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末世捡空投 > 第603章
  他们究竟会怎么想,人心隔肚皮,林峰也不知道对方会做些什么,所以没有办法,那么只能够将他们全部都灭杀,当然了,这其中终归还是有几个幸运儿可以逃出一死,此时此刻就有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全身黑不溜秋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蓬头盖面的林峰,一开始还以为是一个丧尸,不过后来才发现这家伙并不是什么丧尸,而是一个被炸傻了的家伙,对方在那边不知道自言自语说这些什么,时不时还傻笑一下,林峰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就是一把飞刀割断了对方的脖子,与其这样行尸走肉的活着,倒不如林峰直接送对方上西天吧,成为上师们的食物到这一刻,林峰觉得自己也有那么一点些许的残忍,什么时候对于他来说,这种杀人的方式在他口中却变成了解脱,多么冠冕堂皇的虚伪啊,林峰在这一刻忍不住自嘲了一下,诸如这种被炸傻了的人不在少数,很显然他们虽然都是人类之中的精英,但是这种,哪怕在林峰看来都可以称之为大场面的大场面,自然而然其中带来的压迫力也不是寻常人可以比拟的,当看到那些活生生的人在一枚炮弹之下变成了尸骨无存的烂肉,那种画面带来的冲击力很容易把人给搞崩溃,尤其是谁都不知道下一个炮弹是不是会落在头顶之上,这一点实际上就有点类似于古代的一种刑法叫做水滴刑法,确切的来说,道具非常的简单,只需要把受刑者绑在一个台子上,然后在他的脑袋上挂一个类似于漏斗一样的东西,在那漏斗内装满水,然后就让一滴一滴就好像是打点滴一样,每天看到那水滴落在自己的头上,每一秒每一分钟都在以相同频率往自己脑袋上滴,到最后这些受刑者往往都是会崩溃。

  林峰逛了一大圈,除了这些,被吓傻的人之外,更多的还是那些已经尸骨无存看不出原形的家伙,另外让林峰感觉到些许差异的那些变异狗,这个时候其中一大半全部都被炮弹给轰死了,还有一小半则已经各自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嗯?”

  也就在这个时刻,林峰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注视,他立即朝远处看去,顿时他的目光就微微眯了一下,然后林峰下意识的就拔出了手中的斩破刀,在他的视线之中,他看到了远处,居然还有几道身影站在一个小山坡上,那个小山坡,一个被炸弹泥土所轰击出来,然后堆积而成的,此时此刻站在这个小山坡上的人不多,也就那么三四个,这几个人他们全部都是完整无缺,身上也没有缺胳膊少腿,他们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林峰,林峰目光微微的眯起,那个穿的黄金铠甲打扮非常骚包的那个家伙,他依然还活着,而且看上去也没有受到任何的问题。

  “你到底是什么人??”?黄金武士开口了,他的话语之中居然带着些许的沧桑,林峰呵呵一笑,“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对这感兴趣,你觉得这有意义吗??你只是要知道我是来杀你们的人,就这已经足够了。”

  林峰拔出他手中的斩波刀,然后就是一步一步的朝对方走了过去,在这一刻对方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挣扎,甚至连想挣扎的样子都没有摆出来,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林峰,这让林峰觉得难不成对方也是被自己给炸傻了不成,这都不带动弹一下的,好歹也反抗一下吧,拔出你们的武器对了,刚才这家伙手中不是有一把同样金灿灿,看上去就像是镀金的一样的战斧吗?那玩意儿跑到哪里去了?难道就是讲我刚才爆头数钻,疲于奔命的时候把自己手中的武器也给丢了吗?你们放在嘴角带着些许的嘲弄之色。

  没错,那一把黄金战斧曾经被他当做荣耀一样摆在自己家,恨不得每天晚上都要和他一起睡觉的那一把战斧已经被他给丢了,这把战斧是自由之城总部奖赏给他的,当时他把他当做荣耀,因为整个自由自由人的总部也只有这么一把,可是,当他自己已经胡思乱想认定这一次所谓的,一切都不过是自由之城那高层玩的一种政治的把戏,那把战斧,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羞辱,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狗一样,主人赏赐了一点吃的之后,自己就会心怀感激。就会卖力的讨好,想在主人的面前证明自己更多优秀之处。

  “怎么做你才能够放我们一马??”

  哒。

  林峰的脚步忽然家长儿子在这一刻,他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带着鲜血不解的神色,看着这看上去就非常牛逼哄哄的黄金武士,对方的这一身打扮很显然说明这家伙的地位在这自由之城内肯定比起那什么巡察使要只高不低吧,但是那巡察使都到最后宁愿自己死也不肯告诉林峰一切有关于自由之城总部的消息,但是这身份看起来更高的家伙却不等林峰,他开口说话就主动的说出了这种求生的话语,这难道莫非是一种计谋不成?

  “什么意思??”

  林峰被对方这话给问的,有些捏不住头了,难道这小子身上绑满了炸弹,准备和自己来一个鱼死网破,等到自己骗过去之后进入了一定的爆炸范围之后,对方就会果断的来一起人肉炸弹,然后和林峰一起同归于尽??,林峰想捞着这母猪撇了一眼对方的黄金铠甲之内到底有没有?可能是察觉到了林峰的这个想法,也可能是,这一名黄金武士,他居然把自己身上的这一身铠甲也给卸掉了,当那黄金铠甲落在地上的时候,纷纷就发出了一声咣当咣当,就好像是大石头,又好像是哑铃砸在地上的声音,这个让林峰感慨,这个玩意儿最起码有几百斤重吧,这个东西穿在人的身上,这要是哥在末世之前那估计没有人能够穿的起来,就算有也穿不了多久人就要废掉,但是现如今这玩意儿在这家伙身上居然就好像一件羽绒服一样轻飘飘的,不过让林峰感觉诧异的是这家伙还长得蛮帅的,这是一个大概二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留着一个典型的东方古典的男人脸,在他的嘴唇边上还有一个小型的十字刀疤,嘴巴边上则是一圈,杂乱的胡子。尤其是他的眼珠,居然是深灰色的,让他的眼睛看上去居然带着些许的深邃,林峰也忍不住多看了他的眼睛几眼,这家伙的眼睛还真是够迷人的。这要是哥在末世之前这一副典型的帅哥,怎么说那也是标准的渣女收割机吧。

  其余几个站在黄金武士身边的人,也都是把他们身上所有的武器给丢到了一边,林峰瞥了一眼,看到他们这个模样更加的难以否定了,这些家伙究竟是在玩什么鬼花招啊,自己都还没有开口说话,还没有逼问他们,他们居然就自己投降了,拜托好歹你们也像那个巡察使,宁死不从反抗一下呀,这种反都不反抗,这让林峰感觉心里非常的没底没谱啊,还是说这总部来的人全部都是这种货色,都不需要施展一些手段就自己投降的,如果当真如此的话,那就自由之城总部岂不是早就完蛋了,又怎么可能保密到这个境界,这之间的矛盾让林峰感觉到非常的难办,所以他忍不住猜测这些家伙是不是究竟还在玩什么鬼花招。

  然而此时此刻黄金武士他们一颗心早就已经彻底的碎了,如果说是在寻常情况之下,他们怎么可能这样,那肯定是要和林峰拼死到最后啊,但是在他们知道自己不过就是一枚棋子之后,这3000个人如何惨死的模样他们都非常的清楚,他们的一颗心可谓是冰凉冰凉的,在这一刻他们早就没有了斗志,只想着能够活下去,甚至在这一刻他们都想着回去复仇,因为那些死掉的部下之中,有很多都是他们的好兄弟,都是他们一步一步选拔出来的,然而眼下全部都付之于一代,他们并没有把这一切都怪在林峰身上,他们把这一切都怪在这些背后的玩那些肮脏手段的权谋的家伙身上,这什么科研基地肯定没有什么外来人,他们当初就疑惑费解,怎么会有外来人忽然霸占了他们的科研基地,然后来势汹汹,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一批神秘人一样,现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科研基地的事情,科研基地就在那里里面的人,还是如往常一样,该干嘛就干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些该死的家伙自己编撰出来的故事,就是为了把他们给骗出来,然后再把他们给杀掉。

  “只要你能放我们一马,你想让我们干什么都可以。”

  “没错,只求你能够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像这群人一样,到最后死到临头,他们都不知道死在什么人的手里,死的毫无任何的意义,如此之可怜,就好像一只蝼蚁一样。”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的部下居然会死在自己人的手上,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到这其中的一些背叛的故事,我只是觉得有些唏嘘感慨,却感觉不到什么叫做愤怒,但是现如今,当我亲自经历过了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感同身受,什么叫做悲愤。”

  几个人全部都是忍不住钻进了他的拳头,甚至其中有一个家伙他的嘴角都流出了血液,说的话那也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思考出来的,就仿佛在经历什么痛苦的煎熬一样,这让林峰看得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什么叫做被自己人给干了,什么叫做悲愤。林峰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但是任凭他如何聪明,他也不可能想到黄金武士这些家伙脑袋里所想到的东西,不过在林峰看来很有可能在自己轰的非常爽的时候,这些家伙脑袋里肯定想到了一些其余一些林峰所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林峰干脆的就是顺着他们的话说,“现如今你们的手下都死了,你们就算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觉得你们活着能够干些什么呢??”

  林峰这句话直接开口而出,他本来想要开口就问自由之城总部在哪里的,但是这句话他并没有开口说出,而是顺着对方的话来了这么一句,此话一出黄金武士他们顿时就是冷声的说道,“无所谓,我只知道我们需要复仇,若是我们没有猜错的话,我们的亲朋好友都已经被找各种理由借口给干掉了,我一定要复仇,为我的孩子,为我的父母,为我的朋友,还有我的那些部下,他们今天所流的血,我一定要找自由之城的那些狗王八算账!!!”

  林峰看到他们这般言语,顿时也是心中一咯噔,如今看来好像这群人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他们把所有的仇,所有的恨都怪在了自由之城。这让林峰有些跟不上他们的思维节奏啊,这些天才一样的家伙,他们又是怎么一下子把眼下这个场面能够怪到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自由之城呢,要知道现如今就是他林峰站在这些家伙的面前,他们不想着来干,自己找自己报仇,干嘛要去找人家自由之城的麻烦,人家自由之城惹谁了,而且人家自由之城养你们这么多人容易吗?结果现如今吃力不讨好不说还要被你们骂,还要去找他们复仇。

  不过对方这般言语,让林峰也更加肯定这些家伙肯定是刚才被炮弹给轰的脑子有点不正常了。

  林峰非常想要多问几句,然后从对方的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毕竟,这样的转变,那肯定就是有缘由的,但是林峰后来想了想,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毕竟,多问多错,祸从口出,林峰想了想就继续又说了一些其余方面的事情,后来呢,林峰可以肯定就是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阴差阳错的记恨上了他们的总部。

  “你莫非是军区的人不成??”

  那黄金武士忍不住问道。

  :。:

看过《我在末世捡空投》的书友还喜欢