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974 你没想过这其中的矛盾之处吗

974 你没想过这其中的矛盾之处吗

  “第一次的押金是所有进化能力,第二次的押金是所有特殊物品,第三次的押金是所有潜力值。记住,必须开口说话才算续租成功噢……那么,现在我要开始注水了。”

  当脚下绿水缓缓波荡起来的时候,喇叭里的声音仿佛依旧萦绕在耳旁。

  这个副本的凶险,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林三酒算是明白为什么没有人续租第四次了——都从进化者被剥洗成一个什么也不剩的白藕了,哪还有人能活到第四次?

  规则听起来确实简单,去十分钟,找船,回来十分钟,退船;但是一加上“每十分钟只退船一次”与“只有四艘完好脚踏船”这两条……

  刚想到这儿,林三酒忽然一脚顶在什么东西上,差点一个趔趄整个扑进水里;她慌忙用双臂一撑,暗叹自己进化后还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压在了一个蓬松软胀、泡泡囊囊的东西上。

  在波荡摇曳不定的碧绿水纹之间,一张被泡肿大了的白脸,正用两只黑洞洞、摇晃晃的眼睛对上了她的目光。

  林三酒不由自主地抽了一口气,立即直起了腰。此时的水已经漫及了小腿肚,他们一行六人也与出租点所在的岸边拉开了距离;果然正如喇叭所说,不管你个子多高、腿多长、身体素质多好,走向脚踏船时的最高速度都被强制相同了——此时另外五人差不多都与她处于一条直线上,一听她抽气声,目光纷纷投了过来。

  “是以前死在这里的人,”那个东欧女孩离她最近,扫了一眼,向同伴们解释道:“水底有好多。”

  林三酒有点儿可惜地看了尸体一眼,抬腿迈过了它。没有【扁平世界】了,她也没法把它收起来了,要不然说不定一会儿还能用上。

  每一步,都在与湖水对抗。

  有好几分钟都没人说话,只有湖水被脚步撞破的哗哗响声,一波一波地被风带远了去。没有了一切进化能力,实在叫人一阵一阵地隐隐发慌,甚至连那同组五人之间也没了心情说话——在刚才出发时,他们就已经有意将林三酒挤在了中间,只等一摸到脚踏船,攻击就即将发生了。

  喇叭里没说谎,水质的确不脏;但湖底各式各样的遗留物可一点都不少。除了被泡出了巨人观的尸体之外,还有游船时吃剩的零食包装袋、饮料瓶、钱包、一只单鞋……和其他乱七八糟、看不出来原本是什么的东西。越往远处走,湖底东西就越多,大大拖累了一行六人的速度;走了一会儿,众人渐渐都回过味了。

  “我X他妈了,”最先骂出声的是那个垂坠脸,“他的意思是,走过去最少要十分钟!”

  “多一会儿就多一会儿吧。”圆脸男人飞快地瞥了一眼林三酒,咬着牙说:“不影响的。”他看起来早已把赌注和希望都押在“干掉林三酒”这一个选项上了。

  失去了基础体力强化,每个人都在逐渐升高的湖水里走得十分吃力,额头上都泛起了点点汗光。除了那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士之外,另外两个男人都将衣服裤子脱了、塞进了收纳道具里,少了累赘,顿时速度重新快了一点儿;那东欧女孩犹豫了一下,弯腰也去脱自己的牛仔裤。

  班长立刻回头,低声训了她一句:“你干什么!”

  东欧女孩充耳不闻,将牛仔裤拽下了小腿,露出生生一片白。她伸手入水,一边拽裤脚一边反问:“你没穿过泳衣么?有什么区——”

  她这句话显然没有说完,一下子却顿住了;紧接着,她蹲下去双手在湖底摸索了一会儿,眉毛微微皱了起来。

  “怎么了?”班长停下了脚,由于淌水走了这么一会儿,连呼吸都有点儿急促了。

  “又是一块垃圾。”东欧女孩停了一停,直起腰,踢掉了裤子。“很大一块,我还以为是什么有用的东西呢。”

  林三酒心里一动,转过头打量了她一眼。

  那东欧女孩将裤子系在腰间,再往前走的时候,眼睛与她一撞上,又迅速分开了。

  林三酒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在心里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她的身高。当水位淹到她的肩膀时,这个东欧女孩就早已被没顶了……

  她确实有一个优势:如果大家都找不到船的话,她也是六人之中最后一个被淹死的——如果她没有被众人联手攻击先弄死的话。

  他们在水中艰难跋涉着,时不时地还有人会踩上尸体、被垃圾划过皮肤;吭哧吭哧走了一会儿,那一片密密麻麻的脚踏船也渐渐清晰了,大了,无数个颜色黯淡的天鹅头、鸭子脸,沉沉压在众人视网膜上,几乎叫人呼吸都停滞住了。

  ……太多了。

  越是离得近,就越会为脚踏船数量所震惊;这儿绝不止一百艘了,一船紧挨着一船,看起来几乎连水都挤不进去它们之间的缝隙。

  “怎么会这么多?”班长喃喃地说。

  脚踏船与他们一行人,大概仅有三四分钟的脚程了;林三酒咬牙加快几步,仗着她腿长、更能接近喇叭规定的最高速度,与那几个跌跌绊绊的人勉强拉开了一点儿距离。那只喇叭懒得定义什么叫“武力攻击”,所以刚才干脆就把一切冲突行为都定性为“武力攻击”了——那五人小组就算手中仍然有不少特殊物品,此时依然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圆脸男人急忙喝了一句:“跟上她!别让她跑远了!”

  班长抢先应了一声,越过了那个东欧女孩,“哗啦哗啦”地朝她身后赶了过来。

  林三酒当然知道他们会追上来,但她的本意也不在于逃跑躲藏;只要能让她与一个人单独相处上一分钟——不,哪怕是几十秒,她也算是至少有一个尝试的机会了。

  但是,怎么偏偏追上来的是这个一看就头脑十分固执的女人?

  在水中疾行时,船也越来越近了;那些不知已经在这儿停放了多少年的脚踏船,摇摇晃晃地飘荡在水面上,斑驳陈旧的漆层上甚至很难看出它们原本的颜色。船都不大,顶多只能容下两人,靠近水面的底部,都被泡出了一层黑黑厚厚、污泥般的物质。

  林三酒喘息着往前扑了几步,就在她要伸手抓住脚踏船边缘时,她猛地一扭身,正对上了班长。另外四个人都在后方不远处,正淌着水急急赶来。

  “真的不是我,”林三酒压低声音,朝班长飞快地说,“你没想过这其中的矛盾之处吗?如果是我的特殊物品造成了这个副本,那么当我续租第二次的时候,我就得把创造了副本的东西交给副本?我死了又怎么样,你也不想变成被牺牲的那个人吧?”

  末日终于要出实体书了!嗯……由于最近的风波,我也不能在微博上说话了,所以在新章里宣传一下好了。目前书还在印厂,刚刚才把签名页(又名指纹收集器)寄回去,但很快就能出世啦。这次出版方做了官方的签名 赠品预售版(800个!我签得要死了,几乎每一张水平都不一样)4月20日晚上8点开启预售,预售的渠道和链接我会放在留言区和章节后的明天我开个单章讲一下,谢谢大家支持了……(最近要开的单章未免也太多了,感谢单章还没来得及写啊啊啊)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