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她对我的态度不会缓和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她对我的态度不会缓和

  “是。而且我不相信你妹妹如你说的那样单纯,她一定藏着什么秘密。”梁启珩直接将猜疑表露,于武霆漠,这些年,他们之间还是构建了足够的信任的。

  “屁!我妹妹的单纯是带着聪明的,她当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你以为她和你的依萱一样傻乎乎啊!”武霆漠毫不客气的反驳回去,他的妹妹筹谋那么多事情,是梁依萱一个黄毛丫头能比的吗!

  他稍微停顿,而后为自己妹妹解释清楚,“而且陷害你还真是想多了,我妹妹受伤从头到尾就我妹夫知道,我们其他人知道那是因为你妹妹傻,自己到处说。”

  尽管武霆漠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好,声调更是有些高,但梁启珩始终颇为镇定,他不是一个会轻易别人情绪影响的人,他的意见也不会轻易被左右。

  他的语气仍是冷冷的,眸光阴沉沉的。

  “我和宫女打听过了,依萱和你妹妹在一起争执时,穆凌绎总是能赶到,而且会刚好看见她摔倒,难道两次都是巧合吗?”

  “为什么不可以是巧合,我妹妹回来时就一直受着内伤,所以比依萱还要柔弱上几分,依萱那性子,随便个弱女子都招架不住。”武霆漠对梁启珩的举证表示很无所谓。

  “内伤,她今日一对我们两,绰绰有余,根本就没有伤。”梁启珩不信今日的颜乐是受着内伤的人。

  “那幸好!我妹妹的内伤痊愈了,不然还指不定再受你们些什么招呢!”武霆漠也是不知道颜乐的内伤已经痊愈了,但梁启珩这样一说,他蓦然想起颜乐今早是自己用轻功回府的,穆凌绎也没制止。

  梁启诺在一旁听得身心俱疲,他还从未看自己五哥对谁这样有偏见过,谁替灵惜求情都没用,他就好像认定了灵惜是个表里不一的女子,他只能勉强的说着调停的话。

  “哎呀,霆漠,你别生气,我当时真的是本能反应,你回去了别和灵惜说是我,不然很丢脸。”

  “你敢用这招就不怕丢脸。”武霆漠想着刚才狼狈的颜乐,心里很是不平。

  “我...我怕我一个做哥哥的打不过妹妹,传出去不好听。”梁启诺无奈且难为情的说着。

  “你真的打不过她?”武霆漠有些惊讶,他还从未看过颜乐出手,所以颜乐的身手是什么样的他还不知道,只是没想到启诺竟然打不过她,怎么说启诺也是和启珩拜在一个门下,武功应该不低的。

  “真的,你妹妹跟的什么师傅呀,武功这样毒辣。”梁启诺看着武霆漠的怒气尽消,也终于平心气和的说出自己的疑惑。

  武霆漠默然,苏祁琰的事情穆凌绎没写在灵惜回来的卷宗里,为的就是不给她惹上麻烦,招来不必要的怀疑,而且苏祁琰那太龌龊的计划说出来只会坏了妹妹名声。

  许久,他装作思考不出来的回答:“...不知道,那你没事吧,需要看太医吗?”

  梁启珩将武霆漠的迟疑看在眼里,他想直接让她来,看看她用自己应付。

  “让武灵惜来看。”

  “梁启珩,你真的要这样针对我妹妹吗?”武霆漠驱散眼里的不自然,直视着他。

  “没有。”他问心无愧的对上他的眼神,他不是针对她,他是怀疑她。

  梁启诺听到自己五哥说要把灵惜叫来,吓得赶紧阻止。

  “灵惜来看她就知道是我打不过她了!不行!”

  “她可能已经猜到了。”武霆漠看着梁启诺是真是要面子,蓦然觉得有些惭愧,自己已经暴露了他。

  “看来你什么都和她说了,你很信任她。”梁启珩低沉的声音再次出口。

  “启珩,她是我妹妹,我会无条件信任她。”武霆漠无奈的看着他,收敛了过于张扬的气焰回答。

  “你查过她的真实身份吗?”

  “你怀疑她。”

  “十二年,你们单凭她的话就相信她。”

  “我妹妹的身份你不用再怀疑,不用再查,剩余其他,你想怎么查都行,在不伤害我妹妹的情况下,我不会阻止你。”

  武霆漠知道梁启珩多疑,所以他也尽量做最大的让步。

  梁启珩和武霆漠多年来来往密切,两人是亲近的表兄弟不说,更是挚友,所以武霆漠既然给了他这么大的让步,他自然也要收敛些咄咄逼人的气势。

  “你和穆凌绎很熟悉么?你已经叫他妹夫了?”他语气里的阴沉散去,用他一贯微冷的语调说话,但没人看出他眼里有了更深的阴霾。

  “我妹妹和他很恩爱,所以在家里走动很常遇见。”武霆漠如实说着,提起穆凌绎,武霆漠便想到他对自己妹妹的重视,蓦然有些同情的望向梁启诺。

  他撒了妹妹一身面粉,妹妹要是记仇了,穆凌绎肯定也是会跟着抱不平的。

  “霆漠,你那是什么眼神?”梁启诺被他看得发毛。

  梁启珩默默思考着,近两年回来过年,都不时听过有官家小姐被这穆凌绎拒绝的消息,而依自己手下对他底细的整理,这人铁腕无情,只专注办案,其他一律事物皆请旨回避,而如今灵惜才回来半个月就与他订婚,这穆凌绎到底安着什么心认可这门亲事的。

  “没,启诺啊,我是觉得你避我妹妹,还不如跟她认个错,毕竟你先闯她的寝宫就是你不对,而且你还撒她一身面粉,我怕不止她生气,我妹夫知道了也会生气。”

  武霆漠有些无奈的说,毕竟妹妹都动起手了,而这事又是在现在这敏感时期,她一定是要弄清楚的,而妹夫呢,啧啧啧,他铁定不会由着自己媳妇被无缘无故整蛊了呀。

  “我们是皇子,穆凌绎能拿我们怎么办?”梁启珩这话真正想问的是,穆凌绎这样一个寡淡之人,真的会为了灵惜这小事来和皇子讨说法吗?

  “五哥,我懂你的意思,”梁启诺和梁启珩多年来形成的默契是很强大的,他在心里分解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但他贴心的怕武霆漠不懂,所以为他解释了一下。

  “霆漠,我五哥的意思是,这和抗暝司的冷面统领和灵惜真的很恩爱吗?恩爱得会为她出头?”

  当武霆漠是听到这样的一个问题时,他差点就直接怒吼了,岂止是恩爱呀,那是相当恩爱好吗!!!他强逼自己冷静下来回答两人的问题。

  “你们是不知道!他们两人简直是...你们自己体会吧,我说不出来,真的是比戏文里的痴男怨女还要恩爱呀!恨不得明天就成婚。”武霆漠发现自己的冷静崩坏了,他的认知里好似没有冷静这个词汇了。

  梁启珩和梁启诺都没想到武霆漠的回答竟然这么用力,他们都想象不出刚才那样冷情的女子,和传说中无情的男子,会是一对情意深重的眷侣。

  “这个穆凌绎用了什么手段,为什么灵惜会喜欢他呀,我刚才见灵惜,她恨不得扒了我的皮呀那模样,好凶!”梁启诺很是不解的问着武霆漠,他真的不知道灵惜的冷漠,穆凌绎的怎么化解的;灵惜的欢心,穆凌绎是怎么得到的。

  武霆漠颇为不解他们刚才到底见到了怎么样的妹妹,不解道:“恩?我妹妹虽然只对我妹夫娇气,但也不凶呀。”

  不过他蓦然想起之前在墓地...妹妹的样子也是很冷漠,说不定妹妹因为他们两和尹禄有关系才对他们不客气的。

  “她和穆凌绎相处一个模样,和你相处一个模样,和我们相处一个模样。”梁启珩依着武霆漠的话总结着。

  “启珩,你又往那去了,你对我妹妹真的偏见很大,不然大家坐下来聊聊,解开心结就好了。”武霆漠还是想打圆场。

  “我敢赌,坐下来,她对我的态度也不会缓和。”梁启珩几乎可以确定,颜乐对他,不会有好脸色。

  颜乐一直自己整理着秀发,她让要进屋的宫女停在内室之外,她想等盼夏回来帮自己就好,而且,着头发上的面粉她自己算算解决完了,就差换身衣服。

  她莫名有些不解盼夏为何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

  她一脸淡然的从内室出来,对着两名立在内室进门处的宫女吩咐道:“麻烦你们再去唤几人来帮你们将地毯抬出去抖落,地上是面粉,千万不能用水,然后再将屋子收拾收拾。”

  “是,公主,奴婢这就去办。”

  颜乐从正殿走至门外,正巧看见皇太后宫里两个小宫女朝这里来。

  “你没事吧。”颜陌一直立在殿外,但颜乐在里面的动静他听得清清楚楚,他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想冲进去,但他又理智的告诉自己,自己要听她的话,她既然没有危险,那自己便应该听出安排。

  “没事,放心吧。”颜乐微微一笑,对着他说。而后目光含笑的看着两个已经来到殿门前的宫女。

  “参见公主,启禀公主,皇太后派奴婢来问,公主为何迟迟不过去,是否乏了需要休息,皇太后说今夜会有家宴,所以公主要是乏了就休息,等家宴了再过去。”

  颜乐脸上的笑意在听完宫女的话后深了些,她可以听出皇奶奶的苦心,皇奶奶知道自己想避开白易,所以便领着白易去,知道自己故意拖延,专门派宫女来将自己的退避合理化。

  只是——家宴,白易必然也有,还是避不过。

  颜乐收敛了无奈,温和的回答着两位宫女:“替我谢谢皇奶奶,两位看我这一身狼狈,确实过不去了,我的侍女去帮我拿行礼还未回,所以不知道得折腾到何时。”

  她稍稍停顿,装作一脸遗憾,“麻烦两位帮我告诉皇奶奶,我等晚宴再过去。”

  “奴婢遵命。”

  两人记着刚才从乾宁宫出来是路遇查案的穆统领,他的交代,所以再次迁诺的开口:“公主,还有一事,刚才穆统领要奴婢给您带话,说待会他回来寻您。”

  :。:

看过《暗影统领的公主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