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1006 终于见面了

1006 终于见面了

  升降梯虽然关闭了,却拦不住林三酒。

  飞快地扫了一眼显示屏上“2-3”,她从卡片库中找出了一只金属质地的拳套展开了,在轻微的“咔咔”声中,它们迅速包裹咬合住了她的右手,顿时让她右手增大了好几圈。这是她从湖底翻出来的一个东西,只找到了这么一只,左手套不知去了哪儿;尽管它不是特殊物品,但质地出奇地轻盈刚硬,似乎是用某种新型合金做的。

  当初留下它,就是觉得它很适合用来干一件事:砸东西。

  “我、本、来、就、只、剩、十、分、钟、了!”

  伴随着每一个怒意燃烧的字,林三酒的右手都重重地砸在了升降梯门上,力度震击得让它嗡嗡直颤,尖锐的金属撞击声充斥了整条走廊;当这句话一顿一顿地喊完时,升降梯门终于在“呛啷”一声巨响里,一块门板轰然落了下去,在门上留下了一个大洞。

  她喘着气后退了两步。

  “我也忍你们很久了!”

  当她厉声吼出了这句话的同一时间,林三酒蓦地凌空一跃,一脚踹上了门洞——那扇饱经蹂躏的升降梯门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了,吱嘎噶地从框架里脱裂开来,朝后一歪就掉进了电梯井里,发出了一连串沉闷回荡的巨响。

  她纵身跳进了那一片幽黑中,“咚”地落在了一只正徐徐下降的方形升降箱上,顿时叫钢索与电线摇摇晃晃地摆了几摆。

  “有本事你就现在回到卢泽身体里去,”林三酒咬着牙关,含混不清地咒骂了一句,甩了甩戴着拳套的右手——紧接着那一拳像流星般猛地砸进了顶板里:“等我找到他,我就把你们一窝都端了!”

  升降箱的顶板多花了她一会儿工夫;当她终于打穿了它、跳进电梯里的时候,升降箱也早就停在了2-1层上,里头空空如也——不知道12是从这儿离开了,还是果真见势不妙回去了。

  12与控制室同在一层,这肯定不会是一个巧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X一直想要她的命,那么还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机会吗?只要把她拖住十分钟,她、波西米亚、人偶师都会在氧气断绝中慢慢死掉——而X只要一转念回到卢泽身体里去就行了。

  事有轻重缓急;林三酒咬住嘴唇,忍住了寻找12的冲动,大步朝控制室的方向冲了出去。

  在艾丽安描述的地方,她果然很快就远远瞧见了一个半圆形的银色大门。当她冲近门前,正在心里暗暗嘀咕怎么开门的时候,却只听“唰”地低低一响,银色大门轻滑地朝两边分开、退进了墙内——在缓缓打开的门后,属于谭章的那一张脸下意识地抬了起来。

  没等他的眼神中流露出诧异,一只包裹着金属拳套的拳头,就在他眼前急速扩大成一片黑影,随即重重砸进了他的脸孔里。

  “你在控制室干了什么?”

  林三酒一把掐住他的咽喉和衣领,拖拽着他往里走,怒声喝道:“卢泽是不是也在这儿?”

  饶是被正正砸断了鼻骨的剧痛,也没让“谭章”昏过去。他满脸满嘴都是血,声音破碎含糊得听不清楚,只是一边抽着冷气,一边挣扎着想从她手中脱身——他使劲朝她身后一扬手,一个黄黄的什么小东西就“当”地一下落在了控制室地板上。

  控制室面积宽广,每一面墙壁上都排列着一块块顶着了天花板的竖屏幕,大多数都没有被激活,只是一片漆黑。此时林三酒的目光在对面屏幕上一扫,正好看见自己的身后有一个滚圆滚圆的倒影正在慢慢涨大、从地上直立起来——

  她心下一惊,再一低头,只见“谭章”冲她张开了一只手。

  【防护力场】刚一亮,就又瞬间熄灭了——她差点忘了自己在刚才突围的时候,为了替人偶师拦下攻击,早已把所有意识力都用光了。然而就在【防护力场】灭掉的这一刹那,从“谭章”手掌中蓦地扑出了一股似曾相识、无形无色的力量,如同一只巨大铁拳般砸进了她的小腹里,将她直直地击退了出去。

  是意识力!

  林三酒恍然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后脖颈上的汗毛也全炸开了——感觉自己的身体还差一点儿就要碰着那个黄色的巨大圆东西了,她急急一拧腰,鞋底在平整光洁的地板上摩擦出了长长一声尖响;在她斜身倒退、朝后踉跄几步躲过了那个黄色东西的同时,她也看清了它的真面目。

  ……好大一个pac-man啊。

  在这一个黄澄澄的巨大球形上,占据了最大位置的就是一张挖空了的嘴;要是刚才没有及时一转身,她能被那张嘴一口就吞下去。此时黄色圆球也跟着她一转身,再次对准了她,继续朝林三酒滚动过来——正如她小时候玩过的所有吃豆人游戏一样,只不过现在她变成了豆。

  她转头就跑的时候,地上的男人也正好喘着气爬了起来,一脸血地拦住了她的去路;林三酒立即一扭头,从二者之间硬生生地冲了出去。巨型黄色圆球同样追了上来,滚动时的隆隆声渐渐响亮了,显然是在她身后又加快了速度,急促地震动着脚下地板。

  人格可以有自己的进化能力,但他们也有可能发展出意识力吗?

  这个人到底是12,还是谭章?她以前可没见过12用意识力……

  当这个念头从林三酒脑海中一闪而过时,她的余光也扫过了房间中四面八方的屏幕——那个代表“谭章”的模糊倒影没有急着追她,却先从自己裤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把耳朵给堵上了。

  这一下,就更不好辨别他是谁了!

  在林三酒上次与谭章作战时,曾经在他一个同伴身上用过300路,使一个“电话亭”失效了;他和12都会对300路产生防范的话,她就该想想另一个办法了……

  她剩下的时间还有多少?七分钟?六分钟?

  林三酒解除了手中物品的卡片化,紧贴着一排竖屏幕,急急一转身,从身后吃豆人的大口边缘险险地擦了过去。为了不让房间中央的“谭章”有机会对她趁势夹击,她的速度已经提升至了最高;乍一眼望去,只有风声中一条淡淡的虚影,从房间一个角落继续扑向下一个角落。

  当她绕着房间每个角落都转了一圈的时候,时机也到了。

  “下陷!”

  林三酒低低地喊了一声。随着她最后两个字一出口,【描述的力量】也迅速完成了任务——控制室里四周地板都高高地翘了起来,从边缘逐渐向中央凹陷,形成了一个斗状的地势;“谭章”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被掀了个跟头,还没有等他站稳,那只巨大的黄色圆球就已经控制不住地从边缘滚落了,带着沉重的响声直直地朝他碾了过去。

  “回来!”他又惊又急,一抬手,赶忙迎向了那张朝他不断翻滚而来的大嘴,“这儿!”

  吃豆人轰地一下撞上了他手腕上的那只表,紧接着就像一场梦般消失不见了。

  在黄色圆球消失后的地方,露出了林三酒那一张蓝色油彩没被完全擦干净的脸。她刚才紧随着吃豆人后头一起扑了下来,此时它一消失,她脚下立即提高速度,转眼间离“谭章”就几乎只剩一伸手的距离了;带着一股被阻拦的怒火,她狠狠朝他心口上砸下去了一拳——

  但是她一时间忘了,她右手上还戴着那只金属拳套。

  原本只是为了将其击倒制服的一拳,此刻却摧枯拉朽地一路击碎了他的胸骨。他没来得及激活任何防护措施,所以她此时甚至能听见骨头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逐寸断裂时,那种叫人牙酸的细微响声。林三酒急忙硬生生收住了拳头,然而却已经晚了。

  “谭章”口中嗬嗬作响,咚地一下栽倒在了地上。他还没有死,不过不需要医生就能看出来,他剩下的也就只有几口气的工夫了。

  “你——你是12吗?”林三酒匆匆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心脏砰砰直跳,暗自祈祷着这个人真的是12。谭章虽然与她战斗过,但说穿了他当时只是尽忠职守,与她没有私人仇怨,本来也没有要置她于死地——

  那双眼睛里露出的茫然之色,一下子叫她的心坠进了谷底。

  “谭章……?”她轻声叫了一句。

  男人的眼珠回应了,朝她转了一转。

  林三酒忍不住垂下了头,长长吐了一口气。

  “你怎么没走呢?”她像是苦笑似的,轻轻地说道,“我都要跟着飞船一起死了,你还留下来干什么?”

  谭章慢慢地张开了嘴,嘶哑的气流从唇齿间虚弱地化成了字句。

  “不是……她不是……”

  “什么?”

  “组织里有同伴……在这里……”他的气息是这样微弱,叫林三酒不由担心他会像许多电影里一样,话没说完人就死了。“我……我要为她开飞行器,所以才……但是……”

  “但是什么?”

  “我怎么现在才发觉呢?”谭章的眼睛慢慢挪开了,停在天花板上。“现在一想,她……她其实根本不是我们组织的人啊……她甚至不属于这艘船……奇怪,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以为、我以为……”

  林三酒慢慢坐直了身子。

  “那是谁?”她嗓音干涩地问道,心里已经隐隐地有了答案。

  “是我啊。”

  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在控制室门口轻快地响了起来,带着她一向热情跳跃的尾音。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