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末日乐园 > 1162 头上有人

1162 头上有人

  此刻的五十帆意识不清,器官齐全,在综合医院里简直就是第一等的稀缺商品,就像狗屎能招苍蝇一样,有人来抢实在不稀奇——那黑影卷起五十帆,就像一道风似的朝前方冲了出去。林三酒在拔步追上去之前,先极快地以眼角扫了一下身后的鸦江;后者依旧握着两个“手柄”站在原地,正眯着眼睛朝五十帆被掳走的方向张望,面上好像泛起了一丝惊奇。

  他看见什么了?

  林三酒一转头紧咬着那黑影冲出去,等她瞧清楚的时候,自己也不由一愣,脚步都慢了下来:“诶,这个难道是……?”

  不用她追得多紧,那个黑影也在这个时候意识到了不对劲,踉踉跄跄地停了下来。他反手摸了摸背上的五十帆,一把将其扯了下来掼在地上,目光直愣愣的,一双发黄的浑浊眼珠都瞪圆了:“这、这不是我姐!”

  那当然不是他姐。

  拖把被他扔在地上时,脏兮兮的拖把布像头发似的在空中晃荡出一道弧线,配上一张画着简单五官的白纸,看起来好像还真有点儿委屈的表情。木杆“咚”一声敲在地上时,包在衣服里的东西顿时全都散落了一地。

  鸦江在后方遥遥地叹了一口气。

  刚才在出发之前,林三酒好说歹说,总算是让他放弃了一根拖把——据说凡是用过一次的拖把,就不能再反复利用了。虽然心疼,鸦江还是给拖把套上了五十帆的衣服、塞进去了一只枕头充当身体,最后又加上了一层【喜剧常见桥段】,才将这个“五十帆”交给了林三酒。否则以她现在的体力,光扛鸦江就要费不少劲了,遑论还要再加上一个十岁小孩的重量?

  “我姐人呢?”

  年纪或许还不到被称为“老头儿”的地步,但这人的丑可真是当仁不让。他脸上的面皮、肌肉、五官,都像是一起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似的,垂垮挎地从面骨上坠下来,好像夏日烈阳下奄奄一息的冰淇淋。美人多少都有共通之处,丑人丑起来却各有出奇,林三酒看了他几眼,觉得他两个鼓囊囊的眼袋简直像是随时都要被涨破皮肤似的,叫人不忍多看。

  “原来五十帆真的不是一个小孩子了?”鸦江抱着大腿,挪了几步过来,喃喃地自言自语道——看来他刚才也想到了同一处,对卫刑生出了同样的怀疑。

  此时十字路口四周的交战声、喝骂声越发沸腾喧嚣,差点将他的声音淹没过去了;林三酒侧耳一听,隐约间从一片乱局中捕捉到了许多似乎与背叛、阴谋和骗局有关的只言片语。

  “卫刑没有骗我们?”她兀自有些不敢相信,刚才犹如阴云一般真实的疑虑感,仍沉沉地停在脑海里,压在神经上。“你真是五十帆的弟弟?”

  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是不言自明的。肿眼袋和五十帆一样身体齐全;此刻他的目光在二人身上一转,似乎并不畏惧眼下一对二的局面,也不急着走,反而张开鲶鱼般肥肥厚厚、往外凸出的嘴,朝二人质问道:“我姐姐呢?你们藏到哪里去了?”

  同样是叫一声“姐姐”,礼包的声音像是山涧清风,他的却像是油炸食品吃多了喉咙里老是黏着一口痰。

  在回答他之前,林三酒先四下看了看。她的目光与鸦江一撞,彼此脸上都多了几分窘迫和疑惑:“你……你刚才干嘛打我手?”

  “你不是要来拉我吗?”鸦江比她还尴尬些。

  “我不拉你你走得动吗?”

  “人人自危的时候,你老惦记着帮我干什么?”鸦江的尴尬渐渐变成了理直气壮,“这不是很可疑么?”

  面对这种理论,林三酒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我帮你还帮出错了!”

  两人一时谁都顾不上一旁眼巴巴等回答的丑老头儿;鸦江按着自己太阳穴,揉了揉:“等等等等,我感觉你刚才确实很可疑,比现在可疑多了。你现在……是怎么回事?有【消除疑心】之类的物品吗?”

  “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噢,刚才的卫刑也很可疑,”林三酒想起来了,“她不肯把后背对着我们,还见机就跑……”

  “废话,”

  头顶高墙上传来了卫刑干脆利落的回答,二人抬头一看,却哪儿也看不见她的影子:“我突然想到,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和五十帆串通好的?万一你们根本不是新人,就是为了设陷阱圈我怎么办?”

  “我们和她串通好,怎么还会和你一起把她关在——”

  说到这儿,林三酒硬生生打断了自己,迅速瞥了一眼丑老头。他似乎也没奢望她会这么轻轻松松说溜了嘴,只是分了一分神,迅速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搜寻卫刑上——对他来说,好像一个卫刑就比他们二人加一起的威胁更大了。

  “这、这也有可能是你们的演技嘛,”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卫刑,此刻似乎也有点不尴不尬:“毕竟那个地方又不是我的……”

  “你的什么?人关在哪里了?”明明长得这么有存在感,却始终没有人搭理的丑老头儿终于忍不住了:“你们把她怎么样了?我告诉你们,不管你们对她做了什么,我一定十倍奉还!”

  那可不容易;毕竟他们三个人加一起,也没有二十个眼角膜可供他拿走。

  在远远近近的交战声中,林三酒此时已经明白过来了。她的目光一刻也没有从丑老头身上放松过,只是叹了一口气:“你们谁能张望一眼收费处?现在收费处那儿是不是有一个人了?”

  “真的诶,”

  鸦江坠在最后头,与收费处的距离最短,回头一看就吃了一惊:“柜台前有一个人,不知正在做什么交易,看着好像不紧不慢的……也没有人攻击他。”

  当然,那是因为没有人现在能够腾出手攻击他。

  林三酒能够百分之百地肯定,现在柜台前的人,就是刚才说要做交易却迟迟没露头的人。隐藏在十字路口附近的进化者们,都在同一时间反目、动手,让他有机会从从容容地走上去交易,当然不会是巧合。

  “我明白了,”卫刑也跟着反应过来了,“你们暂时先不要呼吸。”

  能够让这么多人不知不觉同时中招的东西不多,而无时无刻不被他们主动吸入身体的空气,当然是这个清单上的第一个怀疑对象。

  银白手杖轻轻一点在地上时,卫刑就从丑老头儿身后一片高墙投下的阴影中重新浮现了出来,连长发似乎都没有毛躁起一丝。她与林三酒二人正好一前一后地将他堵在了小路中央,使他没法越过谁前往收费处;那个丑老头儿哼了一声:“不告诉我,我也能猜到,毕竟综合医院底层里能够藏人的地方不多。”

  他的心思倒是比外表机敏多了,伸出一只脚踢了踢拖把,指着地上的枕头说道:“我认识它,这是病床上的枕头,入院时垫在脑袋底下的。你们之中,谁住得离地面最近?要我说,你们应该就是把五十帆给反锁进病房了吧?”

  这家伙的经验远比林三酒几人丰富,几句话之间就猜到了五十帆的落脚地。事实上,光把五十帆反锁进病房还不够,林三酒一行人还拿了五十帆的两只眼角膜,几百毫升血液——血液量小、杯水车薪,却能够确保五十帆进一步虚弱昏迷下去。没了体力、没了视力的五十帆,就算独自在被锁上的病房里醒过来,也不太可能跑得掉了。

  “你又是在哪里造的假价目表?”卫刑举起一只手,在空中做好了准备,似乎随时都要将刚才用在林三酒身上的那一招,也依样叫丑老头儿尝一次。

  林三酒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问题。在哪儿造的,重要吗?

  “你还是没变,还是喜欢找新人下手,”肿眼袋转过身,背对着墙,余光正好将双方都笼住了:“你都是怎么和他们说的?还是你有一个计划,需要新人帮助,才能一起从医院里逃出去之类的老一套吗?”

  卫刑猛地一下沉了脸色,声音都不由尖厉了一些:“真没想到你还有胆子说这个话!”

  鸦江略有不安地看了一眼林三酒。

  “既然知道我姐被你们关在病房里,那就好办了,”肿眼袋自己安慰了自己一句时,神态像是一个走失的小孩远远瞧见了父母,连肩膀都松弛了一些:“至于你们……你们拿我没办法。我不管你们战力如何,可惜,你们就是不能抓到我。”

  “那可就要试试了。”林三酒冷笑一声,拎起了金属光泽闪烁的右拳——但不等她和鸦江有所动作,只听远处十字路口中央的收费处里,忽然高高响起了一声叫:“五十明!”

  谁在叫这个肿眼袋?

  这个疑问才一划过林三酒心头,她就瞥见了丑老头儿脸上浮起的一丝笑。

  胖胖的女NPC从柜台后站起来,仰着脖子喊道:“名叫五十明的病人,请你赶紧来一趟收费处!其他病人请不要耽误五十明,最好尽快协助他来收费处!”

看过《末日乐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