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虎假警威 > 第273章 又消失了

第273章 又消失了

  熊九的话音落地,房屋内顿时鸦雀无声,是啊,谁能保证呢,就连自认为了解林威为人的熊大恐怕也保证不了。

  熊大沉默了一下,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九爷,十几天前,我们哥仨就和林威打过一次假,在四海堂的驻地四海一家对面的望海楼天台,当初除了林威还有一个叫老黑的人。”

  熊大刚说到这里,熊九便是抬头看了过来,道:“当初你跟我说过这件事,现在为何又提起?”

  “九爷,当初望海楼顶还有血玫瑰谭舞和火凤凰谭璐,我们哥仨和林威与那个老黑大战之后,双子姐妹提前离开了,后来我们熊组的探子一直在外围打算跟踪他们姐妹,不过,后来是一等二等没有看到人,我们哥仨和林威及李平安在楼顶打架聊天约莫半个多小时之后,按照计划进攻四海堂在坎门市的地盘。”

  “熊大,别讲故事,说说重点。”熊九对于这件事早都知道,而熊大现在又重复一次,他有些不耐烦。

  “九爷,您别着急,林威和火凤凰谭璐被坎门市警局抓走,这件事我们都是知道的,后来小弟汇报说,那个老黑单独带着血玫瑰谭舞离开坎门市往老街市方向去了,这后面JACK、白幽灵带着其它弟兄们,和他们如何发生的冲突,我不太了解,至今我也没看到那个叫老黑的出现,血玫瑰谭舞针对我们熊组,会不会是在这期间,我们熊组和他们有了什么误会?”

  听完熊大的叙述,老大熊九双眼微眯,这件事其实他也知情,当初鬼先生让他派出几名影子小组的成员去追杀过那个叫老黑的人,不过,那个老黑当初已经逃离了坎门市,似乎最终是藏到了拉木托原始森林。

  熊九的脑子反应很快,他前两天没有过多关注血玫瑰谭舞对熊组的刺杀,虽然血玫瑰各方面能力都很强,但她一个人想要重创熊组是不可能的,后来被鬼先生带过来的两名军人抓获之后,并没问出个所以然。

  昨晚,他又听从了鬼先生的建议,答应了和林威的交换条件,可要查出血玫瑰谭舞为何昨晚疯狂的进攻熊组,这件事的起因,恐怕还要先了解在血玫瑰谭舞刺杀熊组成员之前发生了什么?

  “JACK,你再次看到那个老黑,是不是在拉木托森林里?在这之前,你配合影子小组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没有和老黑发生正面冲突?”(英语)熊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JACK问。

  “九哥,我们熊组和四海堂在坎门市汇集,准备大战,当时我本来是要狙杀那个老黑,四海堂的南海堂主钻天猴,不知怎么的恰巧发现了我的隐藏之地,我便没来得及杀老黑,后面便是和那只猴子周旋,地面作战袭击老黑的四个人都是是影子小组的,至于他们有没有和老黑与血玫瑰谭舞发生其他冲突,我也不知道。”(英语)

  JACK对于当时那件事也很郁闷,若不是四海堂的狙击.手南海堂主钻天猴发现了他藏匿的位置,自己当时就把那个老黑给杀了,难不成血玫瑰谭舞疯狂报复熊组,就是因为那件事,这不应该啊。

  熊九听完JACK的回答,长叹一口气,也没在用英语和JACK继续交流,作为熊组老大,对于血玫瑰谭舞到底为何没头没脑的报复熊组,他根本不知道怎么个情况,这种局面恐怕还要持续下去,可现在的关键是,经过此次一站,四海堂和血仇帮势必要结盟,而查二爷又不会名正言顺的支持熊组。

  “唉,当时负责追杀老黑和血玫瑰谭舞的人昨晚遇害了,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没办法去查明了,血玫瑰谭舞对我们熊组如此仇恨,应该是那个叫老黑的家伙在血玫瑰苏醒之后,把被追杀的事情告诉了她吧,可熊组和血仇帮本就不是一个阵营,若是因为个被追杀过就如此疯狂,这太不正常了吧。”

  熊九边说边摇头,这期间若不是完全听从了鬼先生的安排,自己现在根本不会看不透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

  “九爷,会不会鬼先生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什么手脚?还有,我有些不解的是,老黑和林威关系很不错,而林威不应该到了血仇帮之后,不联系老黑,加上当初老黑和血玫瑰谭舞一块离开,回来之后却只有血玫瑰出现,这其中会不会有隐情?”

  熊大毕竟知晓林威和李平安,他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分析这件事情,似乎也在努力帮熊九找到血玫瑰谭舞疯狂报复熊组的原因。

  若是按照以前,熊组老大熊九必定不会在乎一个血玫瑰谭舞,可眼下的局面,熊组处于很危险的节点上,他和血仇帮以及四海堂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冲突。

  这一切的起始点都是因为鬼先生告诉自己血仇帮老大韩城中枪昏迷,他后来才得知是血仇帮韩城的贴身手下吴三春反水了,虽然其前他一直威胁过韩城要吞并血仇帮,但他其实也很惧怕韩城,因为韩城若是简单人物的话,三四年前,这塔木县以及血仇帮的基地就是熊组和四海堂的了。

  韩城出事之后,熊九才没有了后顾之忧,拿下血仇帮易如反掌,按照鬼先生的提议,熊组来了个声东击西,先来了个擂台对决,稳住血仇帮反攻抢占塔木县地盘,借此想一举杀掉东海小龙王龙以及他的龙组。

  昨天深夜鬼先生离开之前,面带笑容的说,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然后便离开了熊组的总部,刚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后面的事情就发生了,血仇帮成员疯狂反扑熊组,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而这一切都和血玫瑰谭舞有很大关联。

  熊九怎能不郁闷,按照计划,熊氏三兄弟肯定能稳住林威、韩夫人(杨雪)等血仇帮高层,而黑道之中向来都是信守承诺,他根本没想到血玫瑰谭舞横插一杠子,救走了王龙和龙组不说,还差点灭了自己的影子小组。

  “熊大,依你和林威的交情,能不能联系林威了解一下情况?”熊九往沙发上一靠,似乎很是疲惫。

  “九爷,我们熊组接下来的局面不太好,我觉得你应该亲自约一下林威,如果这其中有误会的话,我相信林威这个人定然能够说服韩夫人,甚至阻止血仇帮和四海堂的结盟,这样的话,四海堂若是和我们熊组单挑,我们还是有把握的。”

  熊大略微沉思了一会,小心翼翼的说道,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原本靠在沙发上的熊九脸色阴沉了下来。

  “那我们熊组的脸面还要不要?我作为大哥,去联系一个后生,这要是传出去,我熊组就不要在黑道上混了。”熊九当场拒绝,他似乎并不怕血仇帮和四海堂结盟,只不过是不想这么稀里糊涂的被鬼先生当了枪使。

  “九爷,我不是这意思,我....”熊大原本想把自己怀疑林威是警察,甚至是潜伏在Y国内几名警察的组长或者队长这件事说出来,毕竟他对熊组还是有很深厚的感情,但熊九根本没让他把话说完,便右手一举,阻止了熊大继续说下去。

  “熊大,这件事到此为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另外,你去联系金山角那边,把我们订的那两架掠食者无人轰.炸.机尽快运过来,我要让和我们熊组为敌的人见识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熊九原本阴沉的面容多了一层狠辣,嘴角挂着的笑意,让人看上去后背发凉,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和其它黑道组织大战了。

  “是,九爷,那我们要不要通知下狗哥他们回来Y国。”熊大感觉事态越来越严重,单是依靠他们现在的能力,他不觉得能够低档的住四海堂和血仇帮,血仇帮突然暴露实力的杨雪,而且还有林威这样一个聪明又有很强能力的人。

  “鬣狗在墨西哥的事情还没完成,过段时间再说,暂时先不要告诉他,省的他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如果事情到最后没办法收拾的时候,再说。”

  熊九这次并没有因为熊大的提议而生气,倒是让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如果鬣狗的事情完美办成的话,别说四海堂和血仇帮联手,就算查二爷的势力,他也未必会放在眼里。

  “好的,九爷,那血仇帮林威那边,我要不要给他打个招呼,能争取不发生误会最好,就算谈不成,我们多加防备便是。”熊大看起来还是不想得罪林威,再次劝说熊九。

  “顺其自然,林威只是个小角色,你们的私交我不过问,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他若是还敢继续挑战我们熊组,我连他一块除掉,对于血玫瑰谭舞的事情,若是下次抓到她,我亲自来审问,都下去吧。”熊九吩咐完,让后手一挥,往沙发上一靠,双眼紧闭,似乎他有些累了。

  JACK、白幽灵、黑寡妇和熊氏三兄弟看到这状况,也没敢再去打扰熊九,这些天后者被鬼先生怂恿,的确少了往昔的霸气,如今言语措辞,看起来是他们原本崇拜的九爷再次回来了。

  几个人相视一眼,脸上都挂满了笑容,每次熊九有这种表情的时候,接下来都将要有大事发生,他们深信,这次必然也不例外。

  倒是熊大还是有些不放心,离开北郊熊组总部之后,便掏出手机,试着拨打昨晚留给林威的那部手机的电话号码,不过,很不幸的是,林威此刻把手机扔在了自己的床铺上,并关机了。

  林威并没有睡觉,而是在火凤凰谭璐的带领下,面色严肃,正急匆匆的赶往血玫瑰谭舞的住处。

  因为血玫瑰谭舞又消失了。

  :。:

看过《虎假警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