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932 出来了
  林三酒一手撑着地面,刚要翻身坐起来,“嘶”地吸了一口凉气,又摔回了地上。她觉得自己像个浑身开裂了的石头人,一动就要碎成一地石块了;【防护力场】吃掉了一半的痛感,却没法完全抹去能力效果。

  这是什么能力?

  一个满脸胡子的兵工厂成员弯下腰,正准备一把抓向林三酒时,黎文溯江却制止住了他。

  “你刚才对我还算礼貌,”他低头看着她说,“我是一个礼尚往来的人。我也劝你一句,不要试图反抗……否则恐怕【春日绽放的花园】会将你肢解。”

  林三酒在关键时刻,很知道听劝。

  她半倚在碎石堆上,后背被扎得硬生生地疼。“怎、怎么回事?”她喘着气问道,“你不认识卢泽?”

  “我可从来没有主动提过这个名字。”高个儿男人此时面色沉沉的;在一地火光、呼救和哀号的人们之中,他也没法像刚才一样微笑了。“一切都是你自己的猜测……你早就把自己给说服了,我只是稍微配合了一下。”

  林三酒怔怔地眨了眨眼。

  “但斯巴安说……你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很奇怪吗?”黎文溯江摊开手,在空中示意了一下。“我的过去早就和那个世界一起消亡了,而我也喜欢保持一个谁都不认识我的状态。个人爱好。”

  他看了看林三酒,又补充了一句:“我本来以为,那个卢泽和冯七七或许和今夜入侵有什么关联。不过我配合你到了最后,却发现他们似乎与兵工厂没有关系。不过能抓住你一个也好……有了你,找到斯巴安就不难了。”

  林三酒一愣,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你不觉得这个办法有点儿可耻吗?”

  “为什么可耻?”黎文溯江歪过头,黑发散落下来。“对战之中,利用敌人的弱点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但你要用女人来逼他——”

  “这只能怪他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合时宜的弱点了。”黎文溯江面色不动,“这样的世界里,男女有什么分别?为什么对女人这么软弱?”

  林三酒咬紧了嘴唇。

  如果他放出消息,说她落在了自己手上,那么她有八成把握斯巴安会回头来冒险救她——那时就成自投罗网了。

  她或许是被忧虑压得心神不属,下意识地又挣扎了一次——等她发现自己干了什么的时候,她又一次摔回了地上;这次,她甚至感觉右臂似乎隐隐有要分裂的趋势,一阵寒意顿时叫她不敢再动了。

  “……你的能力可以延迟发动?”林三酒喘息着问道。

  “刚打上去时只是让你痛一痛,”黎文溯江挽起一边袖子,像取手镯一样在自己手腕上一抹——手指划过明明什么都没有的皮肤,落下时却捏住了一个光圈。“让你以为那一下只是普通的物理攻击而已。不过种子种下去了,我让它什么时候生长绽放都可以了。”

  林三酒抬眼看了看他手中的橙黄光圈。

  “你脖子上够忙的,”黎文溯江蹲下来,打量了她的绷带一眼。当她心中一紧时,却见他抬起了那只橙黄光圈,忽然就朝她的脖子落了下来——他的动作并不快,她一直看得清清楚楚,却苦于身体沉滞而躲闪不开;光圈毫无阻碍地穿过脖子,在她颈后重新合拢了。

  “好了,”他站起身,“你需要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个物品吗?”

  林三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一个字也没说。

  “戴上它以后,你就必须一直跟随在我的十步范围以内。任何碰触它、逃跑或攻击的尝试,都会激活光圈。你在刚一有所动作的那一瞬间,它就同时会把你在光圈以上的那一部分,比如你的脑袋,在空间中固定住。”

  好像怕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严重性,他微微一笑:“……你明白了吗?你的身体仍然朝某个方向动了,但脑袋却被强制留在了原地。这就是它的效果了。希望你能好好记住这一点。”

  林三酒报以一声嘲讽的笑:“这么好的东西,你把它留给我?”

  黎文溯江看着她,漆黑眼睛里没有情绪——他显然是一个非常善于掩藏情绪的人。

  “这位安全部长官,你看看你身后那些濒死的人,”林三酒毫不犹豫地戳中了他的痛点:“……有一个是因我而死的吗?”

  黎文溯江抿了抿嘴角。尽管他没有转头,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扫了一眼远处三三两两、伏在地面上的人影。

  “你放心,”他的声音都被某种东西压成了薄薄的一线,“……塔里的客人,只要没死在里面,就会受到我们最热烈的欢迎。”

  “那我得祝愿他完好无恙了。”林三酒勾起嘴角,毫无笑意:“能把你们的指挥官和他的塔一起从天空里拽下来,我倒想看看你们双方谁会赢。”

  黎文溯江挑起眉毛,点了点头:“我现在倒是有点相信,你确实对塔里的人不知情了。”

  林三酒没有回应。她现在已经想到了逃脱的办法,接下来只要等待时机就行了……这儿毕竟只是兵工厂的一个分部。不管那人是谁,既然敢挑战兵工厂,想必也有了充足准备——起码,那人应该可以制造一个她或者斯巴安能利用得上的机会。

  说来真巧;偏偏是她和斯巴安行动的这一晚,指挥官塔也恰好受到了另一方的袭击。

  想到这儿,她慢慢皱紧了眉毛。

  黎文溯江在她面前一挥手,应该是撤销了【春日绽放的花园】能力——因为那种像是石头人一般即将四分五裂的恐惧感,一下子就从她身上轻了。

  “你现在可以站起来了。”他低声说,“十步范围,记住了。”

  在兵工厂如此急需人手的时候,黎文溯江依然把两个战斗员安排在了她的后头,亦步亦趋地紧跟着她。由安全部长官领着,林三酒再次走向了远处那半截沉寂黑暗下来了的细塔。

  虽然比一般的火更毒,但塔上火势还是被赶来增援的人手扑灭了。只有地面上仍跳跃着一丛一丛的零星火光;让它们继续燃烧的养分,唯有一具具摔倒在地就再也爬不起来的人体。

  就在一行人跨过尸体,走向细塔时,林三酒忽然听见了金属吱呀一声扭转开的声音——她下意识地循声望去,目光落在了从细塔中迈出来的人影身上。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