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739 她逃掉了,咱们走吧

739 她逃掉了,咱们走吧

  【你们说呀,继续报社呀,我怕你们?五分钟煮了一大啊啊啊碗餐蛋面,怎样,老子不过了。现在正在吃,正文只有400字,一切都要等我吃饱了再说!】

  细微的惨呼声是从蛇脸人的喉间发出来的,隔了一层厚厚蛇皮,林三酒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一看,只见苹果在蛇脸人的颈部凸起了一个圆球形,随着圆球形飞快地滑下去,惨呼声也越来越小,终于消失在它的腹腔里。

  林三酒的额头上登时密布冷汗。

  刚才的声响似乎也惊动了不远处的另几只蛇脸人——它们朝这个方向看了看,随即立刻动了,人人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一边发出愤怒的低鸣,一边飞快地卷动下身,挪行到了林三酒所在的树下。

  与其他几个一比,刚才吃苹果的那个蛇脸人个头儿显得小了一圈,在几只更高大的蛇脸人包围下,好像还有些不安——它一个劲儿地点着头,另一端的蛇尾也翘了起来,在空中配合着一点一点,感觉上似乎在道歉似的。

  ……怎么?这些苹果不让随便吃?

  林三酒忍不住冒出这个念头。她刚想爬近点看看,没想到一个蛇脸人突然毫无预兆地转过头来,死死盯着这一根树枝——跟一个房间差不多大的黄眼珠里没有一点感情色彩,直直地立着一根竖瞳,正好面对着林三酒。

  她被这么一吓,立时趴倒在树枝上,躲在一块粗糙突起的树皮后头,盼望对方没有发现自己。

  那根竖瞳,比她还要稍微高一点儿。

  从树皮的缝隙里望出去,只见那一片冷冷的透明黄停了停,就别转了开去,应该没发现小蚂蚁似的林三酒。属于蛇脸人们的声浪,仍旧一波高一波低地袭来——林三酒被震得双耳欲聋的同时,也不免暗暗庆幸起来。

  过了好半晌,这声浪才逐渐平息了下去。

  即使听不懂蛇脸人的语言,也能从它们的行动上看出一个大概:偷吃的小个子蛇脸人被远远地驱逐到了另一边,只能来回搓着手,一双眼睛阴阴沉沉,看着其他蛇脸人忙忙碌碌地摘苹果。

  它们对苹果显然也有一套标准:有些被摘下来了,有些却还被留在树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不够成熟、不够大——反正看在林三酒的眼里,它们都大得没边儿了。

  从树上摘下来苹果以后,蛇脸人却并不急着吃,只是统统摞在地上成了一小堆,由另一个蛇脸人一个个地点了一遍,应该是在记数。

  眼看着负责摘苹果的蛇脸人摆动蛇尾游向了另一棵树,林三酒赶紧手足并用地跑向树枝末梢——

  她所在的这一根树枝上,有两只苹果被好好地保留了下来。

  由于这树上不长叶子,林三酒没有遮挡,在快要接近苹果的时候只好趴了下来,匍匐前进。离得越近,苹果表皮上那一种特殊的肉感就越让她心惊。

  ……颤巍巍、肉皮似的苹果皮,偶尔会在无风的时候波动一下,隐约露出几个毛孔,随即又消失了。

  林三酒咽了咽唾沫,伸手轻轻碰了一下。

  “哈啊!”

  一声粗喘似的声音猛然不知从哪儿响了起来,差点让她滑了一个跟头——接着,粗重干涩的微弱声音,好像拼了老命似的才从什么地方挤了出来,“啊哈,啊啊,救、救……”

  林三酒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苹果,浑身汗毛直立——在被她碰了一下的地方,几条像是青筋一样的东西,飞快地从肉皮上浮了起来——伴随着根根突起的青筋,那个声音听起来更加声嘶力竭,连男女都无法分辨了:“……呼哈,救……”

  里面的人即使再怎么费尽力气,好像也只能发出一个“救”字。

  蛇脸人来回游动时,在地面上带起的微微震颤忽然停了下来——林三酒的理智一下子回了笼,飞快地朝不远处瞥了一眼,见那个如山岳似的影子果然不动了,急忙扑到了肉苹果跟前,低低地急声说道:“你要是想被救出来,就赶快闭嘴!”

  肉苹果“呼哈呼哈”地又喘了几口气,显然并不甘心就此闭嘴——然而似乎是力气用尽了,到底还是没能再发出任何声响。

  感觉到地面再次震颤起来,林三酒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里面难道是有人困着?”她自言自语了一句,声音低得几乎连自己也听不清。“但是这苹果看起来好像是实心的……”

  要不要把苹果割开看看?

  她有几分犹豫地想。

  就在林三酒有点拿不准主意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身上一亮。

  ……她一直都很小心,即使没有树叶遮挡,林三酒也始终站在另一只苹果后头,将自己藏在了阴影里。但此时,那只苹果所投下的庞大阴影忽然一抬,光芒瞬间笼罩住了她的全身。

  有人拿开了那只苹果。

  她傻乎乎地转过头去,与一根高高的竖瞳打了个照面。

  ……这一次,蛇脸人绝对看见她了吧?

  林三酒压制住了自己忍不住想要尖叫的欲望,缓缓地朝后退了一步,目光一刻也不敢从那根竖瞳上挪开。

  走了几步,那根竖瞳却并没有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它仍然正对着那两只苹果的方向,似乎在寻找刚才发出声音的来源。

  她不由松了口气,赶忙向树枝深处退去。

  ……要是这一次成功逃脱,林三酒发誓,一定要等到蛇脸人离开再出来。

  然而事不如人意。

  仍然残留着几条青筋的苹果,此时忽然又一次波动起来——肉皮一样的表皮飞快地颤了几下,苹果上隆起了几块肌肉的形状后,那个声音又一次竭力地嘶叫起来,这一次,它喊出的内容更多了:“啊啊……来救我啊……骗、骗子……我好疼……”

  林三酒心里咯噔一下,叫了声糟了。

  很显然肉苹果看不见!

  那个蛇脸人此时正站在苹果旁边,这么一声顿时清楚地被它捕捉到了——长长五趾在空中一卷一伸,“叭”地一声,就将不断嘶叫的肉苹果给拽了下来。

  肉苹果发出了一声令人胆寒的痛呼,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落入了食物链里上一层生物的手,肉皮高速颤动起来,令人眼花缭乱:“不……啊啊,呼……不要杀我……刚才这里还有一个人,她——”

  它好不容易才流利起来的口齿,还不等说完一句话,只听咔嚓一下,就在蛇脸人的手里被掰成了两半,顿时什么声息也没有了。

  林三酒感觉自己的一根神经像被掐断了似的跳了一下——她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动也不敢动,心里涌起了一股久违的恐惧感。

  从她所在之处,其实看不清楚肉苹果里到底是什么。淋漓的“果汁”顺着蛇脸人的手,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这才吸引了她的目光——人血独有的深红色里,混着一片片肉屑,似乎也是刚刚从苹果上掉下来的。

  这一只蛇脸人的地位,似乎远远比刚才那个小个子蛇脸高;即使随随便便地掰开了一只苹果,周围的蛇脸人也只是抬头看了看它,什么也没说。

  它舔了一口手里的半只苹果,细长而分叉的舌头像是一把刮刀似的,瞬间就将肉苹果给削矮了一层。

  一口果肉吃进了肚,蛇脸人歪了歪头,盯着手里的苹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手上一直拿着光球的蛇脸人忙走近前来,嘶嘶地说了几句话,将吃着苹果的这一个给迎走了。

  见它们都走远了,林三酒这才重重呼了一口气。

  经过刚才那一幕,她可不敢再贸贸然地冲出去了;好在树皮参差不平,要找一个凹缝躲进去并不难。

  “就这么一直挨到它们离开吧……”

  林三酒默默地想。

  蛇脸人收苹果的行动,并没有持续很久——不少肉苹果显然还没有到收获的时候,蛇脸人任它们留在树枝上,抱着一堆摘下来的离去了。

  随着蛇脸人走得干干净净,光芒也消失了。黑暗好像突然想起了这一块失地,一举杀了回来,再次将这一方空间给遮掩得严严实实、不见五指。

  林三酒缩在树皮的凹槽里,等了好半晌工夫,直到她确认周围再也没有半点声息之后,才小心翼翼地钻了出来。

  【能力打磨剂】的亮光,只能照出去四五米的距离;在这样的巨树上,这样的微光也只比没有好一丝罢了。一连走了几根空荡荡的树枝,林三酒心里也着急起来了——起码得先弄清楚,肉苹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才好想下一步怎么办不是?

  加快了脚步又走遍了两根小枝杈,她终于在银光的角落里,看见远处半个模糊的苹果影子。

  “可算是找到了……”林三酒忙冲了过去,自言自语道:“这个可得安静点儿才好啊!”

  她的一句话才落下,猛然不知从哪儿响起了一个嘶嘶的声音,惊雷似的震破了黑暗。

  “果然……那只苹果,没有说谎……”

  似乎还不熟练这样的说话方式,每一个林三酒熟悉的字眼里都混着生涩而奇异的嘶响。她止不住双手的颤抖,勉强抬起剧烈抖动的银光,在光芒中看清了说话人的脸。

  深深裂开的大嘴,嵌在小个子蛇脸人的脸上,仿佛在表示他此刻很满意。

  “这里……真的……有人。”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