腿一晃一晃地,正百无聊赖地往窗外看。在窗外的白光灯下,她细润的皮肤好像被扑上了一层粉似的,嘴巴像花瓣似的嘟着,神态幼嫩而天真。

  她的神态,看上去自然、而且货真价实——绝对不是王思思那种故作天真,伺机而动的模样。可是一个普通小学生,怎么会……想到这儿,林三酒忍不住看了一眼那妖娆女人。

  那女人还是一样低着头,冷着脸,谁也不看。

  房间里的气氛凝滞得简直刺人,可陈今风却一点儿都不在乎,哼着小曲儿坐回了办公桌,竟有几分怡然自得地看起了文件来。被晾在一边的林三酒几人,就这么如坐针毡地等了好一会儿,高飞终于回来了——他刚推门叫了一声“陈干部”,徐晓阳就跳下了椅子,一拍巴掌笑道:“你可算是回来啦,咱们走吧!”

  说着就推着高飞走到了门边,头也不回地跟陈今风说了一声:“我们走了哦!”

  “哎,这就要出了?好,好,祝你们一路顺风,马到功成啊!”陈今风连忙把文件一拍,笑道。

  根本没有人理他——妖娆女人早就动步尾随在了徐晓阳的身后,随即她瞥了其余人一眼,目光里充满着浓浓的警告意味。这一眼比什么都好使,胡常在立马就跟了上去。

  一行六人出了3o6,下了楼。

  到了工厂大门口,还不等看门的人出声问,徐晓阳就将手里的一张纸递给了其中一个人。那男人在纸上扫了一眼,又抬头看了看这个队伍,忽然一扁嘴,随即转身拉开了铁门——林三酒是队伍里最后一个,在她即将跨过铁门的时候,立刻感觉到那男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弋了一遍,随即他好像有几分遗憾似的咂了咂嘴。

  心念一动——借着出门的时候,林三酒低声咕哝了一句什么。她的声音及其低微,连身前的冯七七都没听清楚,不由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没什么,不重要。”林三酒朝他笑了笑,扶着铁门走出了工厂区。

  有些事就是这么奇怪——离开绿洲走了还不到十步,就已经能感觉到犹如实质一般,扑面而来的荒芜感了。身后是在探照灯的光芒下,忙忙碌碌的人类营地;往前看,却是一片片嵌着深深裂缝的楼房废墟。

  久违了的黄沙再一次打在了众人的脸上。徐晓阳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了一会儿,眯着眼睛头也不回地问道:“小灰,你看看地图,那群堕落种是在哪个方向?”

  小灰?

  众人才一怔,却见那个女人竟应声把手伸进裤袋,掏出了一张手画的地图来。还不等大家惊讶的表情褪去,只听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忽然惊叫了一声:“糟糕!我好像掉东西了!”

  五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林三酒身上。

  “队长,我去那边找找,保证马上回来,行吗?给我一分钟,一分钟就好!”林三酒笑着朝徐晓阳问道——“打堕落种,没有那个可不行。”

  徐晓阳对她的态度很满意,扬了扬嘴角:“好吧,快去快回。”

  随即她瞥了小灰一眼,后者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好的!”林三酒毫无察觉似的道了声谢,转身跑回了绿洲的大门处。她不敢走得太远,生怕小灰以为她要临阵脱逃——目光一扫,见铁门旁边的碎砖块儿之间仍旧露着一点白边,立刻松了一口气。见一个坐在门边的男人警惕地站起了身,林三酒忙抬头朝他笑道:“大哥,我们队长刚才在这儿掉了点儿东西。”

  一边说,她一边迅地将日记卡塞进了自己的手心里。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