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1153 只能靠自己的大脑了

1153 只能靠自己的大脑了

  所余意识力是足够拟态的,哪怕林三酒连续拟态两次,也还能剩一次【防护力场】的量;意老师以能力为单位,果然把看不见摸不着的意识力存量给解释清楚了——只不过,问题并非出在剩余量上。

  问题出在,她怎么也发动不了【意识力拟态】上。

  “怎么回事?”林三酒一怔,“难道是我太虚弱了?”

  话是这么说,她自己也清楚应该不是那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意老师又窘迫又着急,她管辖的领域里出了这么大漏子,她不仅没有察觉,还搞不明白原因,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我检查两遍了,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一切都很正常,就是拟态不能用了而已。

  “其他的呢?”林三酒问道,又决定不等她了:“我试试!”

  结果,【防护力场】、【意识力扫描】都可以照常发动。

  “奇怪了,”意老师喃喃地说,“这说明意识力没问题……”

  林三酒紧皱着眉毛,坐在床沿上呆呆出了一会儿神,忽然吸了一口凉气,赶紧叫出了一张卡片;一见卡片在手心里变成了刚才那本薄薄的价目表册子,她就立刻打开了最后一页。

  “我记得,如果出院时玩家还付不起账单的话,那么医院就会用强硬手段‘抵押变卖财产’……至少我记得我看到的是这个句子。”她的手指迅速在一片黑压压的字中找到了目标,仔细一看,当即怔怔地吐出了一口气。

  原句并非是她以为的“抵押变卖财产”,而是“变卖抵押财产”——只不过是“变卖”和“抵押”两个词的前后顺序不同,再仔细一琢磨,意思却大不一样了。

  头一个,意思是“抵押”财产、“变卖”财产,也就是说,医院既可以收下你的东西抵债,也可以把你的东西卖了还债。

  第二个的意思,却是医院把你已经“抵押”给它的财产“变卖”掉还债,也就是说,它早在安排紧急病人住院时,就从他们身上拿到足够的抵押品了。

  回头一想,也对:要是有玩家在医院里遭劫,被抢得一干二净,出院时交不起足够抵押品,医院岂不是得承受明明可以规避的亏损么?

  林三酒不由想到了游湖副本,也是同样一套收取抵押品的手法:这些副本啊、游戏啊,在这种地方还真是特别精明。

  “你快试试,还有什么被抵押掉了?”意老师催促道。

  哪用她多说,林三酒急忙把能力和物品都一个接一个地试了过去。因为她现在没有了左手,压根使不出【画风突变版一声叮】了,不管它有没有被抵押,对她来说都没有分别——她干脆把它也列入了抵押品之一。

  能力仅有两个没法用,也算是万幸了。她花了二十分钟,把每一个特殊物品都试了一次,在试到第四件的时候,【高效营养液】就滴完了——在体力果然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之后,林三酒也得出了结论。

  【龙卷风鞭子】、【妙手空空】、【糟糕!钱包不见了】、【描述的力量】、【鬼绘】都全部没法用了。其中有几件不好试验,是靠排除法才找到它们头上的;尽管物品本身还在,效用却消失了,让它们成了玩具似的摆设。

  “7个,”她揉了揉太阳穴,“我欠了医院8点,就被拿走了6个或7个抵押品……他们还真公平。”

  原本想靠礼包的智慧摸索一下这个游戏的门路,现在也没指望了。林三酒干脆拿出了鸦江伪造的《知情书》,又找出了一支笔,决定用笨办法把目前所有的讯息都整理一遍——等整理完善时,或许她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就像小学生写作业一样,她端端正正地写下了“lava已知条件”:

  每一轮Lava!!游戏中,熔岩地点不同,持续时长不等,两轮之间有休息时间。下一轮开始之前需要进行登记,否则会被当成非法人口。

  玩家利用熔岩吞没非法人口,则获得对方失去的生存几率。非法人口会被送入医院,出院后下一轮自动变成登记玩家。

  玩家在每一轮的lava游戏中,可以缓慢恢复生存几率。

  玩家若被熔岩吞没,会被扣掉生存几率、送入医院,被扣至少一轮的游戏时间。

  玩家在医院需要使用点数,购买医疗用品和服务。

  在lava游戏中受伤的话,会酌情减少生存几率。

  紧急病人的能力与物品中,相应一部分已经抵押给医院了,要在出院时付点数赎回。已抵押的,就不能再使用了。

  lava游戏中的玩家信息,会显示在原本就有文字的地方。

  看着这八条,林三酒想了一会儿,又在旁边写下了几个问题。

  第一,她能不能在休息时间离开Lava!!世界?如果休息时间不能离开,那么她下一轮不进行登记,作为非法人口,抢在其他人找到她之前离开Lava!!世界,这样行不行?

  第二,入院以后会被扣住“至少一轮游戏”的时长,这个“一轮”包不包括她被送进来的这一轮?

  第三,什么叫“至少”一轮?具体在医院停留几轮时间,是由什么决定的?

  她咬了几分钟圆珠笔,又看了看那只已经空荡荡的吊瓶,终于下定了决心。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闷头想,也就只能获得这么多的讯息,而且大部分还是与外面lava游戏世界相关的——但她分明意识到了,医院内部才是lava世界的重头戏。

  医院内部的重头戏,显然又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底层的交费处和附属商店”。

  也就是说,她必须得冒险去一趟医院最底部:这个圆柱体建筑中,那片昏幽幽、叫人看都看不清楚的圆形地面。

  “可是你现在的体力和战力……”意老师不无忧虑地说:“我怕你一开门,就会成了别人的点心。”

  “既然我都虚弱了,没有理由其他玩家却还精神抖擞吧。”林三酒觉得自己很有道理:“大家进了医院,说明都是从熔岩中受伤的病人……唔,当然,别人恢复治疗了一段时间,或许状况比我强些。”

  她说到这儿时,心里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办法——说起来,她首先该感谢自己危机一刻不停的紧张生活,其次该感谢人偶师。

  毕竟,他的【活力满满防弹咖啡】还在自己手上,一直没有来得及送回去呢。

  “咕咚咚”把一满杯咖啡都倒进了嗓子眼以后,林三酒一抹嘴,果然感觉自己的精力渐渐恢复过来了不少。按照卡片说明来看,咖啡会将她的整体状态增强百分之三十;只不过它同时也说得很明白,在咖啡过了劲儿以后,人反而会感到特别困累——也就是说,在不清楚外界危险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她必须得在咖啡效果消失时返回病房。

  “问题是,怎么返回病房?”意老师问道,“你现在一个点数也没有,买不了【医院通行证】啊。”

  那就用最原始的办法好了。

  虽然铁门底下几乎没有缝隙,不过门外有一个把手。她卡片库里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少,其中就有几卷又沉又大的绳子;如果用牙齿和右手把绳子系在把手上,或许她能靠着它爬回来。

  当然,在往上爬的过程中,她会是一个很脆弱的目标——在体力只剩一半的情况下,光靠一只手、两只脚攀绳,就已经够叫人受的了。

  然而风险还不止这个。林三酒刚才从病号服的口袋里,找到了三把钥匙,试了试,正好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也就意味着,她不仅得靠一根绳子吊在半空,还得在门口一个一个地开锁——她总不能门也不锁地出去,然后在回来的时候被潜入屋里的人迎头打死。

  “说不定我能遇见人偶师和波西米亚呢,”

  在用牙齿和右手把绳子打了个圈系在门把手上之后,林三酒现在连挑嘴角一笑都觉得自己腮帮子酸疼:“要是在医院里彼此有照应,就安全多了。”

  “头都没了,认得出吗?”意老师这句话听不出来是玩笑还是嘲讽。

  林三酒挑了一个好像周围没有人的时刻,将绳子一把扔出了门外——棕黄色的麻绳在半空中一圈一圈舒展开身体,直掉进了昏暗的建筑下方,摇摇晃晃地垂成了一条直线。

  在真正出去之前,她还得准备一些防范手段。

  【防护力场】是随时都可以打开的,不过硬抗总是下策。她将【how to render】叫了出来,先往自己身上来了一个扭曲光影的效果,随后将它叼在嘴里,右手握紧了绳子,以双脚撑住了墙壁,一点一点地顺着绳子往下爬。

  少了一只手臂,对身体的平衡影响很大;她好几次险些没攥住绳子而直直跌下去,幸亏及时用意识力把自己立即缠紧了,重新将手指甲深深抓进了麻绳里,总算稳住了身体。每当她要经过一扇铁门时,总是会担心里面的人猛一开门就会将她撞落下去——或者开始攻击她。她一般会在铁门上静静等一阵子,直到她觉得应该安全了,这才尽量悄无声息地避开铁门,绕开它往下继续爬。

  那个朝她放出食人鱼的棕发男人,似乎一直在留意着周遭动静;一发现她出了门,马上故技重施,连续扔出了好几条食人鱼,像小火箭一样嗖地就从空中朝她张开大嘴冲了过来,激起了数道风势。然而当几条食人鱼在“绳子”的影子上扑了个空,反而彼此撞在一块儿之后,那个棕发男人也迅速收了手,再次把铁门闭紧了。

  在一连爬过了五扇垂直排列的铁门以后,林三酒估摸着自己已经下沉了十余米了;转头一看,底层昏暗的圆形地面却好像一点儿都没有靠近她。

  这个桶状建筑到底有多大?多高?

  她尽量将视线所及之内的铁门都数了一遍,依然不清楚一圈上到底有多少病房,只能肯定不会少于二十间。而上下一望,封闭的天花板和地面都宽广深邃得叫人吃惊,更数不清到底楼内到底有几层了。

  她爬过的区域里,空着的病房多,有人的病房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付不起房钱——不过,这叫她爬起来时安心多了。

  在还有一半距离就能落地的时候,从她的右手边墙壁上,“咚咚”响起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她抬头一望,一个人影踩在圆弧形的墙壁上,仿佛克服了重力似的,正以极高速向她冲了过来。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