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685 忍辱负重的林三酒

685 忍辱负重的林三酒

  目前写了一半了,一点后可以更新吧。

  “这是一种全方面越了人类的生物。”

  当女娲这句话再次从林三酒的脑海中回响起来时,亚里士多德的两只长长右臂,舒展开了十余个关节,像两条有生命的长鞭一样,朝她高袭来。

  尽管没有攻击性,但这些所谓“新人”的战斗意识,却比许多历尽艰险的进化人还要敏锐高林三酒矮下身子想躲,却现由于对方特殊的生理构造,弯下腰也仍然不免会被扫个正着。

  眼看手臂已经袭至眼前了,她连忙就地一滚,躲开了攻击,头皮却微微一疼,原来亚里士多德带起的风劲太狠,已经刮掉了她一小撮头。

  这得是多大的力量?

  还没等她从地上跳起来,另一个阴影已经来到了身边,朝她的肚子抬起了一只脚。林三酒双手连忙同时击出,希望能够先将这只脚打个稀烂然而一边的孟德斯鸠忽然尖锐地短鸣了一声,圣彼得立刻骨节一缩,以一种人类无法办到的姿势,避开了她的双手。

  一打四不说,它们不但力量奇大、动作迅猛,智力也很高,互相之间照应得滴水不漏。

  几个回合下来,林三酒右臂已经被擦出了一道伤口,她捂着胳膊,颇有几分狼狈地与它们拉开了距离正如她在副本中所见过的一样。

  女娲早在战斗开始时就离开了,按照她的说法,只要能够让它们失去行动能力,“到时你自然就会知道解体防护罩的方法”。

  “这还真他妈有点儿难呢。”林三酒喃喃地骂了一声,身体突然一跃而起,在她刚才站着的那个点上,碎石猛地四溅开来,激起了一股白烟一击落空,不知何时绕到她后方的李耳缓缓地收回了胳膊。

  光靠肢体战斗,肯定是毫无胜算的,林三酒暗暗想道。录音机里似乎还有几个威力不错的能力但是她却用不了。

  因为刚才电光火石的几下交手、她几次退避以后,此时圣彼得和孟德斯鸠正好拦在了她与录音机的中间。

  目光穿过它们高高长长的小腿,还能隐约看见录音机。

  好在它们还没察觉到这个小东西

  林三酒才刚刚浮起这么个念头来,只见亚里士多德就从另一边走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铁疙瘩,轻轻用脚尖碰了一下录音机。

  虽然女娲说它们的智力并不逊色于人类,但毕竟它们没有人类的生活经验,这里也不是地球。对于“先贤”们来说,录音机是个从没见过的古怪东西

  林三酒咕咚一下咽了一口口水,眼睁睁地看着亚里士多德用左边肋下的第二只手捡起录音机,嘴里似乎出了一阵低低的声波,她努力立起耳朵来,却什么也没听见。

  但是显然另外三个“新人”都听见了,除了圣彼得还在紧紧地盯着林三酒,以防她动攻击之外,其余的家伙都将头凑近了录音机,嗅了一会儿,又在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似乎在商量这是个什么东西。

  林三酒的心几乎提到了喉咙眼。

  万一录音机被毁,她得胜的希望也就等于没有了偏偏她又不敢出手去夺,一旦对方现她有多着紧这件东西,还不立马就毁了?

  脖子上印着“李耳”字样的高大生物,口部以高频率微微颤动起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将录音机拿在了手里,随即在林三酒瞪得直直的目光里,长长的手指按了几下,落在了“洗带”上。

  录音机里顿时出了一阵嗡嗡的声音,说明里头的磁带正在一点点被洗掉录进去的内容一时间,林三酒的心几乎都快炸出来了,她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不要!”,就猛地冲了上去,口器急急地朝几人的头脸扫了过去。

  圣彼得似乎早有准备,一扬手臂,两条手臂便卷住了口器的去势,将它牢牢固定住。它的浅青色皮肤虽然十分坚韧,但到底还是被口器尖锐的边缘扎破了,透明的血液从细小的伤口里涌了出来。

  林三酒使劲一抽,现自己抽不动,索性一把扔了口器,合身就朝它身后扑去然而这时令她惊异的事情生了李耳回头看了她一眼,歪了歪头,接着竟然按下了停止键。

  录音机登时一静,洗带中止了。

  一时间,四个高大的先贤都低下了头,看着由于震惊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林三酒,谁也没动。

  李耳停止了洗带,这绝对不是巧合在听见林三酒的叫声以后,对方那双犹如平静深渊一样的眼睛里,很显然是有了一个迅的思考过程

  是要拿它做筹码?要挟自己?投鼠忌器?

  一瞬间,从林三酒乱麻一样的头脑里,滚过去了无数思绪。

  李耳拎起录音机,看了她一眼,弯下腰。

  将录音机递到了林三酒面前。

  “尼的。”出这两个音节,对它来说似乎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林三酒愣愣地抬起头,看了“先贤”们一圈,愣愣地接过了录音机。

  东西一入她手,四个高大的生物立即噔噔连退几步,纷纷作出了一个戒备的模样来。看样子,它们似乎也猜到了,之所以对方这样看重这个铁疙瘩,一定是因为它威力大。

  手中录音机冰凉的触感,在体温下渐渐变得不可察觉。女娲说过的一句话,这时却忽然毫无预警地闯入了林三酒的脑海:“……跟它们相比,人类应该为自己的存在而感到羞愧。”

  要四个“新人”联手与林三酒战斗,是女娲下的命令。除此之外它们的一切行为,便都是出自于它们的本身意志了

  林三酒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她迅后退,再次与它们拉开了距离,突然重重地吐了口气,苦笑一声。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生物?”她低低地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样一来,不是随便使点诈就好了吗?”

  就算她不是聪慧绝顶的人,也能想到不少办法比如突然要求停战走人,再趁它们不注意的时候偷袭或者干脆借口离开,等它们回了自己的房间后,再一举杀回来到时是火烧还是水淹,就看她高兴了。

  使诈,可是人类的种族天赋。

  女娲的声音仿佛低低地在她的脑海里笑了一声。

  “去他的,”林三酒一咬牙,啪地按下了播放键。“就算是光明正大地打,我也能赢!”

  如果对手是人类,她并不介意用点诡计但面对“新人”时,林三酒非常不愿意身体力行地去证实女娲的理论是正确的。

  录音机即将会赋予她什么能力,连她自己也不清楚除了林三酒自己的主意以外,来自同伴们的能力,他们都只能极含糊地提一句,不能多说,否则皮格马利翁项圈一动,这个能力就等于废了。

  久违的熟悉声音从机器里传了出来,正是胡常在。林三酒忍住心中一瞬间涌起的情绪,静静地听了下去

  “小酒,这个能力是我突然想到的,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场!”他还是有点啰嗦,“我不是鼻敏感吗?有的时候犯起来,真是什么也干不成……你的新能力,就是使指定的敌人一刻不停地打喷嚏!”

  ……摸着绷带下渐渐热起来的皮格马利翁项圈,林三酒呆了。

  如果胡常在此时在她眼前的话,她一定会把他活吃了的

  谁知道“新人”这种生物,究竟会不会打喷嚏?!

  她傻乎乎地抬眼望去,房间对面安安静静的四个身影,似乎已经告诉了她结果。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