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唐时月 > 第四十八章 战后

第四十八章 战后

  李靖没有理会侯君集在一旁挑刺,命人将慕容顺找来。

  慕容顺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小心的说道“不知上国将军找我过来,有什么事?”语气说不上的谦卑。

  不理会慕容顺的态度有多好,李靖淡淡的说道“你辨认一下,这人头可是慕容伏允的。”

  慕容顺小心的拿过托盘,强忍住心中的惧意掀开盖在上面的白布,只看了一眼说道“正是慕容伏允的项上人头。”

  压在慕容顺心中的一块儿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对于慕容伏允的死,慕容顺倒没有太难过,更多的是轻松,慕容伏允改立慕容顺的弟弟为太子,慕容顺对此早已不满。

  李靖朝帐外喊道“来人!”

  “在!”

  “将此封战报送往长安!”

  “诺!”

  至此,一个侵扰大唐数年的敌人,以大汗慕容伏允身死,长子慕容顺带领大臣举国归降的结果结束了。

  楚泽知道,这些只是暂时的,现在大唐国立强盛,兵多将广,只要大唐稍微露出颓势,这些周边的敌人又会再一次露出獠牙。

  安排人将战报八百里加急送往长安之后,李靖站起身道“此次某领兵出击吐谷浑,已是数月有余,今日终得大胜,全赖三军将士悍不畏死,某在此感谢诸位鼎力相助!”说着李靖站起身,朝帅帐内的众人弯腰鞠了一躬。

  “大帅不可,能有此战果全赖大帅统兵有方!”众人高呼。

  帅帐之内众人开始了互捧,花花轿子众人抬,你好我好大家好,谁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犯犟。

  李靖摆了摆手道“待我王师班师回朝,某必亲自奏请陛下,为我大唐的将士请功。”

  “多谢大帅!”

  当兵打仗谁不想封侯拜相,搏个功名,众人朝李靖拜了拜说道。

  楚泽在中间站着,嘴张了几次,想要开口但又不知怎么开口。

  “楚泽,你可是有什么事?”

  李靖在上位看到楚泽几次张口欲言,开口说道。

  楚泽朝李靖施了一礼道“大帅,方才回营之时,看到外面正在收敛阵亡将士的遗骸,小子斗胆问一下那些阵亡的将士是否要埋在此地?”

  “唉,是啊,归途漫长且远,携带多有不便,只能就地安葬了。”

  “唉…”

  李靖叹了口气说道,李道宗、侯君集、李大亮等其他几位战将也都出一丝伤感的神情,摇了摇头。

  将士纵是精锐之兵,也难免阵上亡。马革裹尸,哪个不是想能在战死后,荣归故里,这对每一名战死疆场的勇士来说,是最大的尊重,也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大帅,吐谷浑战死的士卒葬在草原,算是落叶归根了。可我们大唐的将士埋在此地,家人连个祭奠之处都没有啊!”楚泽说道,情绪有些激动。

  李道宗道“自古战场之上都是这么干的,谁不想将战死的英魂带回去,但是没有办法啊。”

  薛万均道“是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楚泽,你可是有什么解决之法?”

  李靖开口问道,凭近几日他对楚泽的了解,这小子如果没有办法,是不会这么说的。

  “我们可以将战死的将士们火葬之后,把骨灰带回去,这样也能带着阵亡的兄弟们返回故乡了!”楚泽沉声说道。

  侯君集道“火葬?那不是连个全尸都没有了?”

  楚泽道“候将军,将骨灰带回去,和留个全尸葬在茫茫的草原,家人连个祭奠之处丢没有,你认为将士们会选哪个?”

  李道宗接口说道“这还用问吗,肯定是选将骨灰带回去了,这样也算是能魂归故乡了!”

  “这办法不错。”

  “是啊,起码能回到家去。”

  帅帐内众人议论纷纷。

  “就按你说的办,来人,传令下去….”

  众人讨论的差不多之后,李靖拍板做出决定,安排人去处理此事。

  打胜了仗自然要庆功的,处理完事之后,李靖下令“今晚全军庆功,酒肉管够,连日征战都辛苦了,今天都好好饱餐一顿!”

  “好!”

  是夜,唐军的营寨,燃起巨大的篝火,将黑夜照的仿若白昼,架子上的烤全羊,滋滋冒油,香味飘来,闻的王奇正直留口水。碗里的酒虽算不上好酒,但对于打了这么长时间的将士来说,已经足够了。

  “楚泽,我敬你,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程处亮端着酒来到楚泽身边,仰头喝下去!

  “干了,以后不要再提此事了,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个。”楚泽也不含糊,端起碗就干了。

  酒下肚,拿起刀割下一块儿滋滋冒油的羊肉放入口中,微微的膻味和酒香融为一体,痛快!

  经过在军中这么久,楚泽已经不是初来大唐那个整日找不到归属的少年,在这里他找到了前世在军营的热血,豪爽,七尺男儿,当大碗饮酒,大口吃肉!

  “哈哈,痛快!”程处亮脸色通红,大声吼着。

  楚泽、程处亮两人开怀畅饮,大口的灌了起来。之后薛家二兄弟也过来找楚泽喝了酒。铁柱,王奇正等人自然也是频频敬酒,一碗一碗的酒下肚,楚泽直呼痛快!

  多日的厮杀,加上战场带来的紧迫感,人早已疲惫,只有此时才稍稍的放松些,营寨之中此时都是拼酒声。

  李靖端着碗大声喊道“今天酒水管够,大家开怀畅饮,贺我王师得胜,某先干了!”

  “干!”

  看着满怀热情的全军将士,楚泽不禁心头一热,都是这些人,才有了大唐的胜利。

  喝高兴的楚泽,豪气冲天,也不管其它,将手中大碗奋力往地上一抛,“锵”的拿起身边的龙胆亮银枪,纵情长笑,喝道:“今日,我大军得胜,饮马草原,楚某不才,愿持枪一舞,为诸位助兴”

  “好!”叫好顿时如雷,直达霄汉。

  楚泽手中的亮银枪在空中挽出数道枪花,在月光的映照下寒气逼人,楚家家传的枪法舞的行云流水。

  舞着舞着,不禁想起岳飞的《满江红》,这诗却是正符合此时的意境,扬声喝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楚泽的豪气,再加上这令人热血沸腾的词句,顿时引得李靖、李道宗、薛万均等一群热血将领豪情万丈,热血扩张。

  程处亮当先便忍不住了,嘴里大吼着“痛快!”拿起马朔,纵身跳至楚泽身旁,舞了起来。

  “今日如此高兴,我等也不能光旁观不是,同舞,同舞!李道宗喊了一声,腰间的佩剑出鞘,跳入中间嗨了起来,薛万均等人也紧随其后。

  李靖有心加入其中,但无奈年岁有点大了,身子不太灵活,只得眼馋的看着众人嗨的左右摇摆,“年轻真好啊!”感叹完一碗酒下肚。

  顿时间,四面八方,枪影剑影飞扬。长枪在空中挽一道枪花,停歇的声音再次响起:“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吐谷耻,已然雪。驾长车踏破,赤水河源。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吐谷血。”

  “好!好一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吐谷血!好哇!此句壮哉!”李靖听完血脉喷张,拍手叫好。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吐谷血!在长啸声中,无数的将士呐喊,呐喊声伴着月光直入云霄。

看过《贞观唐时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